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俄国发动最后攻势,中国不拉普京一把以后谁来拉中国?

北约布加勒斯特峰会前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多个场合强调,北约向俄罗斯边境逼近是对俄罗斯的直接威胁。世界主要大国之一的俄罗斯,其所受到的直接威胁,对于世界所可能带来的幕后影响,正如次贷危机一样,不被注意,却贻害无穷。


普京所强调的直接威胁,并非是俄罗斯本土受到多么严重的军事威胁。从当前俄罗斯拥有的战略核武器数量及质量上来看,只要没有碰上政治疯子,就基本可以排除俄罗斯本土受到直接军事进攻的可能性。俄罗斯当前所面临的直接威胁,主要来自于安全空间和势力范围受到侵蚀,安全边界大大压缩。


苏联的解体给俄罗斯国家的民族成份带来了一些变化。可是这些变化并没有本质上改变俄罗斯作为一个多民族国家存在的基本事实。值得注意的是,车臣问题和北奥塞梯问题都说明了俄罗斯的内部民族问题仍然存在,并且相当严重。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导演了前苏联解体这样一个二十世纪的政治灾难。北约继续向俄罗斯边境逼近很容易让俄罗斯人联想到昔日的故事。橙色革命和人权诘责也不难让俄罗斯人看清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在推广其价值观上不变的热忱。一旦北约东扩到俄罗斯边境,则不难想像西方会利用这些便利条件,在俄罗斯本土继续制造一些可能溃千里之堤的蚁穴。何况,对外的失败也可能带来失望情绪的爆发,这同样是对于俄罗斯政权的威胁。


身为民族主义的领导人,普京当然看清了这些问题,并利用各种手段进行着抵制。


一个大国,在当前世界体系下需要自己的安全边界和优势区域。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国家实力体通过小区域内金字塔顶端优势的资源基础去角逐世界范围内权力金字塔的高层地位。而北约东扩,正是对于俄罗斯可能的小区域范围资源基础的破坏。东欧,在苏联解体之前是俄罗斯的传统势力范围,也正是前苏联赖以在世界范围内发挥超级大国影响力的物质基础。即便不考虑到国家内部矛盾的爆发,仅仅从俄罗斯大国前景的角度上来看,北约的步步东扩也是俄罗斯难以接受的事情。


作为冷战的失败者,北约东扩可以说是俄罗斯为失败而付出的代价。俄罗斯也接受了北约的第一轮东扩,并容忍了北约的第二轮东扩。问题是,当前北约东扩的矛头,竟然指向了了俄罗斯民族的发源地--乌克兰。基辅的俄文意思恰恰是"俄罗斯城市之母。"这是俄罗斯不可忍受的。彻底失去乌克兰这个地缘政治的支轴,俄罗斯甚至将失去影响欧洲的能力。这个代价,已经超过了俄罗斯可能承受的范围。冷战失败,北约的前两轮东扩可以认为是失败的妥协。可是俄罗斯绝对不会将乌克兰列入失败妥协的范围。虽然前苏联在冷战中是失败者,但是这种失败并非无条件投降。为了保卫乌克兰,俄罗斯是愿意继续战斗的。


东欧国家加入北约还带来了一个严重问题,那就是把欧洲和俄罗斯卷入了一场斗争的旋涡。冷战结束之后,俄罗斯政坛势力中,一直是亲欧派占据着上风。原本欧洲和俄罗斯之间有着不小的合作可能性。可是,伴随着北约东扩,俄罗斯对于欧洲的不满也日益增加。欧俄之间由于安全问题的斗争已经客观上影响到了双方的关系。


以波兰为首的新欧洲还造成了欧洲的分裂。乍一看,这对于俄罗斯并非坏事。可细一看,分裂的欧洲中,新欧洲很大程度隔绝了俄罗斯与欧洲最繁荣的地区,也就是老欧洲的联系。从实力流的角度上来解析,就是新欧洲作为一道屏障影响到了俄罗斯从欧洲实力流中的获益。世界实力流三大中心之一的西欧地区,对于俄罗斯未来在世界范围内发挥影响力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如今年的和乌克兰之间天然气纠纷,就很好地提醒了俄罗斯,东欧的确是俄罗斯联系西欧的纽带。


当前美俄的激烈斗争,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俄罗斯复苏的速度远远超越了美国的预料。正因为俄罗斯有了更多斗争的实力,才会在态度上趋于强硬。而美国之前并没有预计到俄罗斯的恢复速度,这才导致矛盾如此尖锐。


北约东扩,还是一场主导权的斗争。欧洲集团需要北约这类结构的工具,却不希望这个工具的主导权继续掌握在美国手中。前苏联的解体,让欧洲集团从巨大的压力下解脱出来,有了更为远大的世界理想和利益诉求。因此,欧洲安全部队出现了。然而,短期内,欧盟自身的安全结构并不能够替代北约安全框架。那么,对于北约主导权的内部争夺也必然上演。经济与科技领域和美国处于同一档次的欧洲已经初步具备了在与美国争夺主导的基础。


美国虽然实力强大,但是他同样需要支持者。于是,北约东扩的步调开始迈了起来。新的需要美国提供安全保障和经济援助的成员国给了美国最为及时的帮助,使得美国在北约框架内的声音又洪亮起来。


主导北约的这个工具的巨大利益,让美国必然会继续追求扩大北约,以稳固自身在北约框架内的发言权。要给新成员带来安全威胁以使得新成员依赖自己,又只能将北约的主要对手暗中标定为俄罗斯。也就是说,在这个问题上,美国最终触动俄罗斯的底线几乎是必然的。因此,北约的东扩才毫无疑问地被普京打上了直接威胁的标签。


俄罗斯所面临的这个直接威胁又不得不让中国警惕。北约东扩的成功无非导致两种可能性。一种可能性就是俄罗斯为了东欧安全边界与欧洲斗得不亦乐乎。那么,在削弱了两个霸权的主要威胁之后,美国当然有更多力量投入在其他方向,这其中,就包括了中国方向。另一种可能就是欧派在俄罗斯国内失势。包括普京和梅德韦杰夫这样的欧派一旦无法压制局面,亚派在俄罗斯获得更多的权势,则意味着中国在东北亚和中亚地区所面临的俄罗斯因素将大大增加。熟悉历史的朋友很容易想到,在克里木战争失败之后,俄罗斯的目光转向东方,清王朝因此丢掉了多少领土?笔者这里倒并不是惧怕俄罗斯,毕竟当前的中国也不再是一百多年前的清王朝了,而是认为,这种情况的出现,对于我国在东亚地区获得区域内的优势地位是一个威胁,也不利于世界多极化的实现。


当然,这种对俄罗斯的直接威胁要变为现实还需要时间。俄罗斯与美国之间的拉锯仍然还在斗而不破的阶段。冷和平在未来一个时期还将维持下去。对于中国的间接威胁则是更为遥远的事情了。可是,若不未雨绸缪,谁用能保证,间接威胁有一天不成为一根致命的稻草。从北约开始东扩的那一天开始,他就离我们不再遥远。对于北约东扩的漠视,必然会付出相应的代价。


联系到近段发生的一些让人愤怒的事情。并不难发现,冷战其实从来也没有结束。国家之间的较量依然在继续。东西方的冲突在和平与发展的主题下只是变得更为隐蔽和精确。台面上的笑脸伴随着的是暗中捅过来的刀子。现在,他们所等待的,不过是中国的失误给他们创造机会。抵制没有真正形成大气候的实质原因只是今天,在他们那个集团内部,已经不是铁板一块。他们不再能够像针对前苏联一样保持高度一致。而中国手中的筹码,恰恰可以决定未来世界谁能通过货币霸权从东亚地区获得更多的利益。


中国,是到了善用筹码的时候了。北约,那个不再遥远的北约,中国也并非全无影响能力。两害取其轻。虽然萨科齐的表态暧昧,但是笔者宁愿认为,这就是后戴高乐时代法国一贯的作风--为特例独行而特例独行--酷似戴高乐主义却远没有掌握戴高乐主义的"萨科齐主义"。与其让波兰这类又一次首先跳出来大谈抵制奥运会的国家在美国的垂青下掌握权柄,那么西欧集团,恐怕是个更好的选择。至少他们更稳定,他们更有反美的力量和勇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