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很多初接触汉服的人问到这些问题的时候,那些以前名不见经传,不知道是从哪个角落里钻出来,却自命汉服领导者和宣传者的人总是很激动的说什么交领右衽,说什么就是我们祖先的服装。而且他们绝对不会否认襦群,圆领,方领,对襟等等是汉服,这就难免叫人有些不解了。

只是他们的这种说法我又确实不好否定,因为我虽然自命对汉服和汉文化真谛的了解胜过他们百倍,但毕竟说不上精通,拿不出什么有力的文献来证实自己。而且我自命王裔,不可能出卖我祖先的尊严,向某些人那样去做出自造文献的龌龊事情来。搞不好他们又会大张旗鼓的说我素质低下,调戏某某丑女或与某女关系暧昧,不定还指责我让某女开花结果。(其实我一直很奇怪,即使我真的和某女关系不正当也和我的素质没什么联系吧,诸位不也是你们父母这样素质低下给低出来的吗?你门不去职责他们生了你,跑来指责我做什么?)但是我们可以看看这些“汉服领导者和宣传者”所出售和穿着的所谓汉服,再看看他们为了讨好他人所赞美的衣服,是否真的是他们所交领右衽,结果不言而欲。

就拿最先在网络上大规模发相片的“紫瑰情人”来说,她的两套成名装似乎都不是交领右衽。而这两套衣服却是现在这些自称专家的人当年所热烈追捧的,我当然不能说所有人都是垂涎于“紫瑰情人”的美色,毕竟这批追捧者里也有几个妇女同志和一些女性。

但后来听到某夫人在得势以后,满怀妒忌的说:“紫瑰算什么,她在汉服界没有丝毫作用,也没有什么号召力,不过是一个衣架罢了。”

我听后却着实吃惊不小,原来某些女人的小心眼果然是无法用常理解析的。我笑而不答,只是在心里暗暗说道,“也许紫瑰情人确实只是一个衣架,但就你这样子即使想做衣架还不一定有这个资格了。人家紫瑰情人好歹是汉服界早期的形象代言人,直到现在人家结婚生子了,他的相片还在被四处盗用,还是无数汉服爱好者心中的高山仰止,甚至还有不少企业把他的相片放到自己的宣传画上去。你个小丫头骗子又算什么,真以为网上那几个文学白痴排一下你的马屁你就是仙女了啊!人家正宗的仙女转世你也在汉网碰到过,也和你一样心脏不好,可人家那气质,那文学修养,那举手投足间发自自然的傲气,是你这样写诗都不压韵还拿来出丑的人可以比的吗?人家可从来没你这的样张扬跋扈和贬低他人。”

再来说说传说中的汉服精神领袖“天涯在小楼”,此女子从某中意思上说算的上是才色具佳的奇女子,女儿的眉宇间不时透出男儿的英气和魄力,时常让人误做柳如是的化身。而且家族有优良和久远的文化底蕴,写出的文章长久被众多汉网奉为经典,其感染力和煽动力至今无人可及。虽然她为人一向低掉,身居俭出,从几年前开始就久处幕后不问世事纷争而鲜闻其声。但她的影响里和号召力绝对无人能及,不要说出面,即使不露声色也可以让汉网讨贼清君之声不决,顺便一个眼神就可以让人主动另立山头。(当然要以在她愿意这样做的前提下)可惜这样优秀的女子却被一个办私塾秀的河南流氓屡屡当工具利用却屡不悔改,实在叫人痛心,虽然着之间的合作有利益关系牵扯而不好直接翻脸,但以卿之高雅,若长久与这种人打交到,就真不怕玷辱了自己的美名吗?何痪何失似乎远不是这个挂着私塾主人名号的骗子所能补偿的啊。

当年某夫人曾经以爆发户的高傲口吻说:“别看小楼小楼现在神气,谁知道她过几年是什么样子。”言下大有项羽指秦王言代只气魄,可如今已经过年两年,虽然人家小楼的名声已经被河南流氓玷辱,而你因某些人在小楼授意下被抬到了汉网管理高层,可你真的可以取代小楼吗?小楼的气质是家族至少5代人传承下来的,那时侯你的祖先还不知道认得自己名字不了,就你这文字功底就是再练几辈人也赶不上人家的。传说三代就可以培养一个贵族,人家五代人的风华是你这山沟里出来的小丫头可以比的吗?你的祖先在满洲人手下做过几天官就真能把你变得高贵了吗,你自己心里有数,虽然你现在和小楼的差距小了。可数学里有种线条你应该知道,就是那种无限接近却永不相交的那种,既然相交都不可能还谈什么超越,年轻人有志向是好的,可不实际的志向就等于是狂妄了?

晕死,好象扯过头了,从新回到衣服,可即使高贵如此的小楼。也并不是每见衣服都是交领右衽,那又如何能用那些跳梁之辈的言辞来定义汉服了?其实在他们提汉服定义的同时,还有一个想象很有意思,就是某些人说的思想不重要,可以慢慢教育;文化教养不重要,可以慢慢学习。只要他们喜欢汉服,心里有汉服,在意汉服就可以。(当然,这些不重要只对某些特定人群有作用,其他人还是杀无赦的。)甚至连民族也不重要,只要喜欢汉服愿意宣传汉服,那他就是我们的同胞,恨不得要说他们就是汉族了。我实在不理解他们提出这些东西是出与什么用心,我当然可以肯定不是为了丑化汉服,他们还没有这么高的智商。(标榜自己喜欢汉服的满洲人除外)但他们这说的真的是汉服吗?我实在有些怀疑。

当然啦,说这些已经超出了什么是汉服的范围,但他们的表象难免会给人一些错觉,就是汉服是什么也不重要,也并没有必要去定义,而是由这些半商人性质的汉服领导者说了算,他们说你是汉服,那你就是汉服;他们说你不是汉服,那你就绝对不是汉服。而且只要你们穿上了他们规定的汉服,那你就是汉人。反之,即使你是汉唐皇室之后,你也是伪中华,是仇视汉服没有民族大义的破坏份子。于是乎就让人迷糊起来了,到底是么才是汉人啊?汉人的定义难道就只剩下一件衣服了?

这些人的言论着实恐怖,看样子是深的杜先生真传,语不惊人死不休。听他们的言辞非但不足道汉服是是么,就连长久以来汉人的定义都开始动摇了。但通过这些,也就可以猜想得到他们所谓为了规范汉服而提出的影楼装,舞台装,改良装等等是什么性质了。紫瑰情人和小楼都在影楼出现过,总不成她们都不是汉人了吧。

不过细细说来的话,他们也确实是在规范汉服,只不过他们规范的已经不是汉族的服装了。而是一个以他们的思想和理论为中心的,多民族融合的新兴民族的服饰,这个新兴民族的服饰正好也被他们叫做汉服。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