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九集 乱世 第十集 报国 二、婚礼阅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看东光一个标准的立正后,占彪欣慰地拍拍东光的肩说:“好好做,不只是当个卫士,要成为一个铁军般的卫队。”

大郅突然想起一个事,拍拍脑袋问占彪:“彪哥,那时记得你最讨厌别人拿我们当卫士使,当年想问个究竟,一直没得时间。”

曹羽也点头道:“是啊,当时新四军和国军都求我们帮过忙,彪哥对给长官和要人做卫士的事总是婉言谢绝,如果是整队出动当卫队的事却不推辞。”

占彪看看大家转眼对三德说:“没和你们说过吗?三德应该清楚吧。”

三德胸一挺:“当然知道啊,你们啊,其实道理很简单。”他清了下嗓,看大家都围过来注意听他讲了,他才讲道:

“你们都知道我们是川军吧,没出川以前川军都是割据一方,大大小小的‘大帅’,打了近二十年内战,也打红军。那时当兵就为自己的军阀卖命,川军说不好听的就是一个个军阀的私人卫士,所以彪哥那时就告诉我们轻易不要展示武功,别成了保镖卫士就不能上前线抗日了。彪哥是不愿意我们成为个人的工具。但彪哥对需要动用机枪打鬼子的保卫任务还是接受的。用彪哥的话来说,那是卫队,是打仗的,和只保护个人的卫士不一样的。所以我们那时只当卫队不当卫士。”

三德看孙儿们还在领会这段话,转而攻击起大郅:“别看四德给你当过伴郎,现在它的儿孙们还是听我的。”

丽丽在旁一听,马上揪住:“大郅爷爷,快给我们讲讲,四德这只狼真的给您和小玉奶奶的婚礼当伴郎了么?”

小曼在旁也问着得龙:“上校大人,你应该知道姐妹花的故事吧,给我们讲讲吧。”小蝶则告诉丽丽说:“丫头,那时你小玉奶奶的婚礼是最排场的。”成义接道:“要不是彪哥把最后一项八挺重机枪齐射给取消了会更加排场。”

小玉一听转身就拉住占彪:“彪哥,你后来说要给我补礼炮的事还算数不啊?”占彪胸有成竹地说:“本人说的话,一生有效。”

***********************************************************

嘉宾席是放倒的几棵大树,袁伯和大郅父亲先过去坐下,然后是闻讯赶来祝贺的谭营长、桂书记、单队长、迟玺副队长和彭雪飞连长,他们拥着一位陌生的人,是新四军第二支队副参谋长胡法坚。大家都认为客人是看着占彪的面子来的,多年以后才知道还有一层意思。

新四军全称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是一年前的10月12日由江西、福建、广东、湖南、湖北、河南、浙江、安徽八省十四个地区的红军游击队和红军二十八军改编组成。由于蒋介石处心积虑限制新四军的发展,把新四军压缩到相当于国民党一个丙等师的标准,卡掉了新四军师、旅两级建制,只给了四个游击支队的番号,下辖10个团,1个特务营,当时才有10329人。但蒋介石怎能阻挡信新四军深得民心的发展,到1945年8月新四军共歼日伪军三十一万七千余人,官兵发展到三十多万人。

当时新四军大部在江北抗战,二支队主要在江南活动。对于占彪这支强悍的小部队二支队是很关注的,这次利用参加婚礼的机会特意派出支队级领导先来考察。占彪陪着胡副参谋长一行坐下,谭营长不忘感谢占彪大闹县城为新四军解了围。隋涛前后张罗着不离彭雪飞左右。聂排长的瘸子班和隋涛的汽车班坐在首长们身后。

嘉宾落座后,小宝又宣布:“有请新人抗日游击班战友入场。”

话音一落,练武场东侧的树林里响起强子的口令声。随着强子的口令,一个四列纵队共四排的方块阵整齐地走了过来。16名士兵头戴钢盔,腰上的武装带穿着有牛皮枪套的94手枪,肩上背着小马枪,迈着略显生疏的正步走过来。走到正中间时强子一声口令,士兵高呼:“保家卫国,抗战必胜!”,把背着的枪用三个分解动作整齐划一地扛在肩上,然后走到练武场西侧站定。

强子又一声喝令,西侧的树林里也走出一个方块阵,16名戴钢盔的士兵迈着正步走来。腰里也都系着手枪,只是手中的枪是96式轻机枪,走到中间时也是齐呼:“还我河山,守土抗战!”,同时也用统一动作把16挺机枪上上了刺刀,寒光耀目。日军的这款机枪和三八步枪一样可以上刺刀。然后走到东侧站定。

紧接着随着强子的又一声喝令,北侧树林里整齐跑出四人一组抬着92式重机枪的士兵,由于迎面跑来,钢盔上的青天白日更是醒目,皮带上也系着94式手枪,后面跟着7组同样的重机枪组。这列重机枪队伍绕场跑了一圈返回北侧在新人两翼八字排开。

这三组士兵入场成了军事检阅式,64名训练有素的士兵好像军校生,以一只军容整洁装备精良的正规部队形象出现在一个山林间,出现在敌后战场。

袁伯笑着和谭营长说:“呵,有些钢盔还是我在老乡家找回来的,都当尿盆子和喂鸡盆了。”

抗日游击班的军威让谭营长们由衷地鼓掌,胡副参谋长尽管有谭营长事先提醒,但还是为占彪部队武器的精良吃了一惊,他更吃惊的是所有的武器都是日式的。

小宝清清嗓子向大家说:“战火纷飞从容过,乱世姻缘情更真。现在抗日游击班战士郅大顺和袁玉的婚礼正式开始。首先,新人拜天地——!”小宝简化了婚礼程序直接进入了拜天地阶段。大郅和小玉相对三揖,又转身向长辈和嘉宾深深一揖。下面有大郅班的士兵喊着:“郅班长,亲一个!”大郅转过身看着小玉,犹豫半天突然一个敬礼,好像是在请示,小玉把羞红的脸侧了一下,大郅忙上前贴了一下脸。全场士兵哄笑鼓掌。

小宝又宣布:“下面由证婚人宣读婚书。”占彪起身利落地走到前面从小宝手里接过婚书,两人的手指触电般相触了下,抬眼互瞥,惊鸿一视中的幸福感融化着对方。

那时的婚书在店铺里即可购得,是油墨印刷的结婚证书,上面贴着一元面值的印花税票,象征着结婚的合法性。占彪有模有样地宣读着新郎、新娘、证婚人、主婚人的姓名和婚书上的内容。

胡副参谋长在下面和谭营长议论着:“刘湘带了几十万川军出来抗日,占彪的团是刘湘拼血本武装的几个团之一,可惜刘湘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桂书记在旁说:“这里的详情占班长他们很可能不知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