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狙击手 第二章 在苏联 四十三 伤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93/


普里马科夫他们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帝国师的官兵作战素质极高,而且悍不畏死,他们利用各种地形做掩护,正不断地逼近突击队员拼命扼守的坡顶阵地,密集的弹雨打得沙袋后的突击队员连头都抬不起来,只能躲在沙袋后面,把枪探出来对着路口方向进行不间断压制射击。

这种连续射击的方式虽然暂时可以封锁住德军进攻的路线,但是子弹也消耗得极其迅速,很快突击队员手里剩余的弹药已经不多了,“快去收集德军尸体和帐篷里的弹药,把所有能用的轻武器都拿过来!”普里马科夫眼看着敌人就要冲上来了,而谢尔盖耶夫他们那边又迟迟没能完成任务,简直快急疯了。

高射炮打打坦克威力确实没话说,但是要想用它来打步兵简直是痴人说梦,这个时候全靠德军留下来的几挺高射机枪在打主力,不过这些机枪消耗起弹药来简直是快速无比,250发的弹链两三分钟就打完了,还好德军的子弹储备还比较多。

“迫击炮立即实施火力压制,别节约炮弹了,妈的,那几个机枪火力太猛,不干掉他们咱们就守不住了,马上清除他们!”普里马科夫飞快地命令迫击炮手道,接着又问道:“扬科洛维奇,撤退的路准备好没有?”

“报告长官,退路已经准备好了,一旦完成任务就可以引爆炮弹撤离。”这个山坡的另一面是道50多米深的悬崖,悬崖下面就是那片广阔的原始森林。刚一占领德军高炮阵地扬科洛维奇就带领着一组人在悬崖边设置好了五条绳索用于突击队撤离,为了给部队撤退争取时间,他们还将大量的高射炮弹堆积在一起,最后留下来担任掩护撤退任务的队员会引爆这些炮弹。

“好,巴维列夫斯基,你负责指挥下他们防御,我去看看那些家伙究竟还在磨蹭什么!”普里马科夫看着突击队员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而谢尔盖耶夫他们那组又迟迟没能完成任务,急得要跳脚了,他赶紧命令一个队长临时指挥,自己则飞快地朝谢尔盖耶夫那边跑去。

“咚”“轰”突击队员携带的迫击炮开始发威了,炮弹带着尖厉的啸声沿着抛物线飞进德军的机枪阵地爆炸了,正在操作机枪的几名德军士兵被炸得人仰马翻。

鲍里曼上尉皱着眉头拍了拍飞溅到他钢盔上的泥土,面前的这帮苏联人真够勇猛的,自己带了两个连的精锐部队还有辆突击炮车配合打他们一百来人却楞没占到分毫便宜,突击炮车被击毁,手下的士兵伤亡了好几十个,想想最开始进攻苏联那会,一个帝国师就俘虏了好几倍自身数量的苏联士兵,现在久攻不下,妈的,简直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轰、轰、轰”山坡那边传来的几声炮响让鲍里曼上尉的心沉入谷底,他瞬间意识到了这帮苏联人的真正目的,“上帝呀,这些卑贱的俄国猪,他们真正的目标是油料库!”难怪他们偷袭了高炮阵地后还不急于撤退,想通这点,他的冷汗刷地冒了出来。

杨思成笨拙地调整着高射炮的方向,刚才德军突击炮的炮弹已经把这门高射炮的炮镜打坏了,炮身上也有些小坑坑洼洼的凹陷,虽然还能使用,但已经无法瞄准,而自动装弹机上面剩余的炮弹只有四枚了,时间不允许他在回去拿炮弹,这意味着他必须用四发炮弹引爆两个油罐。

听着不远处传来越来越激烈的枪声,杨思成暗自着急,他再度根据目测的方向对准油库的围墙轰去,炮弹炸塌了一大截砖墙,露出了油料罐那硕大身体的一角,但依然没能准确命中,目测弹着点有些偏高。

杨思成急中生智,他从背上取下“卡佳”,端在手里瞄准了油料罐,他自然不是指望用这支步枪去攻击油料罐,他只是想通过步枪上的瞄准器仔细确定下炮身管应该在什么位置才能打中油罐,毕竟他使用步枪比使用高射炮可熟练太多了,通过两者的对比果然马上就找到了中间的位置差异。

他迅速重新调整方向机和高低机,然后用力地一踏击发板,“轰”炮弹准确地击中了油料罐,高射炮弹穿透过厚厚的钢筋水泥后在油罐内部爆炸了,油罐里储存的数十吨汽油(德军装甲车辆使用的燃料是汽油发动机)瞬间被爆炸产生的火星点燃,如此大量的燃料在一个相对密闭的空间剧烈燃烧,直接导致了一场惊天大爆炸的产生。

“轰”一声巨大的爆炸将自身重达数十吨的钢筋混凝土罐体抛向空中,接着在天上炸得四分五裂,燃烧着的油料四处溅射,就象天上有个无形的巨人正端着个硕大的火盆在往下倒,到处泄露的汽油流淌到哪里那里就是一片火海,很快就波及到了旁边那个油料罐。

杨思成害怕另外一个油罐不爆炸,再度调整了高射炮的方向机,先一炮轰塌了围墙,接着对准剩下的那个油料罐猛地踩动击发踏板,高射炮怒吼着将最后一枚炮弹送进了已经被烈焰包围着的罐体。

“轰!”又是一声让整个大地为之颤栗的爆炸,在第一声油罐爆炸传来的时候,弗里斯上校就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这个花费了大量心血才建立起来的前进基地已经失去了作用,更可悲的是,德军的装甲部队不得不象群嗷嗷待哺的孩子一样每天等待从后方运送来燃料以填饱其巨大的胃口,至于自己将要面临的惩罚,他倒根本没去考虑。

“基地已经失去防御价值,命令所有的部队全部投入攻击!一定要将这些俄国猪挫骨扬灰,方能解我心头之恨!”他恶狠狠地命令道。幸好弗里斯上校早就将部队带离开了爆炸中心位置,不然如此猛烈的爆炸估计能将他的手下报销一大半。

杨思成恋恋不舍地看了地上满身血污谢尔盖耶夫一眼,这个亦师亦友的教官不仅帮助他提高了自己的狙击技术,而且通过这次敌后行动让他窥视到了特种部队作战的神奇殿堂,给他带来强烈的震撼冲击:一个小分队的力量就能够达到拖延一个装甲集群进攻速度的目标,这个是他以前从来不敢想象的。

不能让教官的遗体落在德国人手里,还不知道他们会怎样虐尸,他狠狠心从谢尔盖耶夫身上找出几枚手榴弹,将拉火绳都系在了高射炮上,然后小心地将弹体插在谢尔盖耶夫的腰带里面,一旦德国人翻动他的遗体,手榴弹将再拉几个德国人为他殉葬。

他最后看了教官一眼,无限伤感地会合刚跑过来的普里马科夫一起奔回坡顶阵地,那里的防线已经快撑不住了,随后赶到的德军携带来了大量的迫击炮,这种曲射武器大量地杀伤了有沙袋墙做掩护的突击队员,正指挥着突击队员拼命防守的临时大队长巴维列夫斯基也没能幸免,一发近距离爆炸的80毫米GRW34型迫击炮弹夺去了他的左腿,血很快就渗透了包裹住伤口的绷带,而暴露在敌人炮火杀伤下的突击队员也伤亡惨重,出发时130个人,现在依然还能战斗的只有30来人了。

正在进攻的德军也被油料库爆炸的事情吓懵了,不知道是该继续进攻还是该赶回去帮忙救助,攻势暂时缓和下来。

“立即撤离!”普里马科夫果断命令道,现在只有9个人还完好无损,15个队员轻伤,8个队员虽然是重伤但勉强还能战斗,不过仅靠这8名队员是顶不住敌人一波攻击的,必须还得留下一些人协助防守才行。

所有的伤员们都主动要求留下来掩护同伴撤离,纷纷把生存的希望留给其他的队友,场景让人看了不觉心酸。

没有时间耽搁了,普里马科夫迅速硬起心肠来确定了留下来掩护人员的名单,每念出一个名字,他的心里就想刀绞一样痛,这些都是最优秀的士兵,最勇敢的战士,他谁都舍不得丢下,可是为了整个突击队的安全,他又不得不做出这种痛苦的抉择。

名单确定下来后,所有的队员们都互相行了一个军礼,无言地看着彼此,仿佛要把战友的身影永远地刻画在心底。

“撤!”普里马科夫狠狠心用力地一跺脚,带领着队员踏上了回去的路,杨思成虽然和这些留下来的战士不熟,但他依旧默默地向这些勇士们致上了一个战士最崇高的敬意:军礼。

当突击队剩余的17个人安全撤退到悬崖下的时候,头顶上传来了一阵激烈的枪声和一阵猛烈的爆炸声,巴维列夫斯基和负责掩护撤退的伤员再也无力阻挡德军的进攻,他们引爆了阵地上的炮弹。

普里马科夫毅然决然地点燃了用来撤退的绳索,预先涂满火油的绳索冒着幽蓝的火焰,迅速切断了德军追击的通路。

所有的幸存者矗立在森林边缘,向长眠在那里的战友默默地表示哀悼,风轻轻的吹过树林,带来远处松涛阵阵低沉的呜咽……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http://www.qidian.com/Book/176944.aspx,章节更多,支持作者继续原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