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是西方现代治理国家的方式

伟大的中国人民 收藏 0 285
导读:德治和法治,无论东方和西方,都是客观存在的,只是强化的侧重点不同,东方虽然是以强化德治的治国方式,但也有粗线条的法的治国底线。西方虽然是以强化法治的治国方式,但也有德的道德因素存在,只是很微弱而已,其制约方式是宗权。东方自从被西方列强打开国门之后,传统文化被丢失,在学习西方科技的前提下,随之也将西方的有关法制的方法借鉴过来了。比如中国的改革开放,已在各行各业、各个领域都制定了一系列法的规则。目前东方,实际上完全靠德与法混合型的治国方式,也就是用西方法治的方法来治理国家,只是还不够完备,还不够彻底。

德治和法治,无论东方和西方,都是客观存在的,只是强化的侧重点不同,东方虽然是以强化德治的治国方式,但也有粗线条的法的治国底线。西方虽然是以强化法治的治国方式,但也有德的道德因素存在,只是很微弱而已,其制约方式是宗权。东方自从被西方列强打开国门之后,传统文化被丢失,在学习西方科技的前提下,随之也将西方的有关法制的方法借鉴过来了。比如中国的改革开放,已在各行各业、各个领域都制定了一系列法的规则。目前东方,实际上完全靠德与法混合型的治国方式,也就是用西方法治的方法来治理国家,只是还不够完备,还不够彻底。


西方法制的形成,它是起源于文艺复兴之后,对人的个性解放,强化个人主义、享受主义,也就是强化人们的物质欲望,从而形成了人与人之间的争与抢,以一种被过去人们称为恶的形态而表现出来。这种争与抢,必然导致人与人之间的冷漠无情、尔虞我诈、损人利己,从而造成社会的极度混乱。由此,就要用强制性的手段来维系社会的安定,这样,就必须对每一个行业,每一个领域,每一个阶层,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和不同的条件下都有严密法的规定性。从而对人们的行为在法所规定的范围内进行制约,由此安定和规范社会的秩序。


西方是强化为满足人的物质欲望为本质特征的社会形态,在人与人的交往中,形成的各种关系,所体现出的恶的现象,经过几百年的限制规范和打造,越来越趋向合理,越来越趋向科学,使其形成了一整套的科学的管理机制和科学的监督机制,以此成为整个西方文明的象征。


西方由物质领域派生出来的一整套完整的、规范的、系统的、科学的管理机制和监督机制,之所以科学,是因为它反映了宇宙规则,它也像东方传统文化道德规范一样,是宇宙规则的客观反映,而不是人为地编造的对人的规范的条条框框。


西方的科学机制,它是怎样体现出宇宙法则的呢?因为任何事物都是对立统一的规律,对立是事物运动的条件,统一是事物的能量的释放。在整个西方政治经济等等的领域中,它们无不按照宇宙的这些法则去进行规范和细化。


比如:西方的三权分立,就是反映了宇宙的构成法则,它体现了事物内部对立的因素,总统的行政院,要受到立法和司法的监督,这就是对立。当总统的意志与国会和司法的意志相一致时,便是它们之间的统一,这就从整体上构成了对立统一的运行机制。再如低一个层面的国会里边,依旧是按照这种对立统一的规则配置的,也就是所设置的众议院和参议院,就是一种对立,对任何事情的决策,都是由两院论证,最后达到统一,才能形成决议,这就充分发挥体现出事物对立产生运动,统一产生能量的宇宙法则。由此,从西方的整体机构设置,到分支机构的设置以及政党都体现出对立统一规律的规则,我们知道,对立产生运动,统一产生能量,由于它们机构按照对立的构成形态设置,这就形成了相互之间的监督和制约,这就是运动,它只能反映集体的智慧,个人的意志便不可能变成集体意志。当各个相对立的机构意见达成一致后,便是一种统一,这就是对立统一规律在社会科学中的正确反映,因此它们的对立是构成的对立,统一是能量的统一,这就像正电和负电,构成是对立的,能量是统一的。这种机构设置是按照宇宙运行规律去配置,以及政党其科学性,一方面体现在对人的相互监督上,总统也不是最高权力,它受另外的构成组织监督和制约,这种体制对于掌握权力的人想将国家的意志变为自己的意志是不可能的。而东方有些国家的腐败屡禁不止,就是因为掌握权力的人能够掌握构成组织的取向,而缺乏能够独立监督的机制。另一方面,由于组织构成的科学配置,这就保证了国家政治、经济、军事等领域运行的连续性,而不会出现封建社会的一朝君子一朝臣的缺乏一以贯之的连续性。


一个国家的最高权力,是由多种构成形式的机制的相互制约所产生的集合力量,就是科学的宇宙规则的具体表现。同样,一个国家的每个构成层面都是这种按照宇宙构成的规则去设置机构。它们既是对立统一的规则,又是能量守恒的规则。


舆论、大众传播媒介、政党、利益集团等等,都是按照科学的规则去运行。经济政策、社会福利、公民自由、公民权利等都充分体现出它的科学性、规范性和系统性。由此形成了一整套的科学管理系统和科学的监督系统。


我们知道,以满足人的物质需要,在发展生产的过程中所形成的各种社会关系,它形成了一整套的科学的、系统的各种管理机制和监督机制,在此基础上,便形成了西方文明的法制社会。无论在什么领域,无论在什么条件下或状态中,无论在社会的各个层面乃至家庭的纠纷中,都有严格的法的规定性,使其保证经济发展的正常运行。由于它是从经济发展中所派生出来的各种科学机制,因此当它在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时,便缺乏感情性。虽然它能保证和激发经济的发展,从而满足人的物质欲望,而在治理国家的各个层面中,都是法的规则,但在处理人与人的关系时,缺乏道德的因素,这便制约了满足人们精神欲望的可能。尽管西方的法制如此完善,但犯罪率却仍居高不下。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