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尼泊尔毛派选举的一点思考


文章提交者:书海飘香




尼泊尔选举委员会12日说,尼泊尔制宪会议选举已有21个选区完成计票工作,结果显示,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赢得其中11个选区的胜利。该党在其他数十个选区得票也处于领先地位。


个人认为如下:


宪政政治首先需要将政治领域中的极端的政治运动排除掉,因为它违反了已有的民主规则----任何党派都有权利竞争政治权力。尤其在一个处于民主转型期的社会,自由等普世价值理念还没有深入人心,宪政土壤贫瘠,脆弱的宪政体制抵挡不住来自极端分子的进攻,这些反自由民主的极端组织可以挟民意通过民主程序来颠覆民主政治。


不是民意就是一切,民意之上还有天意,任何组织,任何个人都无权以民意的名义来颠覆这些超验价值,国家一旦进入这种状态,那么政府就应该启动紧急机制实施专断,搁置宪法或者冻结某些条款,甚至可以动用军队来禁止极端分子窃取国家权力。


对尼泊尔的毛派,本人不太熟悉,但如果当年的毛派在没有放弃他们反自由民主的极端政治理念前提下,政府就将之予以收编妥协,我认为是严重的政治失误,这个情形就有点和1945年的中国政治类似,蒋后来的军事解决实际上并无不妥,虽然最终他们失败了。当然如果尼泊尔政府是在毛派放弃极端政治理念前提下将其纳入宪政进程,而且尼泊尔的宪政设计也符合宪政精神的话,这个就不用担心,自然会通过一系列的程序正义来规范毛派的政治活动,如果毛派违反宪法,他们就要承担相应的政治后果。


退一步而言,如果国家的宪政程序也无法制约毛派的极端政治行为,那么就需要政府也要冒着违反宪法的罪名,采取极端手段,果断终止毛派的政治生命,即使建立一个右翼专制政权也比国家沦陷到毛派极权疯子要安全,至少民众的消极自由有所保障。


这就是转型期社会的困境:在一个动荡不安的转型民主社会,因为自由宪政的土壤贫瘠,宪政体制自身往往很难抵挡来自左右极端极权势力的进攻,那么建立一个右翼威权政权来保障消极自由就无疑是这个社会的次优选择,当然这只是国家处于紧急情况时的不得已选择。一旦紧急状态过去,政府还是必须解冻宪法,还政于民。


更坦白的讲,象这种社会的转型,哲人王似的领导者在历史进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