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举国的佛家幻梦:分裂、蚕食中国! (转)

雪域高原,人间净土,千里佛国,古代印度曾两次进攻西藏都被剽悍的藏族骑兵尽数歼灭。殖民地时期,清末民初中国政府无力阻挡英国势力渗入西藏,达赖集团被迫向英国靠拢。

西藏幅员辽阔,人口稀少,水资源丰富,战略地理条件优越,而且从经济上对北印度和尼泊尔依赖很大,西藏绝大部分生活用品传统上都是从两国进口,巨大的贸易顺差养活了北印度许多贫困的山地手工业者。即使1962年以后,尼泊尔、印度商人依然活跃在可以通商的几个偏远口岸。由于买卖双方都很贫穷及地理限制,生意不会很大,中国政府向外国每户商人每次进藏交易收取壹圆税费以示主权。

印度自认为是大英帝国的法定继承人,所谓的麦克马洪线地区顺理成章应纳入印度版图。由于印度对近代中国政府的轻视(当然那是英国的实力,跟印度无关),印度视西藏为中印的缓冲地带,即所谓的国中之国。1949年新中国诞生后对西藏重申了权利,印度担心红色浪潮席卷西藏,在列强的指使下终于对西藏下手了。

印度战略:如来神掌

印度制定的战略方针至今也没有改变。

印度认为大藏区就好比如来法力无边的神掌:西藏是宽大的掌心,尼泊尔、锡金、不丹、克什米尔、藏南就是五根手指,如果中国军队一旦进藏,势必动用如来的掌力将印度击碎。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进攻。既然无法直接进攻西藏就从干脆对这五个国家及地区下手,手指都已掰断,如来的掌心再大也无法发挥威力。趁着朝鲜战争爆发,印度果真这么干了。

1949年《印度-不丹友好条约》规定,不丹对外关系要接受印度指导。不丹将此项条款解释为:对涉及印度利益事务的一种尊重。用词无论多么冠冕堂皇,外界都明白芝麻粒大小的不丹政府屈服了。

1950年《印度-锡金和平条约》。由于锡金靠近西藏最大的贸易口岸亚东,拥有巨大的经济利益,印度仁慈地承诺维持锡金保护国的地位,锡金对自己内部事务拥有自主权,国防则由印度负责。锡金国家地位尚存,似乎捡到一根救命稻草。国家弱小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贪图安逸不思抗争。1972年,当掺沙子般的印度人口超越锡金藏民以后,首都甘托克随即发生了拥护加入印度联盟的游行示威,原住民进行了脆弱抵抗但毫无意义,1974年锡金被印度无情的吞并了

1950年《印度-尼泊尔和平友好条约》第二款规定:双方就可能导致两国政府友谊破裂的而与外国建立关系前。。。。。要相互通报。《印度-尼泊尔贸易协定》第五款:尼泊尔必须购买印度生产或通过印度购买武器。尼泊尔在山地小国中算是大国,当年印度竟然也这般赤裸裸的控制它的外交和武器供应权。

打通外围

1950年印度与缅甸签署友好条约。缅甸到处都是李弥的国民党溃兵,与其说暂借一隅,不如说强行闯入,印度与空架子缅甸签约简直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给不结盟运动蒙羞。

1954年《印度-锡兰移民协定》,印度开始插手(斯里兰卡)事务。

1947-1948年印度以国家独立解放的名义进军克什米尔,捞取领土。

1948年印度吞并海得拉巴独立土帮。

1954年印度与巴基斯坦开战。此战务必要使巴基斯坦政权垮台,重新回到“印度祖国”的怀抱。巴基斯坦抵挡不住只好投身美国,在美国为其提供大量现代化的武器装备后,印度才忿忿罢手。

1961年印度收复葡萄牙在印度的殖民地果阿、达曼、第乌,并打沉数艘葡萄牙小炮艇。此举遭到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不满,印度陷入孤立。幸好中印战争爆发,美国派遣航空母舰进入印度洋以示支持,印度才得以缓解与西方的关系。

1962。。。。。。

除了利用时间差加速吞并山地国家以外,印度在1958-1961年采取小步快挪的方法,不断派遣小股部队以设立哨卡的方式逐步蚕食中方无人区土地.(这有点像日韩在东海的作法)尼赫鲁认为自己可以向下印度棋一样在外交上取得胜利,梅侬则始终相信中国宣称在高原开战就是虚张声势。

关于真实的战争我无法撰写,因为我不是一个军事家,更不是国策的制定者,没有资格进行主观臆断和妄加评论。但恰巧我从前供职公司的一个经理是高干出身,其父亲离休以前是成都军区副司令员,他的父亲当年亲身参与团以上级部队指挥。据他父亲回忆,印度当时的确十分嚣张,双方哨兵经常相互对峙、谩骂、厮打,直至开枪走火。印度基层指挥官缺乏政治意识,他们总是趁中国军队尚未来到时,随意将哨卡部署在中国哨位的前前“后后”,其实这已经是战争入侵行为了。印度士兵从骨子里也瞧不起穿着破烂的中国士兵,而且印度的一些英制装备的确要比中国的武器精巧许多。

用他父亲的话说:“一触即败,风声鹤唳”。印度的职业军人,在战争中的表现就不怎么职业,仿佛是1949年解放大西南国军的翻版。要不是国家经济太困难,后勤不能保障,也许真的会深入印度国境走一走。

至于中国主动退回分界线,那是不得已的办法。当时部队士气很高,很多口粮竟然是各部队自己缴获筹备的,虽然如此,可一旦冬季到来大雪封山,部队就会陷入绝境。后勤是个大难题,不如主动撤退。撤退归撤退,所有的制高点,交通要道我军必须全部控制。

毛主席说过:“要打就要打出几十年的和平”,这个既定方针还是实现了。很多网友认为我方吃了亏,其实那是没有实际参与战争。

首先,三年自然灾害,问问自己父母爷爷奶奶吃什么,你就会理解为什么打不下去了。

另外西藏和平解放不久,藏民对汉人保持高度警惕,甚至有强烈的抵触情绪。文化大革命红卫兵小将们冲进寺庙进行打砸,更使藏人感到惊恐万分。美国在印度培养的藏族特务和分裂分子时常潜入西藏,使得后来在西藏上山下乡的年轻人们又多了一项抓特务的新任务。

主要战场的藏南地区,少数民族人口稀少,不要说没有市镇,就是百人以上的村落也都是十分希罕的。有的村落还处于半原始社会状态,男女衣不遮体,多婚现象严重,生殖崇拜盛行,死人尸体要被族人吃掉的陋习依然存在。青稞既是主食,蛋白质摄取全靠狩猎,由于不能保证口粮,进入森林采集果实和捕获昆虫是妇女儿童的必修课。这些一切说明当时在藏南经济文化相当落后,军民尚不能融为一家,部队在该地区缺乏群众基础。

现在藏南大有改观,但迫于严酷的地理条件依然贫困。以藏南首府墨脱为例。它有幸成为我国唯一不能通汽车的行政区,想必也可以此申报世界之最。国家先后几次修建战备公路,前后共投入数亿之巨,公路在竣工后只通过四辆汽车。两辆是副省长和部队干部的剪彩轿车,两辆是省里无偿送给墨脱政府搞运输的解放卡车。现在解放卡车已经早已锈烂在藏南,公路也被无情的泥石流吞没了。公路开通时人们曾经兴奋的筹建了邮局,但现在邮局只剩下看门人承担所谓的邮政业务,哪个邮局可以数年不使用一次邮戳,没有一个包裹。

没有公路,藏南的运输基本上是人背马托,人背要占90%以上,因为马不可能穿越森林,攀岩峭壁,更不可以系上溜索横渡江河。人力运输非常艰辛,但在藏南却是可以获取现金的好差使。为了补贴当地群众,部队把日常物资的运输转包给村民,借以改善居民生活。就是这样所谓的“好差使”,也不会完全捞在一个脚夫的头上。脚夫以村为单位,甲村脚夫把部队物资运到乙村,再由乙村脚夫运到下一个村子,依次运输,大家都可以挣点小钱维持生计。

西线战场的后方阿里地区,以前就是一片无人区,被各国探险家称为世界级死亡区。

缺水、缺氧、严寒、沙暴是它的典型特征。以阿里地区首府狮泉河市为例,以前连颗树也没有,沙尘暴是常年不散的邻居。现在城市建设的不错,党政机关、部队大院、学校医院、饭馆商铺林立,这都是表面现象,由于缺乏电力到了晚上就要实行断电政策,手电筒是最畅销的产品。60-70年代指望以阿里地区作为基地,支援在帕米尔冰川上(极端死亡线)执勤的哨卡,成功率为零。但由于这是唯一与巴基斯坦交界的地段,战略意义远远高于藏南地区。藏南资源丰富的但毫无产出,西线虽然一片荒芜但随时都可以为国家创造价值。

请网友们不要再猜测了,实际上1962-1985年国力弱势时期,中国一直希望与印度划界谈判,藏南地区就是按照现有控制线进行分界的,也就是说国家当时已经放弃了对藏南领土的争夺。但是西线、中线地区国家是根本不会与印度谈判的。

表面上看是丢失国土,丧权辱国。多少国土,多少资源,换了韩国、日本早就美得手舞足蹈,但印度为什么不答应?因为有巴基斯坦。只要中国在西线存在一天,印度就不敢大举进攻巴基斯坦,只要巴基斯坦还在战斗,克什米尔就永无宁日。印度如果在克什米尔失败,“联邦优于主权”的谎话就会不攻自破,被印度随意吞并、践踏的小国及土帮们就会纷纷揭竿而起。反正印度也从藏南攫取不了什么资源(因为投资永远大于回报),藏南现在做的只能是在沉睡中静静等待。(联邦:指的是印度联邦。主权:指的是被吞并小国及被吞并土帮的主权。)

持续斗争1965-1971

中印战争以后,军事遭受挫折的印度,在周边小国面前颜面扫地,为压制即将的暴动,印度加速扩军,甚至向美国摇尾献媚,获取美式装备。敏锐的巴基斯坦,为了解印度虚实在西部边境库奇的沼泽地区和印度小规模的交手了,事后巴方对自己部队的作战能力感到满意。

1965年克什米尔各部落选举国家归属问题,显然印度在作弊,因为穆斯林人口占绝对优势的地区,得票率明显异常。为确保选举获胜,巴基斯坦军人身着便装参加投票。选举变成闹剧,选票变成枪炮,双方再次开战。巴基斯坦试图将战火局限于克什米尔地区,印度自持国力强大,在巴基斯坦西部国境全线投入战斗。中国提出口头警告,印度当然不会听,于是援巴物资马上武装了巴基斯坦部队。美国国会对两个美援国家使用美式武器相互作战十分不满,这严重浪费了经费,削弱了钳制红色中国的力量。于是美国淡出印度一门心思投身越战,印度从此丧失美系武器的供应,转而选择苏式武器作为部队建设的根本。

1971年印度入侵东巴。巴基斯坦政府笨拙的外交能力,消极的军事防御,造就了印度的胜利。这是一次巨大-荒??斯坦被肢解出来,印度从此走出两线作战的尴尬局面。荒唐:是因为印度军队表面上计划缜密,实际上指挥无序。为了逃避万一失利的责任,国家领袖和国防部长谁也不肯在命令上签字,进军达卡的命令竟然是在胜利以后才由一位将军代行签署的。要不是东巴守军表现太糟糕,也许印度还真的会失败。有限:是因为巴基斯坦虽然丢失大片国土,但印度并没有使其屈服。国家经济薄弱的巴方,动物园的老虎可以饿死,但军事元气却不能损伤。经过短暂的恢复,巴基斯坦军队得到美国-法国-中国的全面武装,又开始与印度军事对峙。

入侵东巴前,中国还是进行了警告,印度对中国有所顾忌,因此推迟到冬季才展开进攻,因为任何军队都无法跨越冰封的喜马拉雅山脉。这无疑给了巴方几个月的准备时间,不然巴基斯坦会失败得更惨。同样,美国照例把“企业”号航空母舰开进了孟加拉湾,与1962年不同的是,这是对败局已定的巴基斯坦的政治支持以及对中国新伙伴的友好姿态。自印度建国以来,美国战舰进行威胁这是第一次,这对美印关系产生了深远影响。

企业号事件,临阵倒戈的美国让印度伤透了心,但接蹱而来的一次政变两次战争让印度心惊胆战。

伊朗-***革命

1979年1月16日伊朗巴列维王朝顷刻间土崩瓦解,2月1日当霍梅尼带着“一个真主,七个反对”的理念返回伊朗时,印度突然发现自己面临能源短缺的危险。伊朗与1400万印度穆斯林一样,同属什叶派,但是长期以来印度为打压巴基斯坦,对国内什叶派穆斯林进行残酷统治,尽管后来印度极力讨好伊朗,也没能改善与伊朗的关系。印度为保证能源供给,由苏联牵头与伊拉克保持伙伴关系,在两伊战争中印度空军协助训练了大批伊拉克空军飞行员。(海湾战争中大批的受过印度培训的伊拉克飞行员不战而逃。)

虽然狂热的信徒们也曾叫喊打倒华国锋、打倒中国,但中国最终让伊朗神职领袖明白了红色中国与霸权苏联的区别,两伊战争时期中国与交战两国相处得都不错。

伊朗的原教旨主义,为美国租借英国的迪戈加西亚岛作为战略空军基地提供了口实。印度洋上的这个岛屿,成为美国威慑中国与印度的前哨基地,中国早已习以为常,而印度却是第一次遭到美国的战略威胁,几十年来印度为租借问题一直与英国争论不休。

阿富汗战争

从古至今,印度始终将阿富汗看作南亚的一部分。印度外交部、情报处以及地图出版社都是这么干的。几百年来印度在阿富汗玩弄着传统的古典权利游戏,阿富汗人为印度防止游牧民族的入侵耗尽了自己的血。50-70年阿富汗一直是印度打击巴基斯坦的盟友,现在平衡被打破了,为苏联高唱赞歌的印度竟然连提前通知照会的资格都没有享受。

1979年圣诞前夜,苏军坦克装甲车冲过阿富汗边境,特种伞兵部队则一举击毙阿明。印度人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大老板开始洗劫二老板的财产了。

阿明固然不听话,但还不至于犯上到跟克里姆林宫老年班子作对,“一切为了削弱中国”,印度只好自己安慰自己。况且美国火线加盟,巨资武装巴基斯坦军队和阿富汗游击队,印度如果不继续投靠苏联,军事装备就会飞快的落伍甚至断档。

比起不得已把宝押在苏联的印度,中国开始也认为苏联想包围自己,但很快中国人明白是苏联老大哥不成了,虚弱到依靠战争摆脱危机的地步。可是十年内乱的中国也很虚弱,显然也需要战争摆脱危机,没想到机会竟然是送上门的。

自卫反击战

中国很聪明,他们发现苏联尽管跟印度打得火热,但只是以换取廉价原材料为首要目的。另外由于英国的关系,印度可以用特许生产的方式获得诸如西欧的电子配件,日本的复印机等苏联无法制造的高尖端产品,这是一条获取技术的合法通道。

其实苏联的工作重点在越南,苏联舰队不仅在美国之后进驻金兰湾,而且将空军基地加以扩建,甚至达到可以起降战略轰炸机图-95的程度,苏联的电子侦察船总是跟在中、美军舰后面挥之不去。越南接收了不计其数的美式武器,苏联又锦上添花为其增色不少。

1977年印度人民党执政,中印关系一度出现好转。印度和巴基斯坦的歌舞片风靡中国。当中越交恶,中国希望像1950年一样,由印度充当苏联-中国-越南三方的斡旋人,可惜年轻的瓦杰帕伊外长能力有限,跟他的印度前辈一样不能阻止战争的爆发。(瓦杰帕伊对中国一直感到忧虑,1998年总理竞选上台后,启动了核武计划。)

邓小平访问美国以后,中美关系进入十年蜜月期。内乱十年的中国一边作战,一边改革开放。战争使越南落后了十年,中国却前进了五年,这让印度感到震惊,照这样打下去,军力号称世界第四的越南很快就会败下阵来,中印边界问题就会摆上桌面,印度着急了。

蓝星行动

有迹象表明,美国-中国-巴基斯坦正抱成一团,密谋将印度从南亚霸主的宝座上拽下来。苏联在阿富汗已经深陷泥沼,急于希望印度在巴基斯坦西南开辟战场,防止美援武器流入阿富汗。1984年巴基斯坦情报机构支持的旁遮普帮锡克教分离主义运动愈演愈烈,锡克教徒聚众示威,象征独立的“卡利斯坦”国旗飘扬在锡克教金庙屋顶。印度展开抢占金庙的蓝星行动,造成数千人死伤,国际社会反响强烈。

***堡的挑衅行为必须要受到惩罚。1984年印度北部军区司令齐贝尔中将调遣部队在锡阿琴冰川开始扫荡巴方有争议的哨所。印度期望像中国59年迅速占领拉达克一样速战速决,以一次胜利让巴方感到突然和难堪。双方激烈交火,死伤甚微,但却使上千名士兵死于缺氧和严寒。

铜钉演习

1986年印度三军在巴基斯坦边境进行铜钉演习。演习是南亚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尤其是巴方西部边境地区,印度装甲集群数量惊人。演习由国防部长辛格以及森德杰上将亲自指挥。演习第一阶段竟然持续了四个月,明显有战争集结的迹象。演习进入高潮时,印度空军的飞机开始大规模的越境寻衅。巴军已经作好最坏打算,即使在拉贾斯坦边界全线失利,也要在印度旁遮普帮投入兵力,确保克什米尔的争夺。印度迫于国际压力,结束了已经转化为实际行动的演习。

棋盘演习

1986年,印度宣称位于塔格拉山脊,印度-不丹-以及有争议的“阿鲁纳查尔帮”结合部,“苏木多戎楚”地区发生了中国军队袭击印度的行动,印度有许多死伤。中国对外声明,部队是在打击入侵的来犯之敌。

超群能力著称的森德吉上将随即在争议地区调动部队,准备展开棋盘演习,试图用小规模的交火了解中国对有限冲突的具体反应。中国反应是剧烈的,美苏委婉的告知印度中国准备开战了,希望印度克制,实地演习立即变成了图上作业,印度还不想成为第二个越南。

印度的越战

从印度泰米尔纳德帮坐船横渡20英里宽的保克海峡,就是斯里兰卡边境。斯里兰卡有大约300万泰米尔人,而印度泰米尔纳德帮人口有6000万。尽管印度一向指着巴基斯坦和中国支持分离主义分子,实际上斯里兰卡各色泰米尔组织一直接受印度的支持与训练。在泰米尔纳德帮,受国大党指使的政治代表公然表示支持斯里兰卡泰米尔分离运动。印度驻科伦坡专员迪克锡特,被印度政界私下称为“斯里兰卡总督”,他极力怂恿出兵干涉,并声称印军取胜易如反掌。

1987年底,印度空军多次飞越斯里兰卡北部国境向被围剿的泰米尔游击队提供空投补给。印度的武装干涉迫使斯里兰卡与印度签署一项秘密协议而合法化。协议规定:1、印度向斯里兰卡北部地区进驻维和部队;2、对其它国家或组织使用亭克马里港对斯里兰卡进行援助要限制;3、对其它国家或组织在斯里兰卡建立广播站要禁止。这不是什么维和行动,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武装干涉。

印度企图收缴自己支持的泰米尔猛虎组织的武装,然后插手斯里兰卡北部泰米尔人居住区事务。然而泰米尔猛虎组织在消灭了其它泰米尔组织以后已经强大,建立独立国家成为新的战斗纲领。斯里兰卡政府军则丢下印军,让昔日的支持者与被支持者狗咬狗,自己却跑到南部围剿辛哈拉恐怖组织去了。印军深入丛林损失惨重,不得不在1990年很不体面的撤离了斯里兰卡。

总之印度穷兵黩武的十年间,只有一次军事行动取得了成功,1988年出兵干涉不设防的马尔代夫。

1990年印度与巴基斯坦再次在卡尔吉尔展开交火,因美国孤立中国政策,印度得到了美国的调解,双方停战。此后十年,印巴双方国力锐减(前几年购买军火拼光了国库),全球经济放缓,两国不再交战,转而研制费效比更高的核武器和弹道导弹。

1999年巴基斯坦与印度展开持久的炮战。卡尔吉尔炮战,印度陆军不顾伤亡奋勇杀敌,使印度陆军从斯里兰卡失败综合症中走了出来,军队在公众中的形象焕然一新,世界主要军事媒体争相报道。但在交火中苏式榴弹炮似乎不敌巴方装备的精确西欧火炮,这促使印度后来加速引进先进火炮系统。另外,巴基斯坦利用火炮支援的区区数百名游击队员,再次拖住了数万印军的脚步,证明了山地作战的艰巨性。

王牌对王牌

流亡的达赖喇嘛及其臣民们显然是印度制约中国的一张王牌。印度认为利用宗教控制藏区是最好的办法。印度多次联合西方反华势力搞藏人自治,搞大藏区,企图将西藏分离出中国。在60-90年初,中国一直低调处理此类事端。

随着时间的流逝,印度手中这张宗教牌,也开始成为中国的有利优势。首先,西藏真的变迁了,经济飞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有了极大改善。其次,藏文化与其它文化自由交流,文化上呈现出多样性。另外,旅游业的发展使西方人减少了对中国的误解。

达赖老了,故土难回,他不愿意成为第一个客死他乡的宗教领袖。菩萨之身是必须要放置在红宫的灵塔内供人顶礼膜拜的。班禅仙逝后,老达赖也搞了个灵童,但没有得到中央政府的认可。既无国书又无金册,全国各地藏教及佛教的寺主、禅师们(势力巨大),蒙古国大喇嘛,尼泊尔喇嘛。。。。。。都是拥护中央政府金瓶擎签选定的灵童,老达赖自己选定的灵童现在已经不知所踪,可见达赖已无多大影响力。

要是老达赖百年逝去,印度出产的小达赖中国肯定是不会认可的,怎么也不能让达赖至尊在自己手里绝了根。达赖与班禅互为比丘戒,如果北京选立的班禅没有给新一代小达赖??已经不是抱着虔诚的信仰去看待问题,寄人篱下的生存环境,迫使他们投靠了一波又一波的反华势力,除了被人利用一下,什么也没有得到。当地人已经开始与印度藏人争夺土地和资源,印度政府包庇自己本地人,印度藏民的生活日渐匮乏,自由世界的战士生活得不见得有多好。

总之,达赖离开西藏的民众基础,就不是神只是人。与其孤独的逝去,不如回归祖国,为后世留下凤凰涅磐般美丽的光辉。

结束语

自1960以来中国一直希望与印度达成边界协议,从而腾出手来继续与美苏做斗争。作为战胜国,中国实际上无法守住漫长的高海拔边境无人地带。因此1960-1986中国底线是:中国控制西部的阿克赛钦,印度控制阿鲁纳查尔帮,同时放弃其它要求。

印度始终认为中国的条件太苛刻,对于印度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1、按殖民地时期英国人的规划,藏南地区“划给”印度就不涉及谈判,谈判应当只谈西部、中部地区。2、“放弃其它要求”这一款适用于对任何突发情况的解释,这等于让有地域优势的印度在今后的谈判中永远闭住嘴。

中国与印度谁也没有退步,就着样僵持着。印度庇护流亡的达赖喇嘛,作为手中的一张王牌。中国则支持巴基斯坦,支持缅甸军政府,支持尼泊尔王室,支持米佐人、纳加人闹独立,作为夹击印度的手段。

随着青藏铁路的建成,印度的地域优势终于被彻底打破了,现在交通便利的一方竟然是中国。为了对抗中国,印度现在必须要在北部兴建大量的基础设施维系部队的生命线。庞大的修建项目势必消耗无数的钱财,对于新经济刚刚起步的印度十分不利。想想我国为了改革开放,节约开支,生生裁军一百万(还不包括准军事组织),用了二十年的时间,才取得了这么一点成果。印度现在要么扩军备战,丧失发展的机遇;要么乖乖的坐下来谈判,妥善解决边境纠纷。角力的天平发生逆转,印度不可能再指望借助美国、俄罗斯打压中国,毕竟我们手里攥着美国富豪的债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