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9/


两军阵前,祝家庄的祝龙先来讨敌骂阵。我们这里先由小温侯吕方上阵,两人斗的不可开交。祝虎见势不妙,急忙前来助阵,我们这边石秀迎上。祝彪又出阵,我们这边杨雄迎上。

祝龙和吕方斗的不可开交,祝彪和杨雄也是半斤对八两。可是祝虎就不是石秀的对手了,几十个回合一过,祝虎渐渐的动作慢了下来,被石秀看准一个破绽一刀下去解决了祝虎的性命。祝龙和祝彪看祝虎丧命也都没有了斗志,慌忙支应几招就退了下去。我看这时是一个好的机会,命令全军追击。刹时间祝家庄的军队大乱,庄上急忙方下吊桥放那些惨兵躲入庄内。我们的军队一直追杀到祝家庄的城墙旁边,祝家庄城上箭如雨下,我看再进攻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就下令收兵,就近选一块地方扎营。

“看来祝家庄不怎么样嘛!可恨朱贵那小子竟然把祝家庄说的象真有那么回事似的。我本来打算好好打一仗的可是今天还没过瘾呢祝家庄就败了。”晚上在军营中吕方边喝酒边对我们大声嚷道,好象今天最大的功臣是他似的。

“你先不要高兴太早,今天我们来可以说是出其不意。本来祝家庄以为他们的树林子可以让我们忙一阵子的,可是他们没想到我们知道他们树林子的秘密,这一点我们应该感谢朱贵。今天战场上你们也看到了,祝家庄完全是仓皇应战。朱贵提醒我们要注意的人今天没有一个上场的,我估计明天他们才会上场,也就是说明天我们将会面临一场大战。我们要做好十二分的准备。”林冲说道。吕方看他的顶头上司这么说了,他也就不再吭声了。

第二天一早,我又带领军队到了祝家庄的城墙下。只见吊桥缓缓的放下,上千名庄客在城楼上弓箭手的掩护下,簇拥着一位年轻的女将军冲了出来,在城门口摆了阵势。看起来这些庄客的军事素质要比昨天的那些人好多了,而这位年轻的女将军应该就是江湖上人称一丈青的扈三娘了。

那位年轻的女将军上阵前叫道:“你们这些贼人竟敢来祝家庄撒野,今日一定叫你们人人皆死个个不留。让你们知道我们祝家庄和扈家庄的厉害。”我们这边小温侯吕方早就忍耐不住,还没等我下令就一拉马的缰绳冲了出去。

那位年轻的女将军冲着吕方喝道:“你是什么人?我一丈青扈三娘手下不死无名之鬼。”吕方喝道:“我是人民军大将吕方是也,今日特来取你人头。”不等扈三娘回话,挺起手中的方天化戟就冲了过去与扈三娘战在一起。四五十个回合一过,我看扈三娘有点撑不住了她招式开始混乱起来,胡乱招架了几个回合就退了回去。吕方如何肯放过这个机会,一拍马就追了过去。突然,我好象看见扈三娘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原来扈三娘是故意输的。我脑子突然闪过好象扈三娘还有一种暗器没有使出来,看来她是打算用这个活捉吕方了。

“小心。”当我的话音还没有落,只见那扈三娘抛出一团绿色的类似丝绸的东西将吕方裹了起来。说时迟,那时快,扈三娘掉转马头,轻舒猿臂,款扭狼腰,就把吕方给捉了起来。

扈三娘在人前大喝道:“原来贼人都是些酒囊饭袋,今天我只跟你们的贼头凌天剑交战,其余人就不需要上来了。”我拍马上前,那扈三娘冲着我喝道:“你是什么人?”我淡淡的一笑说:“我就是你要找的贼头凌天剑,怎么今日不敢跟我交战了?”那扈三娘听说是我,一摆手中双刀喝道:“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拍马冲了上来跟我斗在一起。两个斗不到十合,我看准机会卖个破绽,放扈三娘两口刀砍过来,我先拿我的虎头枪将扈三娘的两口刀逼斜了,然后拍马向扈三娘赶拢,轻舒猿臂,款扭狼腰,只是轻轻的一拽就把扈三娘从他的马上拽了过来。拉过马头,快速回到阵中,早就有准备好的士兵拿绳子把扈三娘紧紧的捆起来。

“把人留下来。”忽然听见身后一声暴喝。我回头看时,只见一位身高年纪大概有四十岁左右,腰挂飞锤手握长枪的将军在一群人的簇拥从吊桥那里冲了出来。那位将军也不说话,挺起长枪就向我冲了过来。我连忙拨转马头,舞起虎头枪同他斗在一起。过了三十几个回合,我发现他的枪法跟我的枪法很是接近,只不过显然他比我更熟悉这套枪法,这套枪法在他的手中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在祝家庄有这样武功的人恐怕只有我的师叔祝家庄的武学教师栾廷玉了,打斗中我觉得我的压力好象越来越重了,我熟悉的虎头枪似乎越来越沉重了,沉重的几乎我舞动一次都要费尽全身的力气一般。

林冲似乎也看出了我这里的不妥,挺起仗八蛇矛排马冲上来同我一起应敌。又斗了三十几合还是不分胜负,刘唐也舞起手中的大刀冲了上来。我们三个人一同跟栾廷玉大战了近百个回合,形势越来越对栾廷玉不利了。他的枪只能攻向我们三个人中的某一个人,可是当他的枪攻向我们三个人中的某一个人的时候我们就会有两把兵器朝他身上招呼,想使飞锤,可是我们三个人紧紧的缠住他,他他根本没有机会使用。渐渐的,栾廷玉只有招架之功了,他眼看不能抓住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就胡乱招架一阵,故意卖个破绽就退了。因为害怕他的飞锤我们三个人也没有追。

我回营后,先安排人把扈三娘押送回郓城县。召集了参战的各位将军商量明天如何继续攻打祝家庄的事情。

“今天祝家庄可以说是主力尽出,跟我们大战一场。尽管我们活捉了扈三娘,可是我们也损失了吕方。不过还好,听说这扈三娘是祝彪的未婚妻呀,有这个人质在手,吕方和时迁的安全应该没有问题。现在我们来谈谈明天如何攻打祝家庄的问题。”

“看来,大家都不想发表意见。也罢,就由我来抛砖引玉吧。”晁盖说道。“今日一战,祝家庄可以说是精锐尽出,可是他们也没有讨到什么便宜反而损失了一员大将。我想明天祝家庄应该不会出战,我们明天要准备打一场攻城战。”

“我同意晁大哥的话,可是毕竟到现在为止我军还没有攻城战的经验,所以现在我们应该考虑一下明天的攻城战怎么打?”我对在座的各位将军说道。

“论战斗经验这里我最丰富。”不用说这是林冲的话,“一般来说攻城战我们首先要派部队先对敌人进行一番火力侦察,目的就是找到敌人防御的弱点方便军队随后的重点进攻。找出敌人防御的弱点后,我们就应该派我们最精锐的军队对这些地方进行重点进攻,以求能够在敌人的防御线上撕破一个口子。这一点完成之后我们的主力就可以攻入敌军内部,攻城战也就胜利了。明天的战斗我看应该按着这个思路进行。”看来林冲还没有被今天吕方被活捉的事情气昏头,思路还是很清晰的。

过了不一会儿,夜间的哨兵进来跟我说扈家庄的扈成带着很多礼品求见,我当然知道扈成来见我就是为了扈三娘的事情,可是我觉得今天晚上是一个彻底破坏祝家庄和扈家庄联盟的一个好时机,就让扈成进来了。

扈成进来看到我连忙向我行礼,我还了礼之后,连忙招呼扈成坐下,说:“现在我们两方还是在交战,你现在来拜访我恐怕不是时候吧。你找我有什么事?”

扈成用一种几乎是低三下四的语气恳求我说:“舍妹年幼不懂事,一时卤莽冒犯了将军虎威,被将军捉在阵前,希望将军不要对她不利。只因为她年幼时就已经许配给了祝家庄的三子祝彪为妻,不得已才于将军为敌。将军如果肯放她,将军要什么只要我们扈家庄拿的出来,我们一定双手送给将军。”

看来这小子是把我当成那些劫财的贼人了。我笑了一下,说:“不是我们要攻打祝家庄,实在是祝家庄那些人欺人太甚,先抓了来投靠我们的时迁,后来又在阵前抓了我们的大将吕方。要我们放你妹妹其实也不难,只要你们说服祝家庄放了时迁和吕方就可以了。”

扈成为难的说:“将军说的那两个人已经交给祝家庄了,现在要放出来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你不把时迁和吕方给我放回来,我怎么放你的妹妹?”

“恳请将军手下留情,放舍妹回家。”

“既然是这样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情,等这件事情结束以后,我就放你妹妹回家。”

“不知将军有什么事情吩咐,扈成一定尽力而为。”

“从今天起,无论祝家庄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可以来救他们。如果有祝家庄的人落难去投靠你,你就把他抓住交给我处理。有没有问题?”

“请将军放心,从今天起我扈家庄绝对不会去救祝家庄。如果有祝家庄的人落难去投靠我,我一定抓住奉献将军麾下。”扈成想了一会儿抬头对我说。说完扈成拜谢了我就回家去了。一夜无话。

希望各位多多支持,有问题骂我也可以,但是要多多点击,收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