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17/

正当田志文考虑怎么过江时,江两岸突然冒出了大批的朝鲜人民和朝鲜人民军战士,就好象从地下冒出来的一样。

一个会说中国话的人民军战士走到了田志文面前,对他说:“志愿军同志,我们是负责带你们过江的!”

“怎么过啊?没有桥,也没有船,难道你们用游泳把物质送过去?”田志文觉得非常奇怪。

那个人民军战士对他说:“你们跟我们来吧!”

河岸两边的人们马上开始动手了,他们从水里拉出两根粗铁链,两岸的人们一起用力拉着粗铁链,渐渐从水面下拉上了一座木板桥!

本来木板的比重比水轻,应该浮在水面的,但是因为栓了铁链,木板桥的连接也是铁链连接,这样的话,比重就大致和水差不多,平时就能隐藏在水下了!

两岸的人们把铁链拉紧了,然后固定在两岸的巨石上。

“真是人民的智慧啊!”田志文叹息了声,他开着汽车第一个上了桥。

但是,两岸的人们谁也没想到,这个时候,那几个鬼鬼祟祟的躲在树林里的“朝鲜农民”拿出了小型电台,开始发报了。

美空军指挥部里,汤姆森对威里斯怒吼:“看看你们的空军,据说,居然有飞行员在敌人一炮没开的情况下弃机跳伞!用屁股想都知道,现在那个怕死的家伙肯定早当俘虏了!”

威里斯说:“可是,他跳伞情有可原,咬死他的是那个该死的天煞星!”

这个时候,他们收到了韩国特工的密码电报:中共运输队准备渡过大同江。

汤姆森下令:“马上出动空军,一定要阻止他们的运输队!只要我们保持24个小时的绞杀,我就不相信,那个天煞星能24个小时和我们空战!”

新型雷达探测到了有大批敌机赶往大同江方向,马上通知了高射炮部队做好准备,同时,陆云飞大队立即起飞准备前往大同江。

田志文刚过了江,天空中马上就传来了喷气式飞机的尖啸声,“同志们注意了!敌人飞机又来了!后面的车队暂停过江!”

朝鲜人民军军官大骂:“附近肯定有该死的南朝鲜特务!命令情报组的马上截获敌人电文,务必查出南朝鲜特务!”

“轰轰轰”水面上顿时水柱冲天,这时,有两辆汽车正在桥面上,而此时,桥上一根连接的铁链被巨大的冲击波炸断了,桥在汽车的重量下一下就要瘫痪到江里去,那样的话,要想再修复就困难了!

一辆汽车已经快过江了,司机加大了油门,冲了过去。

而中间那辆汽车的司机已经被弹片击伤,满脸是血。焦急的人民军战士喊叫起来:“你快下车!桥要断了!”

但是,那个司机没有下车,他把方向盘一转,猛踩下油门,汽车冲进了江里,水面上出现了一个大旋涡,汽车沉到江底去了,桥保住了,但是那个司机光荣牺牲了。

受伤的桥在敌机的攻击下岌岌可危,这时会游泳的朝鲜人民军战士和志愿军战士马上跳进了水里,用肩膀扛住了桥。

敌人的飞机又转了回来,这次他们改成杀人了!翅膀一抖,钢珠子母弹投了下来,顿时钢珠横飞,接着,“哒哒哒哒哒哒”机上的机枪向水面的战士们扫射,很多人牺牲了,江水被染成了通红。

敌机转了一圈,又要准备投破坏桥梁的爆破弹的时候,田志文操起RPD轻机枪,对准空中“哒哒哒哒哒哒”开火,而人民军战士和志愿军战士中的机枪手,也纷纷对天空开火。这个时候,一门轻型的37mm高炮也被汽车拉到了,汽车一停,高炮马上对空进行了射击,一架敌机怪叫着一头栽进了江里。

敌机本来要投爆破弹的,遭到了攻击,又改投钢珠子母弹了,“轰”,数百万的钢珠四处飞溅。接着是“哒哒哒哒哒”,很多同志中弹牺牲了,高射炮和机枪被敌人压制住了。

就在这个危机时刻,天上又响起了喷气式飞机的声音,突然,一架F-84一头栽了下来。

陆云飞带领大队赶到,他见到下面的运输线十分危险,也不顾高空中可能隐蔽的F-86,他对准了那架最嚣张的F-84冲了过去,按动了炮钮,“嗤嗤嗤嗤”,那架敌机一头栽进江里。云飞大队在陆云飞的带领下,炮口向这些杀人的“油桃子”喷射出了复仇的怒火,一架接一架的“油桃子”栽进江里,英雄的空军此时全然不顾正在从高空俯冲下来的敌人F-86战斗机,他们现在想的是,首先保证过江线路的安全。

6架杀人的“油桃子”全部被击落。而此时,高空俯冲下来的F-86击中了我军一架米格-15,那架飞机凌空爆炸,飞行员光荣牺牲了。

陆云飞打掉了最后一架“油桃子”,然后灵活地躲闪过F-86的袭击,他猛拉起了机头,对准了一架正在俯冲的F-86的腹部开火了,“嗤嗤嗤嗤”,那架刚刚杀害了我军一名飞行员的凶手也凌空爆炸。

接着,云飞大队马上投入状态,从低空杀到高空,自己大队已经损失了6架飞机了,敌人被击落了7架F-86,天空中都是白色的降落伞花。但是,从水原机场起飞的F-86还在源源不断赶来!

朝鲜人民军见形式紧急,再次把桥降到了水底,并根据截获的电波信号,对大致位置的山林进行了搜捕,把那几个韩国特工给抓获了。

陆云飞又咬住了一架F-86,那架敌机企图逃跑,但是陆云飞哪里能让他逃跑?一直追到200米才开火,“嗖嗖”两枚火箭弹把那架敌机打进了江里。接着,他又甩掉了追赶他的一架敌机,一个往高空垂直冲再侧翻一个俯冲,那架敌机反而到了他的前面,刚刚好被他套在瞄准具里,他果断一按炮钮,“嗤嗤嗤嗤”,那架敌机当场凌空爆炸。

这个时候,增援的敌机快到了,而且,燃油也不多了,陆云飞命令:“返航!”英雄的米格-15战机队返航了。

而此时赶到的敌人机群,因为韩国特工被消灭,那些战斗轰炸机失去了目标,只能往江里胡乱投了些炸弹就回去了。

威胁最大的“南朝鲜特务”被解决了,敌机也飞走了,朝鲜人民军和志愿军战士又拉起了铁链,汽车队安全通过了大同江。

一路上都是“重灾区”,只能白天休息晚上赶路。不时有美国飞机轰炸,田志文他们走走停停,当敌机轰炸时,他们躲进了森林,敌机走了再出来。

正当车队前进的时候,天上也没有敌机,突然,车队中发出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两辆汽车爆炸起火了。

田志文下车看看,原来前面的路段,狡猾的敌人投下了延时引信炸弹!还有两颗插在路边的炸弹就好象随时爆炸的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爆炸!

一个志愿军战士上去拆弹,却不慎引爆了炸弹,那个战士光荣牺牲了。田志文对大家说:“你们都离远点,我去拆炸弹!”他走到了炸弹前,开始了紧张的拆弹工作。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大家都捏了把冷汗,突然,田志文告诉大家:“安全了!”

几个战士一起上来,把那颗炸弹抬了起来,扔下了悬崖,山谷下面传来“轰——”一声巨响,炸弹被排除了!

车队在继续前进,前面的路越来越难走,敌人飞机的活动越来越猖獗。这个时候,天空中又传来了B-29低沉的引擎声,一枚枚炸弹从天而降,而这段路段没地方可以躲藏,英勇的运输队驾驶着汽车在危险的盘山公路上和炸弹赛跑。

终于,这些宝贵的物质被送进了前沿阵地。

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吃东西的李海蛟他们终于吃到了“炒面”和馒头,虽然在几天的防御战中,部队损失惨重,但是人员还是补充上了。重武器方面,损失了不少大炮,坦克也只剩4辆T-34和1辆IS-2了,但是他们这次在得到了同志们用鲜血换来的充分的补给后,还能再支撑住敌人的疯狂进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