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一季 烽火九州 第一百八十六节 胜利大反攻(2)——瞒天过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



民国二十九年(1940)八月二十日晚二十三点十五分 上海 武太行指挥部


烟雾缭绕的会议室里将领们都在等待着,他们的心情是十分的复杂的,兴奋、失落、期盼、担心夹杂在一起,每个人都在和桌子上的香烟打着歼灭战,就连一向标榜自己厌恶劣质香烟的武太行也在一根接着一根的吸着缴获的日本香烟。


会议室的隔壁就是通讯处,滴滴哒哒的声音让这些将军们更加的心焦,大家红着眼睛互相的打量着,可是谁都不愿意说话,不是因为他们刚才的争执损伤了彼此的感情,而是在这个时候大家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因为他们都很清楚彼此的心情,在没有把握说服对方的情况下大家实在不愿意多费口舌。


突然,通讯处长拿着两张电报纸跑了进来靠到武太行的身边耳语了几句。武太行的脸顿时便涨红了,颤抖的手接过电报纸读过后迅速走到众将领的面前,


“同志们,延安和重庆方面几乎同时发来了电报表示全力支持我们对南京的动作!”武太行收到主席和最高当局的回电后兴奋的心情是难以掩饰的,因为他再一次得到了属于自己的表演的舞台。


“总指挥,既然中央都下了决心了我也就不好说什么了,我叶ting愿意陪着总指挥赌上一把!”叶ting将军将手杖顿了一下道。


“总指挥,我还是那个问题,以我们现在的力量真的能打下南京吗?尽管南京的城防工事在南京保卫战中损失惨重,可是南京这几年在日军的经营下又恢复成了一座城防坚固的城市,而且有配备了大量重武器的日军精锐师团驻防,我们的部队没有多少打攻坚战的经验,我们真的能打下南京吗?”邓子hui将军也表示出自己的担忧。


“总指挥,上海和南京之间的距离虽然不是很长可是对于几十万大军来说已经够长了,就算我们的部队能够击破日军第十五师团的包围我军要怎样在日军海空军部队的联合打击下迅速的进抵南京城下呢?我们是不是应该慎重的对待这个问题?”李向yang说道。


“小阳子,你和邓将军说的问题我都考虑过,既然中央支持咱们玩下去,我看咱们不如就将这个游戏玩得大一些,大家觉得怎么样?”武太行诡异的说道。


“玩得大一些?总指挥,您是什么意思?难道出动重兵集群对南京的日军部队实施突袭的动作还不够大吗?”王铁汉将军很不解的问。


“王将军,诸位,你们想没有想过我们可以将这场战斗无限度的打下去?”


“总指挥,您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是说得清楚一点好吗?”陈yi将军问道。


“我的意思是说,如果,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军是不是可以同时在两个或者是更多个方向上对日军部队发起攻击呢?这样的话不但能够让日军的部队向着我们希望的方向集中也可以掩饰我们真正的战略意图,连我们自己都搞不清楚是不是应该对南京进行攻坚的情况下日本人有可能想得到吗?”武太行问。


“总指挥,你的意思是不是我们要发起大规模的佯动作战迷惑日本人呢?”叶ting道。


“对,也不对!”


“怎么?总指挥,不要卖关子了,你到底打算怎么做?”


“说他对,是因为我打算在两个方向同时对日军部队发起大规模的集团反击,当然是以南京方向为主了,可是我们要在其他方向首相发起一场让日军部队绝对无法识破的佯攻,我的意思是这次佯攻的规模和力度必须要让南京的西尾寿造认为我们的部队要突围离开,逼迫日军部队大规模的调动并向我军佯动兵团发起堵截,我军主力部队会在日军部队调动后再向南京方向进攻,但是我们的佯动兵团绝对不是这样就算了的,我的意思是我们的佯攻部队在可能的情况下就要将佯攻作战变成真正意义的强攻作战,让日军部队无法分辨我军的虚实,另外我还希望在有可能的情况下让中央强令第三战区的部队在我上海对岸发起渡江作战,给日军一种我军部队已经走投无路背水一战的态势!”


“妙,实在是妙,让佯动部队在可能的情况下变成攻坚部队,这样就可以使日军部队的指挥官很难下定作战的决心,对于我军的部队是十分有利的!”粟裕将军自言自语的说。


“总指挥,我们没有足够的兵力怎么办?要知道目前我们依旧在日军部队的围困之中,我们不可能调动太多的部队对日军发起佯攻作战啊!”叶ting将军担心的说。


“叶将军,战斗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军部队就只好兵行险着了,我决定放弃目前仍就在我军控制之中的预定之最后防线(在上海保卫战之初武太行便设定了一条最后的防线,这条防线的突破就意味着上海的沦陷!)之内,这样的话我们可以集中十个师的部队和近四百门火炮,再加上李市长手中的警察部队我们的兵力已经接近十二万,在战斗发起之前我会将上海各工厂的男工人和后勤部门不需要的男性全部集中到佯攻部队,相信再集中五到八万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这样我们不久又有了二十万部队了吗?如果各部队再抽调一些战斗骨干的话应该不成问题!“武太行将自己的办法侃侃道来,不愧是二十一世纪的青年,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招数对于咱们的将军来说绝对是轻车熟路!


“办法倒是办法,可是我们的部队究竟要在什么时候反击呢?总不会是在明天早上吧?要知道我们的部队就算是在小心翼翼的一天的兵力损失也要在一万人以上,我们拿什么来填补这个空缺呢?要知道上海符合兵役年龄的男子要么参军了,要么就在兵工厂里边生产军火物资,我们实在是没有合格的兵员补充了,你总不会是想让我去拉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家去当兵吧?”汪精卫十分无奈的说,战斗打到这个地步最最难办的就是他这个国家副元首了,为了给上海的部队征调兵员,这一个多月以来他几乎把上海的每一户人家都走遍了,得罪的人自然也是还了去了,光是被他枪毙的不愿意服兵役的所谓的知识分子和进步青年就不下两百人(太子十分看不起那些在抗战以前一直叫嚣着要为抗日战争流尽最后一滴鲜血文人们,这些人中不敢说全部,但是太子敢说他们中至少有百分之九十的人活到了看战胜利,其他的太子就不多说了,大家自己思考……)


“我不是让军统上海站的女子别动大队扩编成娘子军师吗?李士群,你不要告诉我你没有办成!”武太行将头转向了一旁的李士群。


“总指挥,娘子军师是组建了,可是他们没有足够的武器啊,他们中只有一成的人装备了步枪,其他的人装备的甚至都是安装着刺刀的木枪,这样的部队能做什么呢?”李士群为难的说。


“他们的刺刀是真的吗?”武太行提高了自己的语气。


“是,可是……”


“可是什么?将她们成建制的放到二线的一个点,你亲自去督阵,我告诉你,就算是用人命填也要给我守住阵地,另外,将兵役年龄扩大一下!”


“扩大?怎么扩大?”汪精卫道。


“男子十三到七十岁都要进行体检,凡是能够满足阵地战的最低需要都要参加部队!”


“七十岁?总指挥,是不是……”虽然是已经回到了人民一边可是在武太行这位煞神面前汪精卫实在是提不起胆量。


“没有办法也只能这样了,从现在开始就让我们参与实习的女工全面接手男工匠的工作,即便是产量降低也不在乎!总之在我军部队发起进攻的时候任何一个拿得起枪的男人都要站在自己的岗位上!“


“总指挥,是不是可以想办法给部队补充一部分武器呢?突然扩军这么多我们的武器实在是不够啊!”李士群道。


“向阳,我们的东西今天来了多少?”武太行没有理会李士群将头转向了一边的李向阳问道。


“两万,对岸的部队能够抽调给咱们的武器就这么多了,淮南军区兵工厂加班生产的单打一大约两万个最晚后天就到了,加上上海的各工厂的生产估计在短时间之内给部队补充十万左右的轻武器应该没有多少问题!”李向阳翻开面前的笔记本说道。


“粮食呢?”


“四千吨,足够我军一天的消耗了,不过我们油料不多了,这样的下去最多再有十个来回就会耗尽的。”


“足够了!”


“等等,总指挥,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似乎现在我们的部队还嫩沟和外界保持联系?”听了武太行和李向阳之间的谈话后叶挺将军十分惊奇的问。


“是的,只不过是运力有限!”


“哪里?据我所知,尽管高桥和附近区域目前已久在我军的控制之中 ,可是由于日本海军部队的严密封锁我们的运输船根本无法靠近啊!”叶ting将军问道。


“是潜艇部队!”


“潜艇!”


“潜艇!”


“娘啊,怎么还有这家伙!”


“总指挥,可以告诉我我们的部队怎么会有潜艇呢?”叶ting

将军不顾众人的惊诧继续问道。


“叶将军,我只能告诉你这是我们党和国家的最高机密,虽然以你的级别是可以知道的,可是问题就在于这个会议室中就只有你有这个资格,你明白?”武太行笑道,他真的不知道叶挺将军怎么会问出这种问题来只好搪塞道。


“总指挥,咱们的作战计划大约什么时候开始?具体的部署是怎样的?”叶ting将军并没有生气,只是转而问道。


“八月一日!”


“总指挥,为什么十八月一日?那意味着我们至少还要坚持十天啊!”叶ting将军不解。


“叶将军,你还记得民国十六年的八月一日吗?”


……


“中国共产党万岁!”


“起义军万岁!”


“打倒国民党反动派!”


“誓死捍卫北伐成果!”


“誓死捍卫三民主义!”


……十余年前的一幕幕再一次的浮现在叶ting将军的脑海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