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最喜欢的风流人物-嵇康

想写这个文章很久了,因为对他们的喜爱。他们曾经是我读书时代的偶像,仰若山高,他们的品、行、风,都充溢着两个字,流行中国快两千年了——风流。他们是魏晋的“竹林七贤”,中国风流人士的开山鼻祖。


“竹林七贤”指的是晋代七位名士:嵇康、阮籍、山涛、刘伶、阮咸、向秀和王戎。他们的总体特征是随心所欲,狂放不羁,藐视伪世俗,却又喜欢真情流露,很本色,很可爱,而且他们都有才。


这里我只说说其中的代表人物,也是我最喜欢的——嵇康。算是聊表一下我对1750年以前的一个鲜活生命的敬仰吧。

首先他是一个美男子。史称嵇康“美词气,有风仪,而土木形骸,不自雕饰,人以为龙章凤姿,天质自然。”“身长七尺八寸,风姿特秀,见者叹曰:‘萧萧肃肃,爽朗清举。’或云:‘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山公曰:‘嵇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将崩。’”也就是一米八几的身材,不用刻意打扮就有龙凤之姿,是非常有才气的大帅哥,就连喝醉酒的样子都是玉山将崩,呵呵,可不是现在娘娘腔油头粉面的奶油小生能比的。

嵇康还很有才,他的文学创作主要是诗歌和散文,他还精通玄学,而且他热爱音乐,擅长弹琴。他的诗现在留存下来的有50余首,散文成就高,其散文包括哲学政治论文、书信等。鲁迅辑校《嵇康集》,1938年收入《鲁迅全集》第9 卷中。鲁迅在《魏晋风度与药及酒》里面也对嵇康等人有过论述。


就这么一个才貌俱佳的男人,他平时最喜欢干什么呢?打铁!呵呵,以前我刚开始看有关嵇康的文章时也是很郁闷兼纳闷。这样的男人中的精品,居然喜欢打铁。可这就是个性,我喜欢,我打铁!。史称“性绝巧而好锻,宅中有一柳树甚茂,乃激水环之,每夏月居其中以锻。”这个经常抡铁锤的诗人,肯定是肌肉发达,身体健康。与现在这些个性青年相比,我觉得嵇康这个行为放在现在来看也绝对是另类。嵇康早在1800年前就开始了个性和另类。现在的小青年染个发,戴个耳环等个性行为放在嵇康面前因该会汗颜吧。大家想象一下,一个美男子,在红红的炉火照耀下,挥汗如雨,抡捶打铁,乒乓之声不绝于耳。他的神情那么专注,眼睛盯着烧红的铁,眼神那么坚定,仿佛整个天地之间只剩下一炉火,一柄锤,一块热铁,一个人,,,,,这是多么美的一个画面啊,美的精心动魄。这就是风流!这样一个健美的才子,当然有无数美女粉丝了,曹操曾孙女长乐亭主以千金之躯下嫁与嵇康,也算是天生一对了。


即使司马昭的心腹钟会来了,就是后来征蜀的那个钟会,嵇康头也没抬一下,仍旧打铁。是的,这样的人太引人注目了,司马昭怎么会不注意他呢?司马昭曾想拉拢嵇康,但嵇康在当时的政治争斗中更倾向皇室一边,原因之一就是他娶了曹操曾孙女长乐亭主为妻,所以对于司马氏他采取不合作态度,因此颇招忌恨。钟会来了,嵇康不理,“康方于大树下锻,向子期为佐鼓排,康扬槌不辍,傍若无人,移时不交一言。钟起去,康曰:‘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钟曰:‘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呵呵,钟会也有点意思,答的颇富哲理性啊。后果当然对嵇康不利,钟会跑回去向司马昭说:“嵇康,卧龙也,不可起。公无忧天下,顾以康为虑耳!”这就是直接要司马昭把嵇康杀了。而嵇康是一个文人,秀才遇到兵,总是很脆弱。钟会够阴险了,把一个对自己不友好的文人说成是司马昭忧天下的绊脚石。


等到嵇康的一个朋友吕安“以事系狱,辞相证引”,把他牵连进去,钟会就开始明目张胆的报复嵇康了:“康上不臣天子,下不事王侯,轻时傲世,不为物用,无益于今,有败于俗。昔太公诛华士,孔子戮少正卯,以其负才乱群惑众也。”

司马昭给嵇康安了这个罪名后,下令,杀。


可怜的嵇康!


“嵇中散临刑东市,神气不变,索琴弹之,奏《广陵散》。曲终,曰:‘袁孝尼尝请学此散,吾靳固不与,《广陵散》于今绝矣!’太学生三千人上书,请以为师,不许,文王亦寻悔焉。”(《世说新语》)“康之下狱,太学生数千人请之。于时豪俊皆随康入狱,悉解喻,一时散遣。康竟与安同诛。”(《世说新语》注引王隐《晋书》)“康临刑东市,太学生三千人请以为师,弗许。康顾视日影,索琴弹之,曰‘昔袁孝尼尝从吾学《广陵散》,吾每靳固之,《广陵散》于今绝矣!’时年四十,海内之士,莫不痛之。”(《晋书》)“临死,而兄弟亲族咸与共别,康颜色不变,问其兄曰:‘向以琴来不邪?’兄曰:‘以来。’康取调之,为《太平引》。曲成,叹曰:‘《太平引》于今绝也。’”(《世说新语注引《文士传》)


在嵇康下狱时,竟有豪俊甘愿陪他一块坐牢,这些人可能是嵇康的铁杆粉丝吧。现在想想,这些豪俊也一定是有良知有血性的人。在东市刑场行刑那天,有三千太学生为其请愿免死,也算是大规模的和平游行示威了。可见嵇康的个人魅力,非同一般,算是年轻知识分子的偶像吧。嵇康临刑前要求弹一首曲,名为《广陵散》。想像一下,灰暗的天空,苍茫的大地,空气中弥漫着悲凉肃杀的气氛。三千个年轻的书生,痛哭流涕,众人中心有数百个武士围成一圈,中心有一个男子席地而坐,头发有点凌乱,神色有些憔悴,但仍掩饰不住他的俊美帅气。轻轻的,琴响了,神秘的琴音笼罩了整个大地,是文人雅士交口称道的《广陵散》,学生们的心跟着琴音激荡起来,琴声渐渐高亢,就当琴声到了最高音时,一声响亮——戛然而止,弦断,曲终!


从此世间再无《广陵散》,可一个自由而风流的灵魂却穿梭时空,历经千年,至今犹有余香!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