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蒋介石急切又秘密地备战

内政方面

在财政上,需要统一币制。北伐成功虽然获得了国家的统一,但是许多方面仍

然是表面的。许多地方在军人主导下,财政支出不受中央政府的限制,而且地

方截留国税,甚至擅自铸造货币和滥发纸币,从曾国藩时代开始的徵收厘金,

仍然使得各个地方有变相的徵收税的权利。

国民政府在1930年获得了关税自主权,为财政改革奠定了基础;肥厚的盐务税

也在此时收归国民政府,在战争爆发的1937年度,盐务税收入高达两亿一千八

百万元;甚至租界的洋人也开始缴纳统税,1937年7月至1938年6月的统税收入

达到一亿二千五百万元;国民政府财政部长孔祥熙在1935年实行币制改革,废

除银元,实行法币:“法币有充份的准备金,其价值定为美金三角。……法币

虽则一次发行了十八亿九千七百万元,而准备金高达百份之六十七。国民政府

确实在准备抗战。有了法币,政府便可以应付公开或秘密支出。事实上,孔祥

熙划出了十亿三千四百万法币作为秘密专款,作为1936至1937年这三个年头,

购买兵器与弹药、建筑铁路公路、改良水利设施等等与抗战有关的工作之

用。”国民政府的财政统一和币制改革的成绩,是备战的重要部份。

在交通方面,加紧进行著公路、铁路和通信建设,以便于调兵遣将。“九一

八”开始的时候,面积广大的国土上,只有公路四万多公里长。经过努力,到

1937年,中国的公路达到十一万一千多公里,增长了一倍半;

武汉到广州的铁路大动脉虽然早就在南北两头修筑,但是工程最艰钜的部份,

始终未完成。经过七年的努力,终于在1937年贯通;陇海铁路原来只修筑到河

南的灵宝,也在这几年之中延长到西安和宝鸡;浙赣铁路是东南铁路的主干

线,由蒋介石亲自加以督促,在1936年完工;同时,南北纵贯山西省的同蒲铁

路也完成。几年的时间,在那时的经济和技术水准下,铁路由八千公里增筑到

一万三千公里;

全国的邮政局在1931年不足一万所,到1936年,增加到一万五千三百多所,邮

路则从四十万里增加到五十九万八千馀里;并且在全国普遍设立无线电电报通

讯,在全国普架电线约十五万里;

为了振兴中国国民的精神,在1934年2月,蒋介石发起了新生活运动,欲将中

国固有的礼、义、廉、耻美德在生活中具体实施,并且提出国民生活军事化,

以便适应战争的需要;新生活运动的更深一层的含义,是用中国文化精神对抗

共产主义文化在中国的传播。

在1932年,秘密成立了“国防设计委员会”(后来改名为“资源委员会”),

以蒋介石为委员长,翁文灏为秘书长,内设国际组、军事组、教育文化组、经

济与财政组、土地及粮食组。三十九个委员中,绝大多数是全国知名的学者、

专家和实业家;并且聘请二百多名各界人士在各个小组担任专员。一大批著名

的知识份子因此投身到国民政府领导的抗日“国防设计”的工作中。最近中国

大陆出版的有关著作中说:“这些调查统计工作虽然是初步,甚至可以说是粗

糙的,但是它们在当时和抗战期间所产生的作用和影响却不能忽视和低估。许

多基础性的调查统计在中国都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也可以说它是中国近代第一

次比较系统和大规模的国情调查。设计委员会所编列的许多计划如「战时燃料

及石油统制计划」、「粮食存储及统制计划」,在抗战中特别是抗战初期起到

了重要作用。

专门人才的调查为以后资源委员会招募技术人员提供了方便,资委会初期从事

工矿建设所需要的技术管理人才,很多都是据此招募的。”资源委员会制定

“重工业五年计划”,拟定兴建冶金、机械、燃料、化学等工业。这些措施对

于后来的持久抗战有不可低估的作用。这里要特别说明的是,堂堂中国成立国

防设计委员会来防止外来侵略,在自己的国土上,却不敢公开进行,怕激怒日

本军国主义者引起战争的提前爆发,因为国力非常弱小的中国,需要时间准备

以便与世界一流军事强国作战:“国防设计委员会的地点在原国民革命军总司

令部的旧址,南京三原巷二号。由于它是个`秘密机构’,信封上不印机关名

称,一切活动都不公开,对外只称‘南京三原里二号’,由蒋介石从军事委员

会委员长秘密经费中每月拨款十万,作为活动经费。”这一件事可见中国

国民政府处境的艰难,也可以见到蒋介石秘密准备抵抗日本侵略的决心。

国防方面

第一,“1935年1月,国民政府在南京召开军事整理会议,布置整军工作。3

月,在武昌成立陆军整理处,任命陈诚为处长,负责全国陆军的整顿和训练。

同时,还对特种兵进行了整建。整军建军工作至‘七七事变’时虽未按计划完

成,但也做了不少工作,全国陆军已整建和未整建的部队,除各种特殊部队

外,共计步兵一百八十六个师又四十六个独立旅,骑兵九个师又六个独立旅。

炮兵四个独立团,共约一百七十万人,居世界各国之首。”

第二,在1936年底,空军几乎从无到有,总计有各类飞机六百馀架,飞机场二

百六十二个;海军也开始建设,有大中舰艇一百馀艘。整理和修建了一些江防

和海防要塞,江阴、南京等要塞区,还装置了新从德国购买的重炮。

第三,确立战略大后方,蒋介石在1935年视察川、滇、黔三省以后,确定“四

川应作为民族复兴的基地”,并开始建设以四川为中心的西南抗日大后方的工

作。四川素有“天府之国”之称,物质和人力资源都极为充沛,是理想的战略

大后方。

第四,制定国防规划,确定国防区域,将全国划分为三道防卫线和四个大区。

并且以军事委员会为最高统帅机关。

然而 西安事变使得蒋介石内政国防方面的建设被迫中断 提前进入全面抗战

二.粉碎日本人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美梦

国民政府领导的中国军队,在极为困难的条件下,不得不正面抵抗日本人的侵

略。因为战争准备刚刚开始,国力远远不足以和日本人对抗,所以在抵抗之

馀,总是委曲求和,以便换取时间,即是“一面抵抗,一面交涉”策略

除了进行以上两方面的战争准备以外,国民政府领导的中国军队,在

极为困难的条件下,不得不正面抵抗日本人的侵略。因为战争准备才刚刚开

始,中国的国力远远不足以和日本人对抗,所以对于日本的每一次新的进攻,

在抵抗之馀,总是委曲求和,以便换取准备的时间,这即是“一面抵抗,一面

交涉”的策略。这样做,在后来常常还要忍受被中共骂为“不抵抗”、“卖

国”的罪名。

有名的淞沪抗战和长城抗战,打破了日本军队不可战胜的神话,也粉碎了日本

军阀三个月灭亡中国的梦想。

日本人在上海制造事端, 1月28日,在上海闸北发动进攻,十九路军在蔡廷

锴、蒋光鼐、戴戟的指挥之下奋起抵抗。第一天就阻止了日军的进攻,夺回了

北上海车站;然后连续几天,虽然日军兵力达到一万多人,日军一无所得,而

不得不更换指挥官;接著以争夺吴淞要塞为中心,展开了激烈战斗,虽然日本

军队有飞机、坦克、战舰,中国军队却以血肉之躯阻挡日本的现代化武器,使

得日本军队付出了惨重代价,却仍然不能占领吴淞炮台,于是日本军队继续增

兵,再度撤换司令官;蒋介石则命令精锐的第五军,由张治中率领开赴上海增

援。日本军队在闸北、江湾、吴淞全线发动大进攻。

经过激烈战斗,根据日方后来的统计,仅仅在中路,日本军队第九师就伤亡八

百馀人,中国军队则伤亡一千馀人,日本人发动的两次总攻击都失败。日军再

次更换司令官,兵力增加至八万人,在3月1日,日军再次发起总攻击,中国军

队侧翼受到威胁,补给线有被切断的危险,为了免于被包围,全线撤退。

这次战争,虽然中国军队付出的生命代价要大得多,但是打击了日本军阀的嚣

张气焰,破灭了日本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神话,在全世界面前显示了中国人的尊

严和气节。而日本军国主义在中国,开始陷入不能自拔的泥淖,日益消耗著其

各种战争准备的能量,而不能用在与其它西方列强争霸世界的基本目的上,最

终导致失败。

不久之后,在1933年初,日军占领热河,中国军队在长城各个重要关口抵御,

爆发了著名的长城抗战。

在长城的榆关,即山海关,在1933年1月1日,日军蓄意一再挑衅,战争随即开

始。中国守军为何柱国所指挥的第九旅,竟然以一个团的不足两千人,与日本

的现代化武器所武装的三千多日军,激战了三天三夜,再次显示了中国军人的

英勇献身精神,振奋了全民族的抗日热情和信心。

在占领山海关以后,日本军队迅速占领热河全省,并且进一步南进,在热河、

河北交界处的长城各隘口,与中国守军发生激战。

在1933年3月10至11日,在喜峰口,宋哲元指挥的第二十九军与日军第十四旅

展开肉搏战,双方死伤惨重。在11日凌晨,大刀队潜入敌人炮兵和骑兵阵地,

用大刀猛砍,毙伤日本鬼子六七百人,阻挡了日本的前进。虽然中国军队伤亡

达五千馀人,中华民族同仇敌忾的精神,震惊了全世界。

在罗文峪,日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向国军猛攻。英勇的中国军队却等日军

接近时,用大刀与日军肉搏,使日军败退数公里。

古北口之战,关麟徵中将连挫日军的攻势;南天门之战,黄杰将军率部奋战六

昼夜,阵地巍然不动;由商震统领的三十三军,在冷口与日军第十四旅团反覆

争夺,最后将日军驱逐到十几公里以外。只是由于日军改变策略,从山海关越

过长城长驱西进,中国守军不得不放弃长城。

经过淞沪抗战和长城抗战,日本军队不可战胜的神话破灭了,日本人三个月灭

亡中国的美梦粉碎了,大大提高了全面抗敌的信心。

但是,在淞沪抗战换来的,是妥协的三条停战协定,上海成为了不设防的城

市;长城抗战的结果,是签订塘沽协定,同意了日本军队对东三省和热河的占

领。

这具有深远战略意义的决定,许多青年不理解是理所当然,但政客却乘机鼓

噪,中共的各种书籍至今仍然在责骂蒋介石“不抵抗”、“亲日”、“投降”

等。

三.蒋介石战略眼光不为学生理解

九一八后蒋介石在一片谩骂声中,始终坚持退让、妥协、交涉,以便准备战

争。热情的学生不理解政府争取时间的苦心,他们要求立即对日本宣战

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就对日本宣战,就等于自杀。当时相当多的知识份子如丁

文江、蒋廷黻等都理解和赞成国民政府的政策,他们的理性的见解大多发表在

「独立评论」上,胡适著文写道:“我们此时也许无力收复失地,但我们决不

可在这世界的道德援助完全赞助我们的时候先就把失地签送给我们的敌人。我

们也许还要受更大的侵略,但我们此时已被‘逼上梁山’,已是义无反顾的

了。……1914年时比利时全国被占领蹂躏之后,过了四年,才有光荣的复国。

1871年法国割地两省给普鲁士,过了四十八年,才收回失地。我们也许应该等

候四年,我们也许应该准备等候四十八年,在一个国家的千万生命上,四、五

年或四、五十年算得了什么?”

蒋介石在一片谩骂声中,始终坚持退让、妥协、交涉,以便准备战争,历史已

经证明了蒋介石在这个问题上,是有著深刻而长远的战略眼光的。当事人之一

的何应钦几十年以后,以战略观点总结道:“领袖处此内外交攻之下,而不轻

言宣战者,绝非冀图苟安,或个人有所畏惧,实以内乱待平,国力未充,不容

以国家安危,作贸然之举措。其苦心孤诣,应钦知之最审。诚如本书所言,若

非领袖不计个人毁誉,但求有利于国家,忍天下之所不能忍,何能换得自‘五

三’至‘七七’九年备战时间,从事政治、经济、心理与军事建设!倘若无此

九年国力建设,何能持久抗战?抗日胜败之关键,端视中国能否‘持久’;而

‘持久’之根基,实奠于领袖之忍辱负重,换得备战时间。”但是当时的

青年人并不理解。

在“九一八”刚刚发生的时候,热情的学生当然不可能理解政府秘密备战,争

取时间的苦心,他们要求立即对日本宣战。

“九一八”过后十天,京沪的请愿学生将国民政府外交部长王正廷殴打成重

伤;北京各学校有二千学生欲南下请愿,他们占领了车站上所有的列车,使得

站长不能办公,交通也随之中断;北京、上海的学生甚至成立组织,要步行到

东北参加马占山所领导的义勇军;青年学生所敬重的蔡元培,一直出面劝导学

生,他也在12月15日被北平南下的学生按在地上殴打,等等。

如果蒋介石没有理性而冷静的战略眼光,如果没有对全体民众的责任感,就会

讨一般民众之所好,捞取政治本钱。蒋介石敢于坚持自己的战略构想,哪怕付

出被辱骂的代价。

其实中国的学生和民众是很识大体的,在上海的“一二八”抗战开始以后,大

家的热情就变成支援前线的实际行动,有力地配合和支持了抗战,反政府的学

潮也逐渐平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