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7/



妈啊,这是在唱戏吗?秦万琪突然回过神来,欲松开牡丹,但越想松开,越搂得牡丹紧紧。牡丹的本就柔软的身子,此刻更是柔在他的身上,软在他的身上,紧紧地贴着他,恨不得跟他融为一体。

哦哦,我这是在做梦吧?

既然是梦,就让它梦吧。还是干正事要紧。秦万琪在关键时刻,在就要被牡丹柔情到骨软的瞬间,他回过神来了。深知自己此行的目的,是要去赌一把,是要赌些钱回去,让徐晖他们两个奶油吃一惊。当然,主要是要报答人家的。人家毕竟救了我一命,请人家吃一顿京城的大餐,山珍海味什么的,也是应该的吧。要不以为我这个岭南才子那么没人情,那么不会做。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秦万琪不动声息,就逃出了自己的灵体。

牡丹一点感觉都没有,仍抱得那个秦万琪如痴如醉。

呵呵,让她抱吧。反正那个不是我。

牡丹,拜拜先啦。

秦万琪感到灵体,才是真正的自己。

飘出牡丹的房间,秦万琪就听到了摇骰子的声音。这声音就像歌,就像岭南的音乐。高山流水。雨打芭蕉。声声敲在他的骨头上。骨头欢欣呵,也跳了起来,变成了鼓槌,“嗵嗵”地敲着大鼓。敲着大铜锣。好像参加人家的龙舟比赛。那种亢奋,是一种胜利在望的亢奋。太妙了。

好久没听到骰子响的声音了。

在棋城,所有的赌场都怕了他秦万琪。只要他一到场,老板立马牵了他的手,“来来,秦公子,先喝杯靓茶再玩不迟。”

半牵半搂地将他牵到旁边一间茶室。

秦万琪边走,边扭头望着摇骰子的赌台。依依不舍的,好像那就是他神往的天堂。

茶,确实是好茶。

老板是拿出百年的普洱茶来了。

“茶香吧?”老板笑问。

茶香,茶滑。秦万琪喝了一口,就知道这是上等的好茶。老板没骗他。

“又香又滑,真是好茶哦。”秦万琪道,心里却想,再香再滑,也比不上赌骰子好啊。老板自然看出了他的心思,喝了两杯茶,便一脸苦色,为难道,“秦公子啊,我赌场是小本生意,嘿嘿,经不起你的龙腾虎跃啊。”

显然,人家老板不希望他上场。

“但你这是开门做生意,是客都欢迎吧?”秦万琪仍不甘心。

“欢迎肯定是欢迎的,但像你这样的赌圣,我这小赌场实在、实在……我一家老少的吃饭,就靠它啊。”老板几乎是哭着说的了。

话到了这个份上,秦万琪也不心一软,“好了,我喝两杯茶就走吧。”

老板如在黑夜里见到太阳,如在冬天里握住了春和日丽,感激不尽地说,“多谢秦公子体谅,多谢秦公子体谅。”

“别客气。”秦万琪挥了挥手,道。站起身走。老板忙从钱柜里取出一小包银子,双手捧上,“不成敬意,请秦公子笑纳。”

有目无珠。秦万琪心里骂道。看我是缺钱花的人么?

推开老板的双手,秦万琪头也不回地走了。

老板一个劲地在他身后说“多谢、多谢。”

多谢个屁,玩都没得玩。秦万琪心道。

当然,也有不知天高地厚的赌场,专门找来千手,跟秦万琪赌。结果不用说,赌场输得第二天就关门了。

嘿嘿,这里是京城,没人认识我。看我这个书生打扮,恐怕还以为我是乡下的老土帽吧?哈哈。

秦万琪几乎是哈哈着进了赌场的。

赌场设在艳福楼的后楼里,旁边都是青楼女子的房子,不时发出淫荡的“咯咯”笑声。赌场则在中间的一间房里。这是房中房。外房也是一群青楼女子在玩乐,但那都是装着玩的,主要是为了掩人耳目。

进了里房,才真正的进了赌场。

一进了场,秦万琪的心啊,就像江河奔腾,那个欢快,是难以形容的。

赌场很大,足足摆了三四十张赌台。

秦万琪扫了一眼场上的赌徒。呵呵,都衣冠楚楚的。不是王公贵族,也是大富大贵的人。望着他们,他就像看到白花花的银子,哗啦啦地进入了自己的钱袋。

这种感觉太好了。

没有人看他。

怪了,我这么个穷书生走入来,居然没点反应?

“哦呵呵,公子来了,有请,有请。”一个主管模样的人走过来,热情地道。秦万琪以为他是对别人说的,便左看右看。

“公子看什么呢?还有别的人没来吗?”主管又道。

秦万琪才发现,主管真是对他说话的。但我是一个——

富家公子?

秦万琪低头看自己,身上穿的竟是绫罗绸缎,一副富家公子的派头。摸摸腰间,腰间也鼓囊囊的,那个沉,不用说,是金子,而非银子。

嘿嘿,东方老怪,你可真知我心。等我赢了,我帮你建天堂。

便对主管道,“没有,我是随便看看。”

“哦,那就这边请,这边请。”主管带他走到一张摇骰子的台前,“公子你慢慢玩吧,祝你多赢点。”

“好的。”秦万琪开心地答。想京城就是大气,够气魄,不怕你赢,就怕你输不起。

单看场的打手,也是青一色的武师打扮。黑衣黑裤黑布铜扣腕袖。一个个神高神大,让人看了放心,不愁有人来捣乱,不愁有人敢懒账。

而且,赌的是现金,连筹码都不用。

好,这样玩更爽。

腰间摸出两块金砖,“啪”声下注。秦万琪就感到有目光投到自己身上来了,虽然还没达到万分惊奇的地步,但也有点惊奇的了。毕竟他是一个少年公子嘛。

跟棋城一样,玩的是大小骰。

就是赌大,赌小。

他赌的是大。

大,意头好。

大把钱,大把银,大把……反正什么都是大把。

摇骰子的汉子,手法很熟练。秦万琪一看,就知他是拔尖的千手。因为看他摇骰子,你根本看不出他有什么不同,都一样的摇,一样的将骰子盖到台上,但就在美国以台上那一瞬间,明明是大的,他也可变出小来。

赌大的人多。

赌小的人少。

肯定要千出小来了。

秦万琪笑迷迷地望着摇骰子的汉子。汉子的目光望着天,谁也不望,以免受影响。

嘿,我的目诱,不过是牛刀小试。

目光诱不了你是吧?秦万心想,我还有大把法子。反正就要你摇出大来。我的牛刀“杀”遍天下无敌手的。

“啪”的一声,骰子筒盖到台上。

“大、大、大。”

“小、小、小。”

喊声便起。

大。秦万琪心道。乖乖拿钱来便是。

骰子筒揭起——

“小,哈哈,是小,是小。”赌小的人都狂呼。

没理由的,怎么是小呢?秦万琪望着台上的骰子。千真万确,那是小。

输了。

不一会功夫,秦万琪身上的金子就输光了。

“公子,来来,喝杯茶再说。”主管适时地走过来。说喝茶是假,想放高利贷是真。

只好贷了。要不,有何面目回去见那两个奶油?

“公子要多少?”

“五十两。”秦万琪想都没多想,一口就贷了五十两金子。心想,我一代赌圣,难道还会栽在这里不行?人有疏忽,马有失蹄,牛刀一时失灵,也是很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