几度东风,几度飞花 短篇小集 秋水无痕(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0/


日子在不知不觉中过去,每个人都希望平淡的生活里多些色彩,但在以“三点一线”为基调的校园里,昨天、今天和明天基本没有不同。


肖亮的“报复”计划迟迟没有落实,不是想忍气吞声,但自己绞尽脑汁加哥们出谋划策,要么嫌太出格,要么嫌不解气,一个个方案先后胎死腹中。搞到最后,肖亮都觉得烦了,心说为了一个丫头至于浪费那么多脑细胞吗?“报复”不成,责任还是要追究的,肖亮说 “参谋长是一群猪”,大头几个却说肖亮是投鼠忌器怕了辛岚,怕辛岚的死党、肖亮的颜燕表妹秋后算账,甚至可能是肖亮喜欢上了辛岚,动了怜香惜玉之心。


肖亮骂他们几个纯属胡扯。说真的,就这样放辛岚一马,他实在不甘心。为此肖亮总觉得有点闷,就像一根鱼刺卡在喉咙里,鱼刺很细小并不影响吃喝,可老在喉咙里卡着也不舒服。好在最近肖亮挺忙乎,辛岚给他带来的郁闷被忙碌所冲淡,变得时隐时现、若有若无。


肖亮正在忙着参加全市校园歌手大奖赛。这次大奖赛在雨城尚属首次,规模空前,上下瞩目,加上组委会宣传得力,虽说还处在各校内部选拔阶段,就已经是“满城皆谈大奖赛”。与其它学校相似,肖亮所在的A学院选拔活动组织得有声有色,先是系预选,然后是学校总决赛,一层层选拔,一轮轮淘汰,搞得跟选拔“超女”差不多,力争大浪淘沙淘出最亮的金子,并把这金子展现在全市人民面前,使本校的大名上多出几抹光彩。


以往有了这类的活动,自认为是个歌者的肖亮就像是吃了兴奋剂,可这次他却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对参赛的事避而不谈。肖亮是在耍小心眼儿,采用的是以进为退、未雨绸缪的战术,自己装没事人,专等大胖他们几个给自己做动员,营造出赶鸭子上架的效果,免得一旦比赛成绩不理想被他们讽刺、挖苦、打击。


眼看明天报名就要截止了,肖亮还是没反应,几个死党终于沉不住气了,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爬”到肖亮身边给他加油鼓劲。肖亮心里那个乐啊,心说等了这么多天,等的就是这时候!


胖子的说辞直截了当没什么创意,无非是说不能放过这次显摆的机会,不参加岂不浪费了爹娘给的一副好嗓子?肖亮一笑置之,说:“胖子,你还不了解哥们?咱一贯低调不爱凑热闹,把这好机会让给你得了!”


胖子满脸不屑:“我呸!你低调?除非世界上低调的人都死绝了”。说罢只嚷嚷着想吐,说不吐肖亮一身都对不起自己。


大头用的是激将法:“肖亮,哥们还不知道你?你是烂泥糊不上墙,平时咋咋呼呼,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这样高规格的比赛,你就是想参加也没那个胆子。不参加也好,这叫有自知之明,省得到时候丢人现眼,连累弟兄们也不光彩。”


肖亮脸不红、心不跳,说出的话能把大头气晕:“大头,你是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为了自己和大家的面子,我还真不敢去。自己有几斤几两,本人还是很清楚的,无知才无畏,可哥们偏偏有知。”


大头挺无奈,狠狠地说:“有知?那肯定是泉下有知,你什么时候有了自知之明,就离不喘气不远了!”


一贯有几根花花肠子的二胖采用的是迂回策略:“没忘上次被辛岚整哪回事吧?她不是说没人会看上你吗?只要你参赛,凭你的实力肯定会成绩不错,肯定会迷倒一大片小女生。事实胜于雄辩,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也,到时候你就领着漂亮的女友去找辛岚,看她怎么说?”


眼看目的达到,再装下去找个台阶就难了,于是肖亮见好就收,及时借坡下驴:“还是二胖说得对心思,就这么定了,我争取赚个美女粉丝回来,好好臊臊辛岚那个臭丫头!”



不出意料,肖亮在系选拔赛中轻松拔得头筹。


系选拔赛是在多功能教室举行的,主持人刚刚宣布比赛结束,胖子和其它几个家伙就围了上来,肖亮顿感大事不妙,被“生宰”一顿看来是板上钉钉了。因为一来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前些天他曾随口答应请几个人海撮一顿,肖亮说过就忘了,可这那几个家伙却牢记在心,没事就在肖亮耳边唠叨:“啥时候兑现保镖酬劳?”搞得肖亮老觉得自己成了杨白劳,他们几个倒成了黄世仁;二来这几个家伙一贯无事生非、小题大做、巧立名目,平时谁要捡到一张饭票,也得起哄说成捡到了一个大金块,打着“有福大家享、有便宜大家占”的名义,至少人人蹭一块雪糕吃才算了事。类似的敲诈,肖亮始终是热心参与和组织者,因果报应,自己这次拿了“第一”,肯定在劫难逃。三来这次参赛名义上是几个家伙撺掇来的,取得好名次他们也自然以功臣自居,不“出血”酬谢一番恐怕说不过去。


几个人不由分说,左绑右架,前拉后拽,拖着肖亮往前走。走到“金湾大饭店”门前,几个人停下说就是这了。肖亮眼睛都直了——谁不知道这“金湾”是全市有名的高消费场所,这几个家伙还真会异想天开!肖亮死活也不进去,口中连连求饶:“哥几个别开玩笑了,这地方咱们去不起。”


那几个根本不买账,说:“没事,你的钱不够,差多少哥几个凑钱先替你垫上,这次‘金湾’还是非去不可了!”


肖亮嬉皮笑脸地问:“借了钱是不是不用还了?”


大头一脸严肃:“美得你!差一分都不成,回学校你就得给我们打借条!”几个人帮着腔纷纷称是。


肖亮脸扭成了苦瓜,说:“干脆你们把我卖了得了!”


一句话把哥几个都逗乐了,胖子说:“我们倒是想把你卖了换酒喝,可就你这德行,谁买啊?”


关键时刻,还是二胖出来打圆场:“肖亮,换个地方也不是不行,可‘金湾’这顿算你欠我们的。”


肖亮如蒙大赦,连连答应。大头和胖子几个还装模作样埋怨二胖心太软,说是便宜了肖亮。


在离学校不远的大排档,肖亮他们随便点了几个下酒菜,每人先来了一扎啤酒,热热闹闹喝了起来。几个人轮番和肖亮碰酒,不一会儿肖亮就觉得头有些发晕,眼有些发昏。


在跟老板结账时,肖亮隐隐约约看见不远处有几个女生坐在那儿,其中就有辛岚。她们好像也在喝酒,辛岚站起来在和一个女生碰杯。肖亮嘴里咕哝了一句:“一群疯丫头”,小跑步追上了走在前面的几个“醉鬼”。


为了在学院总决赛取得好成绩,系主任专门召集肖亮和其他两个进入决赛的同学谈话。系主任一方面要他们几个放下包袱、轻松上阵,另一方面又大谈这次比赛对本系、本校的重要性,要求他们高度重视、全力以赴。系主任说得很投入、很语重心长,不时掏出眼镜布,摘下眼镜擦擦再戴上,顺带抹抹嘴角的白沫和头顶的大汗。


肖亮没真正听进去几句,他认为这次谈话本身就是多此一举——不就是一次歌咏比赛嘛,犯得着这么兴师动众?再说了凡是参加比赛谁不想取得好成绩,我们又不是三岁小孩,哪用得着这么婆婆妈妈?系主任的话虽说听着不顺耳,可肖亮还是控制住自己,做出一副聚精会神聆听教诲的样子。在系主任长篇讲话结束以后,肖亮带头向系主任表态:一定不辜负期望,努力争取赛出风格、赛出水平。系主任顿时心花怒放,连说:“肖亮不错,肖亮不错”,惹得其他两个同学只冲肖亮翻白眼。


校决赛头一天,在学校礼堂进行抽签。肖亮到得比较晚,等他走进礼堂时,各系参赛的30来名同学几乎已经到齐了。肖亮在人群背后找个座位坐下,看见前面第一排有个熟悉的背影,那肯定是辛岚。


她来这干嘛?肖亮有点纳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