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畏浮云遮望眼 ——从拉萨事件看达赖集团的分裂图谋

洪小勇

一个月前,西藏拉萨部分不法分子打、砸、抢、烧的画面通过电视震惊了中国,也震惊了世界。他们暴力冲击公安局派出所、政府机关,抢劫银行、商铺、市场,把棍棒、砍刀对准了无辜的平民。18名无辜群众被烧死或砍死,380多民众受伤。拉萨908户商铺、7所学校、120间民房、5座医院、10个金融网点受损,至少20处建筑物被烧成废墟,84辆汽车被毁。这一严重暴力罪行遭到藏族同胞在内的全中国人民的强烈谴责。中国政府依法采取了有效措施,迅速恢复了骚乱地区的社会秩序。


事件一发生,达赖集团就以其惯用的手法,在国际舆论面前把事件描述成“以和平方式表达诉求”。在暴力犯罪事实无法掩盖的情况下,达赖又宣称暴力活动与己无关,企图摆脱与事件的关系,并口口声声表示“支持北京奥运会”。然而事实证明,这些辩解都是蒙蔽国际舆论、骗取国际同情的幌子。




3·14事件的来龙去脉




3月10日,达赖在印度发表了“藏人和平抗暴四十九周年”讲话。这篇2000余字的讲话公开挑拨汉藏矛盾,指责中央政府,而且还鼓励中国境内的藏民“继续”所谓的“斗争”。讲话当天,拉萨一些寺庙僧人开始聚集闹事,并打出了“雪山狮子旗”,喊出了“西藏独立”的口号,谋求“西藏独立”的宣传册当天就已经在甘肃南部地区迅速流传。从11日到13日,拉萨集聚僧人不断增多,最终在14日演变成大规模的打砸抢烧暴力事件。15日,归属于西藏流亡政府的“藏青会”在达兰萨拉召开中执委会议,通过了“立即组建游击队秘密入境开展武装斗争”的决议。“藏青会”还就人员、资金、武器购置等制定了初步计划。近日西藏公安机关根据僧人和群众的举报,已经起获了大量枪支弹药等进攻性武器。


举世瞩目的奥运火炬传递活动通过各种媒体向世界转播,在这个过程中,打着“雪山狮子旗”、高喊“西藏独立”的“藏独”分子在世界人民面前不断上演着暴力干扰和破坏的闹剧。这些活报剧恰恰撕下了达赖所谓“支持北京奥运会”的假面具。事实上,达赖集团针对北京奥运会的干扰破坏活动一直就没停止过。2007年4月,达赖集团“自由西藏学生运动”在珠峰大本营打出了抵制奥运会的“藏独”标语。同年12月,达赖在接受柏林出版的杂志《西塞罗》的专访时表示:“北京奥运将是一个良好的契机,重新让人们关注西藏问题”。达赖集团“国际支持西藏网络”宣称要搞什么“流亡藏人代表队”,“藏青会”还计划于2008年4月开展从达兰萨拉到新德里的所谓“西藏独立火炬传递”活动。


拨开层层烟雾,揭穿种种谎言,达赖集团策划和组织实施暴力事件的真相已大白于天下。其目的就在于,通过制造骇人听闻的事件,通过干扰破坏北京奥运会,为谋求他们所谓的“西藏独立”造势。


达赖的“五点计划”无异于独立


“3·14”事件发生后,西藏问题又一次成为国际舆论的焦点。而此时,达赖集团似乎觉得拉萨事件增加了他们与中央政府讨价还价的“砝码”,认为“迫使中国政府在2008年或者未来两年内解决西藏问题”的“时机”已经在到来,希望中央政府“能够运用智慧与藏人展开有实质意义的和谈”。

“实质意义的和谈”到底要“谈”什么?达赖自己解释为,不是谋求独立,而是要求“高度自治、真正自治”的“中间道路”。但是,达赖提出的西藏和平五点计划和斯特拉斯堡建议所宣扬的“中间道路”,其内容包括中国军队和军事设施从西藏撤走;西藏可与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保持外交关系;建立包括青海、甘肃、四川、云南等省藏区在内的240万平方公里的“大藏区”,把非藏族居民从“大藏区”迁出等等,其要害就是要否定中央政府对西藏的主权,就连达赖集团《西藏杂志》编辑顿珠次仁也曾在《越过希望与想像解决西藏问题》一文中承认:“达赖喇嘛西藏和平五点计划和斯特拉斯堡建议的要求,无异于西藏独立。”事实上,达赖自1959年叛逃出境后,从来没有放弃过分裂主张,停止过分裂活动。他四处游说,就是要造成西藏是一个被中国占领了50多年的“独立国家”的假象,就是要在国际上屏蔽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的事实。




中国中央政府700年前


对西藏行使主权




历史上,西藏从未成为一个“独立国家”。中国中央政府在700年前就开始对西藏地方有效行使主权。元朝在13世纪把西藏地区划定为一个行政区域。明朝在西藏继续行使国家主权。17世纪以后,清朝对西藏的管理更为严密。清朝皇帝于1653年、1713年分别册封五世达赖喇嘛和五世班禅额尔德尼,正式确定他们的封号,以及他们在西藏政治和宗教上的地位。这成为一种定制,此后历世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坐床、继位都必须经过中央政府的册封和批准。清政府于1727年设驻藏大臣,代表中央监督西藏地方行政。中华民国中央政府设立了管理西藏事务机构,并在拉萨设办事处,西藏派代表出任议员、出席国民代表大会。


十四世达赖本人作为转世灵童的继位也是在68年前经当时的民国政府批准,由中央政府派代表为其主持坐床典礼。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达赖曾于1951年2月任命阿沛·阿旺晋美为首席谈判代表,赴北京全权处理与中央政府谈判事宜。同年5月23日,中央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的代表就西藏和平解放的一系列问题达成一致,签订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达赖喇嘛曾致电毛泽东主席,表示拥护和执行协议。1954年9月,达赖喇嘛当选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并于1956年出任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主任委员。达赖同中央政府的关系在他1959年叛逃离境后发生了变化,但西藏属于中国固有领土的事实不会因为他的叛逃而改变。当代西藏历史的见证人,今年98岁的阿沛·阿旺晋美说:“所谓'西藏独立'在20世纪以前是没有的,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造出来的。”


达赖集团出于挑拨民族矛盾、煽动民族对立、欺骗世界舆论的目的,肆意指责中央政府,声称“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正在成为无关重要的少数民族”、“西藏发展的好处都被汉族人拿走了”,“西藏的文化被灭绝”。但事实是,西藏各族群众普遍享受了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巨大成果,西藏优秀的传统文化随着经济的发展得到了更好的保护和弘扬。


西藏连续7年增长率超过12%




1959年实行民主改革前,旧西藏长期处于政教合一、僧侣和贵族专政的封建农奴制社会。1959年以后,在中央政府的特殊关怀和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援下,经过西藏各族群众的团结奋斗,西藏不断发展进步,近年来实现了经济的快速发展。西藏地方生产总值已连续7年保持12%以上的增长速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007年达到342亿元,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超过12000元人民币。西藏人均寿命由解放初期的35.5岁提高到现在的67岁;藏族人口由1964年的120多万增加到现在的250多万,占西藏地区总人口的94.8%。近5年来,中央政府对西藏的财政补助达947亿元,基本建设投资达到601亿元。“十五”期间的117项重大项目全部建成,青藏铁路全线通车,基础设施条件明显改善。


中央政府从未向西藏地区收取一分税款,而且长期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来保护、修缮、建设西藏的文化、宗教设施,以满足西藏同胞和信教群众文化和宗教活动需求,信教自由得到充分尊重。在过去的20年里,国家累计投资7亿多元用于维修寺庙、文物古迹和宗教场所。西藏现有1787座寺庙,僧尼4.6万多人,开办了许多佛教学院、藏学研究机构与藏学刊物,目前全国以藏族学者为主体的50多个藏学研究机构,对西藏文化遗产和民间艺术进行着有效的搜集研究和保护。西藏实行汉藏文并重,以藏文为主的原则,藏语成为中国第一个具有国际标准的少数民族文字。1987年西藏自治区四届人大五次会议通过了《西藏自治区学习﹑使用和发展藏语文的若干规定(草案)》。西藏电视台与电台使用汉藏两种语言运作﹐还有专门的藏语电影译制厂﹐藏文报刊书籍随处可见,藏语文在各类学校中属于主课。相信所有了解西藏、不抱偏见的人都会看到西藏在经济社会发展和宗教文化保护方面取得的显著成就。


反对把政治因素带入奥运会




中国中央政府同达赖集团之间的矛盾不是民族、宗教、人权问题,而是维护祖国统一和分裂祖国的问题,也是牵扯全中国人民民族感情的问题。中央政府对达赖的政策是一贯的,我们的对话大门是敞开的,问题是达赖集团选择了分裂和暴力。正如中国领导人多次强调的那样,只要达赖停止分裂祖国的活动,停止策划煽动暴力活动,停止干扰和破坏北京奥运会的活动,中央政府随时愿意同他继续接触商谈。


新加坡政府明确反对把政治因素带入奥运会,对中国政府和人民给予了宝贵的支持,我们对此深表感谢。三个多月后,奥运圣火将在北京鸟巢主体育场熊熊燃起。举办一届有特色、高水平的奥运会是全中国各族人民的共同心愿,我们将张开双臂,以自信和热情迎接来自五大洲的朋友。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中国的和平发展和中国各族人民的团结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中国人民真诚希望通过北京奥运会,增进与世界各国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和友谊,为建设持久和平、共同繁荣的和谐世界,为实现人类的共同梦想做出自己的贡献。


作者是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公使衔参赞


(转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