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达赖的“朋友”们 西方势力参与西藏事件

除了佩洛西领头外,其实美国国会用西藏问题制约中国的做法由来已久。如今达赖能在西方拥有“影响力”,离不开美国国会的扶持。其中最能兴风作浪的,是所谓“人权问题议员团”。


美国华盛顿大学教授戈尔茨坦在其所著《美国、西藏和冷战》一书中写道,美国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开始插手西藏事务。参加1959年西藏武装叛乱的“藏独”分子,曾长期受中情局的训练和资助。从1972年尼克松访华到1986年,美国对西藏关注减少,中情局也在1971年暂停对“藏独”武装的资助。但随着美国国内“中国威胁论”的抬头,西藏问题再次被反华政客拾起,与台湾、贸易及人权等问题一道,成为约制中国的所谓四大议题之一。 该议员团是1983年由今年2月病故的美国众议员、前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兰托斯等人发起的。1987年,该团邀请达赖赴美。此后,西藏问题成为该议员团主要议程之一。他们在国会不断推出诸多涉藏反华议案,并且频繁促成美方邀请达赖访美,频率越来越高。议员团还吸收了参众两院外交委员会一些资深成员,逐步在国会中形成亲达赖势力,其中包括佩洛西。


兰托斯是议员团的“灵魂人物”。用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成员史密斯的话来说,他是达赖“在国会内最好、最能依靠的朋友”。在兰托斯等人的大力推动下,国会通过所谓“2002年度西藏政策法案”,企图使美国以西藏问题干涉中国内政制度化。2007年9月,美国国会授予达赖国会最高民政类奖项——国会金质奖章,兰托斯从中出了很大力,达赖集团对此“感激不尽”。


兰托斯与佩洛西关系密切,政治立场相近,都是民主党“人权活动分子”,并都来自加州。佩洛西在西藏问题上的表现,受其影响很深。早在1989年她尚为普通议员时,就联合其他议员提出了所谓要求“中国改善西藏人权”的“7项条件”。


游说机构推波助澜


在美国国会外,还有替达赖集团对议员进行公关的专门游说机构——成立于1988年的“国际西藏运动”。


达赖的特别代表洛地嘉日就是该组织董事会执行主席,他因此也是美国国会的常客。美国国会对所谓西藏问题的“热心”,以及近来在此问题上的各种动作,与这个组织大有关系。据美国披露政界内幕的报纸《政客》报道,“国际西藏运动”的成员玛丽·贝斯·马基与佩洛西关系颇深。佩洛西3月21日在印度会见达赖,就是她在其中牵线搭桥。


有美国议员助手称,“国际西藏运动”搞公关“很有一套”,“是华盛顿最会钻营的游说机构之一”。1991年,正是“国际西藏运动”促成了时任美国总统老布什与达赖的会面,这也是美国总统首次接见达赖,创下了很坏的先例。“国际西藏运动”目前在世界160个多个国家和地区有分部。马基宣称,达赖在美国议员当中的“知名度”,是“藏独”在美国最大的优势。


美国国会的这些动作,与美国政府的公开立场似有差距。纽约帝国州学院历史学者格伦斯菲尔德说,政府和国会在西藏问题上的论调似乎经常自相矛盾,表现为“双重人格”。但有分析人士指出,又岂知这不是美国对华的两手策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