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近期西藏问题上,西方部分媒体将专业操守摒弃殆尽,蜕变成赤裸裸的“宣传机器”。用中国留学生的话说,西方媒体比中国媒体的宣传手法高明多了,已达致“洗脑无痕”的境界。

事实上,西方对宣传的研究远比中国深入。美国传播学者迈克尔•斯普劳尔曾说:宣传就是“暗中行事。它劝服人们,看上去却好似没有这么做。”美国心理战专家理查德•克罗斯曼更为坦率:上乘的宣传看起来好像从未进行过一样;最好的宣传应该能让被宣传的对象沿着你所希望的方向行进,而他们却认为是自己在选择方向。

西方媒体究竟是如何宣传的呢?总的来说,西方主流媒体不屑于造假新闻,它们报道的消息从局部看很可能是真实的。但是,这些被无限放大的“局部真实”拼凑起来的中国形象却未必是真实的。换句话说,“局部的真实”可以制造出“整体的不真实”。

譬如说,西方媒体在提到西藏时总会说,1951年中国军队“占领”了西藏。媒体不断重复相同的信息,结果就在西方人的“集体记忆”中构建出“中国在50多年前军事占领了西藏”的“真实”,而1951年前的西藏历史似乎是一片空白。

美国传播学者保尔•拉扎斯菲尔德提出的“选择性机制”说,人们倾向于接触、理解和记忆与自己的既有观点相吻合的信息。社会学家R. F. Hamilton和J. D. Wright也发现,很多知识分子会漠视与其世界观不符的数据;世俗的观点常常会影响他们的判断。

西方媒体在报道dl喇嘛时,常常配发他标志性微笑的照片,并反复强调他的“非暴力”主张,结果就塑造出了dl喇嘛真诚、善良的国际形象。当人们遇到与该形象不符的信息时,往往会本能地否定新信息。加上西方媒体对中国政府长期的歪曲宣传,就导致“无论中国现在怎么说,这里没有一个人会相信。”

对于中国舆论的谴责,西方媒体就报道成:这是中国政府一手操纵的。甚至有人评论说,中国的网络雇佣军倾巢而出了。不少中国留学生感叹说,“西方媒体实在太坏了。”于是才有了YouTube等境外互动媒体上中国留学生的强力反弹。但西方媒体又将其说成是“愤青”或是“极端民族主义分子”。

当然,我国的媒体策略和新闻理念及从业人员的素质和手段虽有些许进步,但远未能“与时俱进”,如中国对电视、影视、网络、新闻等媒体的监管、审查的水平不高,手段不活,从业人员政治的敏感性、立场等远不如西方,对民众的是非观、价值观、信念等意识形态的引导等更值得我们学习和反省。

总之,一切的一切,还需要我们去不断学习,明辨是非,绝不照搬,永远记住:天上不会掉馅饼,西方的豺狼绝对不会放过幼嫩的中华民族,他们现在正千方百计地把我们引入狼窝,要我们自愿送肉上口,如果我们听了他们的话,到那时的中国,绝对不会比现在的伊拉克好,西方只会引导我们走上一条万劫不复的路,只有这样才符合他们利益的最大化,这也是他们现在直至今后的理想和目标。

所以,任何一个中国人,都要能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危险困境,告之一切可以告之的人,一定要为中华民族走一条自己的路而努力奋斗、拼搏,重点要教育好自己的子孙后代,只有把中华民族的大厦建设得雄伟、高大,坚不可摧,我们中国人才能有容身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