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烈烈的4.13和平集会已经过去两天了,现在依然无法平静.一直在看网友传上来的照片和视频,希望对这次集会的状况有一个全面的了解.现在我只希望把自己的经历作一个客观的记录.

4.12(周六) 我们开始准备集会手举牌和国旗.但是在网上逛了好久,也没有找到一个令人一看就印象深刻的标语,而且集会也是对标语有限制的,比如标语中不得含有达赖等等.筛选了好半天,我们选定了两个备选,一个是Stop Media Distortion,配有法文, 另一个是Media Free≠ Media Discrimination,未找到相应法文翻译。本想找房东看看,一是哪个标语作为集会受众的他更容易接受和有效果,而是他会法语,对法文把把关,万一写错了,那就丢大了。结果下楼找到他之后,他看看了,说这两个标语都很好,语法上是perfect(这部废话吗?这可是咱网友千锤百炼的!),但是去掉法语,因为渥太华的人都会英语,那些会法语的人也知道英语。而且这两个标语针对的是High Class(也即教育程度比较高的人群),对于一般的人要花一点时间转换一下,这样就不是很好。因为标语就是要给人punch的感觉(注:房东是爱尔兰人,具有根深蒂固的贵族等级观念)。然后给我演示了一番什么叫给人punch的感觉。我说我正需要这种效果。他说我以前是老师,有这种经验。然后给我提供了几条参考标语。一条是Give the News Straight! Do not Twist the News!! 另一条是Don’t Cherry-pick the News!!他解释道,Cherry-pick原意是采摘樱桃的时候挑选好的,那么在这里的意思是新闻报道的时候进行有选择性地报导,报道对自己有利的和自己想要的意思。他说这是一个很生活化的词汇,各个阶层的人一看就明白,那么这样别人就容易理解和接受你的诉求。他补充说,不过我的意见只作为参考,你自己决定。

谢过之后,我们回到楼上。不过还是拿不定用哪一个,觉得房东提供的这个标语显得太温和,但是又觉得备选标语显得太普通,应该很多人会使用,而且说不定真像房东所说那样需要转换一下呢。跟战友讨论一番之后,决定启用后一条:Don’t Cherry-pick the News!!于是找来水彩笔,尺子,标语板,开始设计标语。这个过程还挺顺利的,半小时之后标语板制作完毕,白纸黑字,相当醒目!然后又让房东鉴定了一下,感觉很好,并且又给我们演示了一下“Punch的感觉”。接着他建议说应该在下面加一行小字:“Tell the Truth of Tibet”.我们说写不下了,再说那么小也看不清呀。他说应该在后面画上中国国旗,有中文和英文写一些别的,这样在你后面的人也可以看呀。我们说这倒是个好主意,但是三张标语板都被我们订在一起了,时间上也来不及了,也只好作罢。然后我们给他秀了一下我们的国旗,他拿过来举在胸前说,明天你们出发前给我跟你们的国旗照张相,然后我发给我的朋友看,他们准批评我说,xxx怎么成了共产主义者(Communist)了呢!这话真是语中带刺呀!

当天睡了个好觉,第二天早上九点钟才起床,睡得时间长点,精神头好。起床弄了点吃的,还特意烤了两只鸡腿。对自己说,要吃的饱饱的,到时候有力气挥旗举牌子呀,还要呐喊呢!事实证明我的决定是对的,因为我11点就出发了,4点多才回来,要不是多吃点还真顶不住呢。完了之后,我们收拾了一番,把自己整得光鲜点就出发了。我扛着标语牌,把国旗贴在帽子上。战友扛着中加国旗。昨天说好出发前给我们的装备来一张合影,结果由于紧张而兴奋,这个时候把这茬事给忘了。令我们没想到的是,还没有走到车站,战斗就已经开始了: 当我们在准备过马路的时候,旁边停了一辆车,那个司机显然对我们的标语牌很感兴趣,探出头来问上面写了什么,我们给他看了看,”Don’t Cherry-pick the News!”我作了个ok的手势,顺便给自己涨涨士气。然后就到马路对面等公交车。因为是周日,这个简易车站根本没人,我们等的时候把标语牌举了起来,也把国旗展开了。这时候过往车辆都会减速看一下,感觉还是很受关注的。但是也有一位老妇女看到我们在那里居然绕道而走,有点不解。等了大概十几分钟,公交车来了,我们扛着家伙上车了,司机倒是满脸笑容地跟我们打招呼,车上乘客并不多,大概也就不到二十人,都向我们行注目礼,这下我感觉到紧张了。找了个靠门的位子坐下来,我想战争应该从现在就开始,于是直接把标牌立了起来。但是心里还是很紧张,毕竟这是第一次在异国他乡抗议,而且当时身边只有一位战友。这时上下车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我留心看了一下,那些刚上车的乘客都朝我这个标语牌看了几眼,然后一脸漠然地找个位子坐了下来,很有意思的是那些上了年纪的人看了我的标语牌之后就赶紧在靠近前门的地方找个位子坐下来(我坐在靠近后门的位置),似乎有所顾虑而不往后走。倒是有些年轻人在议论着什么。总之一路上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过来的,我是那个紧张呀!手心都在冒汗!一方面担心是否会有老外过来跟我理论,我该如何应对;一方面我告诉自己,这是正义的战争,要放松,要自信。所以我尽量让自己面带微笑,坐的端正点。但是那只抓住标语牌的右手就一直没敢挪动过!当时我真的很希望在沿路有自己人上来,那或许是莫大的安慰。但是一直没有!直到Rideau Centre下车。这时我到Rideau Centre里面取款机上取了些钱,准备待会捐款。出来的时候,我战友对我抱怨说,很多人看我们的标语牌,但是似乎不怎么明白,是关于什么的News呢?我说,我这不头上顶着的吗,一看就明白呀!我指指头上的国旗。战友说,还是不好,干脆在News下面贴张国旗吧。我说这也好。于是拿出国旗贴在News下面贴了上去。然后我就继续扛着标语牌往国会山前进了。一路上很多路人注目我们的牌子,嘴里嘟囔着:“Don’t Cherry-pick the News!”显然是不太理解。管不了那么多,继续前行。这时边上一个老太太问我,你是支持中国,还是支持西藏?我说,我当然支持中国了。没想到她听完之后,扭头就走了,不睬我!愣,“藏独”支持分子!被打击了一把!继续前行,快到国会山门口的时候,看到xxx(自己人)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叠宣传报纸。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没那么紧张了。他说,我来的很早,11点就来了,那个时候还没什么人。现在才12点,那边(国会山)也就100多号人(集会下午1点正式开始)。我们去Rideau Centre门口发传单去。好,于是我们三人就组成了一支先遣小分队,开始行动了!

我们在Rideau Centre门口摆开阵势。这时过来一位手拿相机的女士(自己人)过来跟我们打招呼,说,怎么现在就开始了?不是一点吗?我们说,我们是先遣小分队,在这里发传单。回头到国会山集合。她要给我们照相,说是答应国内的朋友会发到国内的网站上去。我们也没问她是什么身份,反正都是自己人,寒暄感谢了几句我们就继续我们的工作了。这时候,旁边有两人在街头卖艺呢,过来跟我们说影响他们生意了。于是我们只得挪地方,站到他们对面去了。不过这真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不是因为天气有点冷,而是因为民众的冷漠。很多人拒绝接受我们的传单,这里面又以白人为甚,白人里面又以年纪大点的为甚,基本上那些老头老太太看了一眼我们的标语牌就走了。所以不到50份的传单半个多小时都没有发完。其间有几个插曲:一是一个讲法语的老头走过来,一脸气愤地说了一通法语,我们表示不理解,他就一脸气愤地走了,很可能是支持藏独分子;二是也是一个老头先是接了我们传单,然后问我们是台湾人,还是中国人,我们说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我们是中国人。然后他就气愤地扔回传单扭头就走了。气煞我们!三是还是一个在等车的老头,特意走过来跟我们说,他支持中国,支持我们!当时听了那是真是涨士气呀!四是最后快要结束的时候,过来一个白人年轻人,看到我们就喊“Free Tibet!”我们几个围了上去,说:“No!”我们告诉他:“Tibet is free since 1959!” 那个白人接着说:“你们镇压西藏人!”我说,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他回答说,电视上呀!我说,你们媒体对西藏事实进行歪曲报道,带有偏见。你知道CNN,BBC造假吗?接着我们赶紧给他一份传单,他看看说,是这样的呀。然后就走了。没想到我们正准备班师回营的时候,这家伙又跑回来了,问我们还有没有传单,他要给他朋友看看。只可惜我们已经发完了,但是看来还是起到作用了,尽管只有一个人,也算是对我们的安慰。值得一提的是,在我们发传单的时候,很多同胞都开始往国会山集合了,还有很多来自多伦多的同胞,他们看到我们之后,纷纷展开自带的国旗,跟我们友好打招呼。还有好几位同胞跟我们合影,很是鼓励安慰!

我们收拾好装备向国会山进发,与大部队回合。这时候发现沿路停了很多巴士,看来是多伦多,蒙特利尔和其他城市的声援的同胞们已经到了。到正门的时候,发现很多人穿着“One China One Family”的T-Shirt,一mm拿着捐款箱在微笑着等大家捐款,我赶紧过去捐了40刀,mm说谢谢,我说,不要这样说,都是为了自己人。mm甜甜地笑了笑。然后我就进到广场买T-Shirt,买了个中号的,直接套在身上。战友说,赶紧来留个纪念。于是举着国旗,背靠国会,照了一张照片,可是没想到的是这也是我现场唯一的一张照片。因为后来与战友走散,自己也没带相机。这是后话。

广场上的音乐已经响起来了,人潮源源不断的汇集。我正准备往主席台前窜,这时过来一个穿黑色T-shirt的义工跟大伙说,门口有几个藏独分子在捣乱,让大家举着红旗把他们围起来。我立马响应,尽管我扛的是加拿大国旗,号召大伙说,走,我们去。结果没人响应。我说,怎么不去呀,边上几个小伙子看看我,继续拍照。这时一个mm跟我说,在哪里?我说,人家说在门口。Mm说,好,他们不去我跟你去。于是我们急急向正门走去。果不其然,最先映入我眼帘的是两面雪山狮子旗。走近一看,也就不到十来号人,而且都是老外,他们在额头上涂上血迹,举着雪山狮子旗。这个时候已经围上来了很多同胞,我们之间隔着一道围墙,街对面也站满了拿着标语牌和扛着国旗的同胞,与藏独分子对峙。还有一位高个小伙子直接打入敌人内部,把中国地图扛在头上抗议。围墙里有几位同胞拿着图片展板直接上了围墙,在藏独分子身后的墙上展开。还有一位哥们,跳上围墙与一位额头上涂着血迹的女的进行辩论,没想到对方居然在用蹩脚的中文向我们开炮:“我去过西藏,我知道那里怎么回事。”那个女的隔着栅栏对我们喊着。“有什么证据?那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这才是事实!”那哥们指着图片展板愤怒地回击道。我们围墙里的人大喊“Liar”给与回击。对方不作声了。这时我们队伍里一个mm对着这群老外大喊:“You are homeless, right?”没想到其中一个老头回过头来冲我们一脸苦笑。看来这群老外很可能是藏独分子的雇佣兵!然后我实在气愤,大喊:”How much did you get?” 同胞们也开始反击,“One dollar?” “ I paid you two dollar, ok?”我也大喊:” Bargain! Go home!”接着我们统一的口号是:”Liar!!Liar!”“GO home!”这时警察正在与他们交涉。对峙大概持续了不到二十分钟,他们就被劝离,往Rideau Centre那个方向走,我一马当先,边走边对他们喊:“Liar,Go home!”没想到到侧门的时候,那几个藏独分子想从侧门进来,幸亏早有我们的两面红旗在那里等着呢!警察继续驱赶他们,我们也继续喊口号。由于我太激动,一路骂到侧面的草坪,这个时候一个mm警察赶紧过来说:”They are leaving!” 让我回到主会场。我就又扛着大旗来到正门口,这时大家伙大部分回到广场了,活动组织者也在劝说大家不要理睬这些藏独分子,回到主会场开始集会。我发现,在我们和原来藏独分子之间站了一排穿黑色T-Shirt的志愿者手拉着手形成人墙。后面是几个带枪的警察。这时候广场外的交通明显开始拥堵,一溜车在缓慢移动,街对面站了一排同胞举着标语牌和国旗继续抗议。还有几家媒体在采访。我正准备返回主会场的时候,发现在围墙边上又聚集了一些同胞在大喊“Liar”,定睛一看,原来在原来藏独出现的位置又出现两个举着Free Tibet的老家伙。愣,立马又投入战斗!很快,那两个家伙也被警察驱离。于是与藏独分子的对峙告一段落。

这个时候我返回主会场,想找到我先遣小分队的战友,可是在外围转了一圈也没发现,于是宣告与他们走散。但是在外围碰到一个熟人,她正与一对带小孩的夫妇聊天呢。我走过去,那小孩也就五六岁的样子,好奇地看着我的装备。我笑着说,给你抗抗大旗。于是把加拿大国旗交给小朋友,并笑着说,你以后可要扛得起大旗哟!呵呵,这是听者无心,说者有意呀!这时候,过来一个貌似记者的中年老外(从他的专业相机判断)要给小孩照相,我赶紧把我贴有国旗的帽子摘下,戴在小孩的头上,寓意中加友谊在下一代!逗留了一会之后,就往主席台前走。这时候,正式集会已经开始,先是奏国歌,再是多伦多,蒙特利尔,渥太华华人社区代表发表激情洋溢的讲话。说实话,在国外听到国歌,比在国内的时候更有感触,也更能引起共鸣与呐喊。主持人也很能营造气氛,连放了两遍国歌,广场上每个人都在呐喊,发自内心的!!这种声势足以突破世间的一切樊篱,让一切亡我中华之心不死的敌对势力胆战心惊!!社区代表带着我们喊口号,“One China One Family” “ China” “Tibet was is always will be part of China”…….响彻云霄,这个时候天空中开始飘起雪花,我情不自禁脱口而出:“窦娥冤呀!中国冤呀!”上帝都在抛洒泪水,围剿我中华的恶势力,你们听到我们的呐喊么?!今天看到一个网友写了一段话,放在这里作为注脚是再合适不过了:“

从我们被称为东亚病夫时起就已经被当作"黄祸"。

当我们被宣传为下一个超级大国时,我们又被当成了威胁。

当我们关上大门时,你们靠走私毒品来"打开市场"。

当我们想拒绝毒品时,你们就用武力强行推销。

等我们也信奉自由贸易时,你们却责骂我们夺走了你们的工作。

当我们碎裂成几片时,你们的军队闯进来要求公平分赃。

当我们把碎片重拼接好时,你们又叫嚣要"解放被入侵的西藏"。

我们尝试共产主义,你们恨我们是共产分子。

好,我们接纳了资本主义,你们又恨我们是资本家。

当我们有十亿人民时,你们说我们正在压垮这个星球。

于是我们实行了计划生育,可是你们又说这是违反人权。

当我们贫穷时,你们认为我们是狗。

当我们借给你们现金时,你们又骂我们使你们负了债。

当我们建设我们的工业时,你们称我们是污染者。

你们一边享用我们提供的物美价廉的商品,一边责备我们助长了温室效应。

当我们购买石油时,你们嚷嚷着"剥削非洲和支持种族屠杀"。

而当你们为石油发动战争时,你们说它是"解放"。

当我们在动乱时,你们惊呼,然后要插手替我们制定律法。

当我们依法平息暴乱时,你们称这是"野蛮镇压"。

当我们沉默时,你们说我们没有言论自由。

当我们不再沉默时,你们又说我们仇外,因为全都被洗了脑。

"你们为什么那么恨我们?"我们不禁要问。

"不不不,我们不恨任何人,我们西方世界一向文明、公平、宽容、博爱......"

"你们理解我们吗?"我们不禁疑惑。

"开什么玩笑,这还用问?!"你们说,"别忘了我们有世界上最好的媒体--AFP、CNN和BBC” ”


集会的后半段是爱国歌曲。印象深刻的有三首,一首是国歌,另一首是那个小孩唱得北京奥运会歌曲《FOREVER FERIENDS》,这是第一次听,以前也没听过(由此可见我其实并不是很关注北京奥运的),感觉很好听,暗暗惊叹一颗未来之星冉冉升起.后来回到家,特意上youtube听了一下这首歌,客观来讲很好听,尤其配乐加入了很多中国元素,但是歌词现在看来很明显是一厢情愿:“Forever Friends, In Harmony!......”.另一首是《Hand in Hand》,我们跟身边的兄弟姐妹手拉着手,此刻我们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中国,那真叫一个壮观,广场上近万人,互相手拉着手,那是何等的团结,友爱与感动!这时候有一波老外游客从和平塔里刚好走出来,立马被这种场面震惊了,纷纷驻足观看!我想,要是全球华人能像今天此时此刻一样手拉着手勇往直前,何愁不能立足于世界,傲视于寰宇?!不求过去,但求未来吧!!还有最后唱《我的祖国》的那位大姐,一番独白真是大呼过瘾:“。。。。。。定叫他灭亡!!”只可惜具体没有记住。

中间也出了点小事,就是我站得地方的前面不知谁落下了一团手纸,看到之后很想上去捡起来扔到垃圾桶里,但又不好意思。这个时候我想起了以前经常听到说日本人开会后会场不会留下一片垃圾等等,试想往前倒溯一千年,日本人还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呢,但是是个怪胎,当然我们正统的中华民族子民更要比日本怪胎做的更好呀!于是我决定站在这个地方到散场的时候捡走,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它在同胞们的脚下蹂躏一番。不过散场的时候,主持人号召大家把垃圾带走,大家都很自觉地把地上垃圾带走,不管是不是自己的。为了表示对我自己未能立即捡起那团手纸的惩罚,我扛着大旗绕场一周拣垃圾。有人看到我这样干,也不自觉地环顾一下眼前,拣起一些小的垃圾。有一个大叔更是拣起垃圾,跑过来问我应该放在哪儿,敢情把我当成志愿者了。发现自己的行动还是能影响他人,还是感动了一把!

大家有秩序地退场了,前来声援的多伦多、蒙特利尔等地的华人同胞正在排队上车,真是一个很好的风貌!只是可惜由于耽误的一下,未能在巨型条幅上签上自己的大名。大部队已经退出了广场,这儿已经趋于平静,但历史会记住这一天:加拿大的华人们4.13在这里创造了历史!!

之后我与战友会合,整理好装备走出国会山。没想到,刚走到桥上的时候,迎面走过来一个白人年轻老外,笑着喊“Free Tibet”,挑衅味十足,我气愤地回敬了一句“Fxxk you”。另外一战友回敬道:“Tibet is free since 1959”.那个杂碎看来只是想挑衅,因为他中间就没有敢停下。

我们搭乘巴士返回,可这次在车上感觉很自信,也很坦然!

总体感觉这次集会加拿大华人表现出来的团结是有目共睹的,对自己人而言是十分有意义的!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对那些对我们有根深蒂固的偏见的西方人士(绝大部分!!)实在收效不大,或许政治意义大于实际意义。用孙中山先生的临终遗言:“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来评价或许最为合适。这绝对是一场持久战,而且是艰苦卓绝的,我们不能一次痛击之后就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我们不仅要时刻准备着接招,也要时刻准备着进攻,海外华人就是那最前线的士兵,除了摇旗呐喊,更要冲锋杀敌!于是第二天我给自己立下了目标:一是收集统计加拿大报纸每天对中国的报道,然后作一统计,用事实揭露他们蓄意歪曲抹黑中国的丑恶嘴脸;二是用自己的眼睛看清楚加拿大是什么样子的,值不值得那么多华人向往。我想这只是一己之见,仅供参考。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