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二部 内战 第十二章 转变 第六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龙家四女对出嫁后的第一个祭春节格外重视是情理中事。苏洁仍在上班,家里主要是婉儿、小如和崔静在忙乎。婉儿贵为公主,但一直处于特殊的环境中,没有享受过多少家庭的温馨。父亲很忙,生母已逝。婉儿习惯了军人的生活,对节日几乎没有感觉了。小如从小跟着父亲易地安家,三水村排外思想严重,家里又穷,过节有时连一件新衣服都传不上,自然不能像富家按照传统布置这个神华民族的传统大节。因此对过节也不是很在意。而且,在龙行健安排下,林小如进了速成中学插班补课,准备明年报考帝都女子师范大学,只在早晚露一下面。只有崔静这个生于豪门的小姐深通祭春节的习俗,在过节的前十天便指挥家人开始忙碌,忙得脚不沾地。

龙家也算是豪门了。自节前的一场大搜捕,让帝都人领教了新朝保安总局不次于旧日的铁腕。龙行健的名声再次传遍帝都。像蒙吉一样,至少没人敢公开评论这位强势人物。

龙家的财政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先是林小如管了不到二个月,便死活不干了。将这个出力不讨好的差事塞给了好脾气的苏洁。苏洁管了二个月,遇到了其父要借钱做生意的事,性格一向温顺的苏洁断然拒绝了父亲的要求。搞得父女关系很是紧张。还是婉儿得知消息告诉了龙行健。龙行健命苏洁从他们成婚收的礼金里拿了2000金元给苏父。事后苏洁坚决不管家里的财务了。正好崔静过门,这件被三女(包括婉儿)畏之如虎的差事落到了崔静身上。崔静拒不过,只好接了过来。谁知运行了一个月,家里无论主人仆人,人人夸赞崔夫人。崔静心细如发,办事又有条理,对每月家里的开支提前做了预算安排,从衣食住行到零花应酬都一一理的明明白白,仆人们遇到了一个温和但精明的主子,厨房饭菜的水平提高了,花销却比原来的少了。让其他三女特别是管过财务的林小如和苏洁大为佩服。这项差事自然永久性的落在了崔静头上。正值佳节来临,崔静更是屈指计算过节应办的事项,每件事应当花多少钱,都记在她的本子上。

林小如的学校已经放假,崔静找到正在陆华屋里和念龙戏耍的小如,“今儿你去给念龙买几身衣服吧。实报实销。你的衣服看好了也可以买。不过不能超过30元。”崔静一本正经地对林小如说。

她俩也算患难之交,关系比另外两人“铁”的多。林小如立即表示不满,“死妮子。管家管到我头上了。我偏要多花,300!”。30金元是一般工薪阶层四个多月的工资,崔静给的不算少。在场的陆华“扑哧”一笑,“你俩呀。”崔静没理林小如,对陆华说,“妈,夫君专门叮嘱我关心你的事。我认识一家美容店,今天我陪你去把头染染,再买几身便装,别总穿军装了。您已经退役了。”陆华笑笑,“染什么头啊。你爸尸骨未寒,我没有心情。倒是念龙,去年孩子小不懂事,今年你们可得好好打扮打扮他。”自林小如上学,念龙晚上都是跟陆华睡觉,跟陆华的感情越发深厚。家里人最疏远的就是龙行健,几天见不上一面,快连爸爸是谁都不知道了。

提起蒙吉的事,林小如和崔静都不再说话。林小如怕陆华难过,将话题转到自己的速成中学,“他们都不知道我是谁。除了李校长。有个老师竟然给我写信要和我交朋友。哈哈,笑死我了。我便将念龙的照片给他看,说这是我儿子。他不信,非要见见孩子的爸爸才死心。赶上20号大搜查,我指着一个穿总局制服的警员对他说,‘知道他们最大的头头是谁吗?就是孩子的父亲。’他还是不信。大概没有注意到每天接我的车。正好那个老肖来,看见我,过来打招呼。我对老肖说,你跟他说说,我丈夫是谁。老肖以为我被欺负,马上翻了脸,要抓那个倒霉蛋。哈哈,笑死我了。”崔静紧张地问,没抓吧?林小如咯咯笑着说,我能干那傻事?让他知道了还不把我骂死!一番说笑让陆华心情好起来了。

龙行健对祭春节的感觉也很模糊。从离开家乡就没有真正过过一个节日。每天回来晚饭时听崔静的准备觉得蛮有兴趣,崔静则不厌其烦地给他们讲述过节的每一个要领。苏洁虽生在距帝都不远的英州,但听了崔静的介绍,觉得两地的习俗还是有很大区别。崔静疑惑道,“苏姐,可能我记错了?让我打电话问问我妈吧。”苏洁笑着说,“不用,不用。一切按你的来。我听的都动心了。我请几天假,帮你操办。”这几天连婉儿都加入进来,成为崔静的助手。崔静闻言急忙摆手,“不用,不用。我也只是动动手。现在你身子娇贵,千万不要做那些粗笨活。”苏洁怀孕的消息已经不是秘密。让婉儿心里更是焦急。

这天晚上是婉儿陪龙行键。小夫妻亲热一回,婉儿倦慵地躺在龙行键怀里,抚摸着丈夫胸口的疤痕,“你说我怎么就怀不上孩子呢?我没什么毛病吧?”龙行键捏捏婉儿的鼻子,“胡说什么呢,年轻轻的,急啥?婉儿,你不想找点事做?我怎么觉得成亲后变了性子了。除了回去看看你爸,就呆在家里了。不闷啊?”婉儿叹气,“我也觉得无聊。但一般的事我还不愿意做。当初想象着自己要轰轰烈烈的干点事,一定不次于男人。但成家后发现像小如一样给你生个儿子是最幸福的事。现在苏姐也怀上了,我都急死了。你也不管------”龙行键觉得特好玩,“哈哈,那我就格外多疼你,让你每年生一个。”婉儿破涕为笑,“胡说什么呢。当我是猪啊。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龙行键说,“无所谓啊。现在有了儿子了。当然想要个女儿。周峰不是高兴的屁颠屁颠的?当年我们在军校有时会谈起这个,那时都小啊,晚上在宿舍里闲聊,我跟杜金一个屋,周峰和司马一个屋,他俩总呆在我们屋里不走,杜金勤快,屋子都是他扫,我干的连他的一半都没有。可惜,他要在监狱待七年了。我不知道我做的对不对。婉儿,杜金的事让我很难受。还有司马,那天我才知道这套房子原来是司马家的。那天司马上门做客,小如和阿静根本不给人家面子。你说,我心里能好受?”婉儿不以为然,“杜金完全是咎由自取!不说公义,论私,成栋将军曾为了救你出过大力。我在好望港知道你被捕的消息,就是成将军发过来的。他出卖了成将军,不处分他,谁还给我们干?再者,如果不是蒙吉,小如和念龙都完了。你还护着他给他说情。小如知道了不怪你才怪。至于司马雪岭,我觉得这个人不地道。在11师总宣传和你的关系如何如何,搞得他们科长根本不敢管他。我是亲耳听见了的,这点比周峰差远了。且不说他和小如阿静的过节了。你对他够好了。我听齐平说他在5局当副处长,凭他的资历根本不够的!这套房子过去是他家的,哪又咋了?宅子是从白天明手里接来的,是爸爸给你的!司马家都是什么东西?从司马世隆往下没个好东西!司马雪岭如果不是跟你是同学,他就是个最下层的烂人!夫君,我劝你一句,你呀,太重友情了。现在你已经坐到不能太顾及友情的地位了。讲友情是要吃亏的!吃大亏!”

“这话是你爸爸说的吧?”

“我爸不是你爸啊?我觉得他跟你更亲。完全把你当成了儿子。”

“说到儿子,你哥要成亲了,咱们怎么办?准备什么礼物?”

“有你这句话就行了。爸爸替你备好了。到时候我们全家都去。爸爸专门说的。他想见见你的媳妇们。你看,偏心你吧?好像我是媳妇你是儿子似的。”

“嘿嘿。”龙行键抚摸着婉儿的娇躯,“好像这里大点了哎。”

“去你的。”婉儿被丈夫撩拨的身子火热,嘤咛一声钻进丈夫的怀里。

崔静精心准备的祭春节马上就到了,龙府的二十几个大小院子都打扫的干干净净,将十几个小厮累了个半死。他们在心里埋怨这位四太太,没人住的院子打扫个什么劲啊。所有的家具都擦拭的一尘不染,所有的玻璃都擦的像不存在,将府里的丫鬟们累的腰酸背疼。最忙的是厨房,各色点心在厨房里摞成小山,干果都装在特制的坛子里,大师傅围着雪白的围裙,头上淌着汗,卷着袖子在做肉食。做好的每道肉食(都是有讲究的)都放在大黑碗里,二个碗扣在一起放在院子里的大瓮里。很快就冻的铁硬,这是传统,即使电气冰箱在战前就成为达官贵人家里的时髦电器,龙家也得到了太阳堡的赠品,但崔静坚持用古礼,说这样才有过节的味道。

祭春节要过三天。第一天早晨祭拜祖先,全家吃团圆饭。第二天是高潮,要举行祭春仪式,祈祷来年风调雨顺,家人幸福安康。祭春仪式颇有古意,院子里堆了扎成捆的稻草,上面插满松枝柏叶(寓长青之意),在黎明时光将精心装扮的稻草点着,一面围绕火堆跳舞唱歌,一面将各种谷物撒于熊熊燃烧的火堆上。早饭后身着节日盛装的人们互相串门,互致节日的祝福。第三天是拜礼日。要拜岳父舅父等长辈。祭春节是对春天的欢迎,是对一年幸福生活的期盼。如果在平民家庭,这三天里主妇是不下厨的,全部食用提前做好了的饭食,也不动针线。祭春节对孩子是快乐的节日,对女人也是。平时不准女人玩牌聚赌的规矩不适用祭春节。在重视家庭伦理的神华帝国,在这个迎春的节日里,妇女们可以在妯娌姐妹之间,小赌怡情,男人们是不管的。

这套宅子有一个祠堂,是司马家祭祖所在。司马家搬走,祠堂也就空了。知道龙家情况的崔静问明去世的公婆及爷爷奶奶姓名,再往上龙行键也说不清了。崔静命人制了夫家二代祖先的灵位,以便龙行键祭祖。祠堂也被布置的庄严肃穆,让其他三位夫人看了肃然起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