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开天辟地;女娲炼石补天;千万年的幽幽岁月,美丽的故事至今还在世上广为传说。从开元、到永乐盛世,华夏民族在历史的记忆中,为全人类的文明留下了梦幻般的色彩,这个中央大帝国沿着古丝绸之路无私地把自己文化精髓的种子播撒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当指南的磁针在大洋划过美丽弧线的时候,这些光彩照人东方之客出现在西方世界里,把自己的欢乐与世人分享。在文明与愚昧、奉献与索取中交织着。从此,西夷人丢弃了世代赖以生存的坛坛罐罐,当他们伸出颤抖的双手端起散发着釉香的瓷器时,蒙昧人们在惊叹之余,下意识地抚摸围着自己腰间的兽甲,这些生活在新时器时代的西洋人遥望着遥远的东方,发出了是神、是仙的感叹!这个神秘中央之国使他们产生无限的遐想,从这一刻起,他们的原始细胞被激活了,要对这个频繁地创造着人间奇迹的伟大国度探个究竟。时间在蹉跎的岁月里飞逝,这个伟大的民族抱着进取的信念,又一次迎来了康乾盛世,然而,这些满蒙政权也许忘记了先人的遗训,或是在祖宗留下的宝贵遗产明史中"取长补短",在别样的盛世中闲庭信步、孤芳自赏,一醉于红楼梦中,不思进取,以至于乐极生悲,从此走向了屈辱的漫漫长夜!!



大洋彼岸的西方,田园里机器隆隆代替了耕牛,火车取代了千里马,电波在空中交织着机密,万里之遥、近在咫尺。可是这个中央大帝国还在沉醉轻歌曼舞中,还在演绎着千里传书的古老驿站,当更夫敲打着梆子唤着人们日出而做的时刻,西方闹钟滴滴答答的。胸前带着十字架传教士踏向古老的东方之国的探险之旅,这个泱泱的帝国已经沉醉在辉煌的记忆与现实令他们酥骨的肉欲中,当黄毛列强用坚船利炮叩开了闭关锁国的大门,邪恶之火在皇家园林上空烈焰腾腾,真正唤醒了千千万万的华夏子孙,从此,也点燃了这个国家革命的种子。



十七世纪末,美国异军突起,曾经饱受奴役之苦的美力坚挣脱牢笼,在纽约市德逊河口竖立高高自由女神像(自由照耀世界),有多少人在女神脚下流出激动的泪水,这个打着自由、民主幌子的国家令多少人魂萦梦牵,曾几何时,这个自由之国以蜕变为世界大盗,血雨腥风于人类......在蹉跎的岁月中,另一个新兴的中央人民政权也发展壮大了,这就无法避免地与其发生激烈的对碰,因此,演绎了一场场钢铁与烈火、正义与邪恶的殊死较量!



二十一世纪的到来,人类从手工、机诫、到智能化,从宏观、到微观,展现人类面前的是精彩的世界。在求知、求是的海洋里,尽情的遨游,一个曾经照耀世界的东方古国,引领世界走向了现代文明,这个曾经于西方比山高比海深的国家,这些被敲醒了脑壳的西方半兽人,良心泯灭肆意妄为的对他们的养父母盗杀抢掠,想要把启蒙恩师打入万劫不复。以独享属于于全人类的荣耀。



数百年的屈辱、数百年的不屈不挠。时光飞逝,在伟大的中兴之梦的驱动下,华夏民族经过几代人的努力。1949年当义勇军进行曲回荡在世界上空,东方巨人又一次站了起来,新兴的中央人民政权,经过数十年的不懈努力,即将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当2008年钟声敲响的时候,这个东方巨人高高的举起了奥运火炬,从希腊的雅典采集了圣种,圣火穿越法兰西、大不列颠、的世界名城的时候,一些见不得光的魔鬼上蹿下跳的阻止奥运圣火的传递,亲爱的朋友们你们是否看到,在熊熊燃烧的圣火下,他们露出的青面獠牙已扭曲、变形,我们是否应该理解,在太阳之神的光芒照耀下,他们只是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地狱之门已经向他们敞开。当山姆大叔无可奈何地目送这个神圣之火穿越美利坚的大街小巷的时侯,中国的奥运圣火真正照亮了自由女神......当奥运圣火燃烧在世界之颠(珠穆朗玛峰)的时刻,当奥运圣火在天坛上光芒四射,已经奔跑的巨人高高地举着熊熊燃烧的奥运圣火,中国必将光耀世界!照耀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