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新一期的美国《外交》杂志上,一篇题为《北冰洋融化:全球变暖对经济和安全的影响》的文章,对北冰洋融化后对全球能源供应和贸易模式的影响做出了预测,并对美国的应对之道提出了建议。该文告诫美国政府,北冰洋很快将是世界的一个新的能源产出中心,也将是世界贸易的一个新的重要通道,美国应尽早出手,制定解决北极问题的国际性方案。有了争端就想到以美国为主来定个国际性的规矩,《外交》杂志的这篇文章,不经意间展现了美国战略思维的一个重要特点,那就是制定世界政治游戏规则的战略意识非常鲜明。


北极问题是去年开始热起来的,纷争目前还在发展之中。鉴于当前调解北极问题,还没有起支配作用的政治或法律结构可用,该文的一个值得注意之处,就是提出了美国应该牵头使有关国家签署一项确保共同有序开发北极的条约。换句话说,现在的北极还处于无政府状态,美国应当主动去设定与北极相关的议题,制定参与北极开发的游戏规则。当然,这样做是为了确保在未来北极的权益划分中,美国处于一个有利地位,其背后反映的就是战略思维。


所谓的战略思维,其实往往就是要看,能不能事先想到并且有实力来掌握未来世界政治与经济格局的游戏规则。在近一百年的时间内,美国主导或参与主导了一系列世界政治议题,制定了一系列通行于世界的政治、经济游戏规则,而谁主导了世界政治中的议题和规则的制定,谁就主导了世界政治。20世纪下半叶以来的世界,很多时候被称为“美国世纪”,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当今流行的许多国际性规则和制度,都是由美国提出并制定的。


在世界各处利益越多、卷入世界事务程度越深的国家,越有责任提出世界政治中的议题、设计世界游戏规则。这对当代世界和中国来说有着特别意义。主要原因是世界已不是以往的那个世界。从15、16世纪欧洲发现“世界”到20世纪上半叶第一次世界大战为止,世界基本是欧洲世界,其他国家的历史是作为欧洲的附属而存在的,所谓世界规则基本等同于欧洲国际关系规则,世界政治中的绝大部分议题也是由欧洲国家提出。而自19世纪末美国、俄罗斯和日本兴起后,这几个当时的“新兴国家”,才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逐渐改变了世界等于欧洲世界的局面,世界政治议题才有了更多的提出者,国际规则才有了更多的共同制定者。


21世纪初的世界正迎来一次新的巨大转变。经过20世纪下半叶以来的非殖民化运动,大量非西方国家在最近几十年间的蓬勃兴起,世界经济、政治中越来越明显地出现了不少新的有力的参与者。近年来为人们谈论较多的所谓“金砖四国”、“金钻十一国”等,就是对这种转变的一种描述。其中,中国的复兴更是不能忽视。


对中国来说,既然已经走向世界,要成为世界秩序中负责任的一员,故此一方面要融入、维护一些现有的规则和秩序,另一方面也要做世界未来议题的提出者和新规则的制定者。我们要参与世界政治变革的进程,而不能总是被动地接受他国的安排。中国是世界的建构者之一,要在世界法理的建构中留下自己的痕迹。


有没有提出议题和制定规则的愿望,能不能有效参与制定世界未来新的游戏规则,首先是个历史感和战略意识的问题。在这方面,美国的动向值得我们警觉,而其敏锐的战略意识更值得我们学习。一味跟着别人制定的规则走的国家不会有自己的历史,它们的生命过程也只不过是其他国家和力量的附属,这样的世界也不是有效的政治世界。作为一个有着13亿人口的大国,中国更应树立起鲜明的历史感,以敏锐的目光察觉世界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新趋势、新问题,更要有意识地参与到一些国际问题的解决和规则的设定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