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为朝鲜战争付出的代价——与西方全面交恶的得失(一)

朝鲜战争改变了远东的政治格局,改写了中国100多年来面对西方列强屡战屡败的历史,在帝国主义分子面前,中国人可以站起来了,这场战争使得大大小小的帝国主义分子对中国从此不敢轻启战端,但是中国为此而付出的代价,远远不止是36万军人的牺牲这么简单,由此引起的对中国国家内政外交的影响直至今日


当前,西方国家几乎全部联合起来对中国进行“文攻”,而不敢于公开进行“武斗”,这一切都要感谢那场并不久远的朝鲜战争——那次也是所谓西方的文明国家组成联合国军在朝鲜与中国人民志愿军博弈,与再50年前的八国联军是何其想象啊,帝国主义分子可惜打错了算盘,他们遇到的不再是满清王朝的不堪一击的辫子军,指望以微笑代价逼迫中国割地赔款的日子一去不返了,所以,关于朝鲜战争的必要性就不讲了,关于朝鲜战争的意义也不必再谈了。化学家不敢抹杀这场战争的领导者和执行者的历史功绩,只是出于事后诸葛亮,全面地总结一下中国为此付出的代价以及这场战争对后来国家内政外交的巨大影响,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给当前的决策者提供参考,如有不妥,请批评指正。

中国付出的最大代价之一:外交上全面倒向苏联,与西方隔绝近20多年。

谁都知道,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是不保险的(何况这个篮子还不可靠),但是朝鲜战争后,我们外交上只有这么一个篮子。是不是新中国必然被西方封锁呢?大家留意一下,1949年4月,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的时候,唯一没有跟着国民政府南迁的外国驻华使馆不是苏联是美国!那位著名的司徒雷登大使很明显是在钓鱼——能够留下来等着XX党接触,本身就说明美国并没有从一开始就要围堵、封锁新中国(尤其是从近年解密的中国、美国档案资料更能得出这个结论),但是当时的领导人心思并没有从内战心节上彻底移开,再加上外交上的青涩(痛恨美国帮助蒋介石打内战,而没有意识到美国人也是务实的,看到光头已经不能有效统治大陆,不能不考虑和共产党接触),没有能够利用最有利的时机游离于美苏两强之间为自己谋求最大利益——一方面当时领导层已经决定全面倒向苏联,对美国人遮遮掩掩伸过来的半只手不太愿意接,另一方面,领导人意识形态占上风,所以司徒雷登大使作为不太受新中国欢迎的人,流连了几个月也没有获得新中国高层接待的机遇,只能惆怅的走了——国内人士为司徒雷登的走而欢呼(参阅:永别了,司徒雷登),美国人的心思只有斯大林看得懂,这一切都被老谋深算的斯大林看到了。

为了把中国牢牢栓在自己的车上,苏联的决策层并没有把斯大林、金日成要发动战争的计划告诉中国人(不相信的网友可以自己去互联网查资料验证),可以说,某种程度上是斯大林在放纵金日成发动朝鲜战争——中国人没有料到,也根本没有这样的预案(中国领导人是从外电广播中得知这一消息的);美国人也同样没有这样的预案,韩国人倒是有统一朝鲜的预案,但没有力量发动战争,甚至连抵御北方进攻的力量也没有,所以朝鲜战争的爆发对中国、美国都是意外——坦率说,美国人当初并没有打算像今天一样在韩国派驻大量的军队,甚至都想收缩防线(参阅当年美国国务卿的讲话)。所以战争伊始,北朝鲜节节胜利,一直打到釜山,就快要把韩国人(含少量的美国人)赶下海了,此时美国的决策层决定迅速增兵,派老将麦帅统领——仁川登陆的后果大家都看到了,北朝鲜迅速溃败,中国此时是芒刺在背,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中国与朝鲜半岛的关系是唇亡齿寒,我们不管是基于历史还是现实的原因都不能放弃半岛,可是如果打,又有多大把握?联合国开会,苏联故意缺席,放任美国人组成联合国军干涉——自己挑动战争,真的有了危险竟然放任自流,这不是诚心把中国人逼上前线吗?金日成发动战争时候根本就没有考虑中国,现在指望苏联人是不可能了,也转而求中国了——我每每想到当年的北京决策者面临的困境,想到历史竟给我们这样的命运,就悲愤异常,这是一场我们没有预案也不愿意卷入的战争啊。而且,卷入战争的最佳时机也已经错过了——应该在仁川登陆以前啊。尽管苏联不肯明确支持(按照当时的两国盟约是不应该的),尽管有这样那样的困难,但是我们别无选择啊,毅然出兵,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与西方打个平手。

这场战争谁是最大的赢家呢?中国吗?看看后来我们在外交上的艰难岁月就明白我们不是最大的赢家;是美国为首的西方文明世界吗?劳师远征无功而返,损兵折将寸土未获,这能算是成功?朝鲜与韩国?国破家亡,两败俱伤啊。真正的最大的赢家就是苏联——这场战争使中国的现代化被大大推迟,使中国外交上长期依赖苏联,总而言之,中国作为苏联的邻国,对苏联的潜在威胁大大减少,另一方面,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元气大伤,在欧洲的冷战中不得不采取守势了。

这场战争使得我们背上了与联合国作对的骂名——尽管我们不怕骂,但是我们与西方由非敌非友关系变成彻底的敌对关系并因此被西方长期封锁,使得我们外交上陷入极大被动——只能依靠苏联,但是苏共的领导者并不就是纯粹的国际主义者,连民族主义者都不是,而是大国沙文主义者,斯大林活着时期还好,但是苏联领导人变更,赫鲁晓夫批判斯大林(从今天观点来看,这是人家党内的事情,我们不该指责,所以后来邓小平与戈尔巴乔夫会谈时说,我们过去都说了很多过头的话)引起两党关系裂隙,苏联撤走专家,停止援建项目,给我们造成的损失是巨大的——我们不能从西方引进啊。举目望去,遍地都是敌人,心头是什么滋味啊,所以急迫建设国家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由于巨大的危机感使全党上下都陷入了大跃进的疯狂——现在想来,在举目无亲的困境中除了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还能怎么样呢?更要命的是朝鲜战争期间资助我们的军火,当时没有明白地说是赠送,此时必需偿还(这在当时,对中国而言是巨额的外债啊),一方面是因为天灾人祸饿死人,另一方面是昔日的“大哥”逼债,小人印度又乘机找事,西藏还发生叛乱,真是情何以堪!中苏关系到了中国文革后几乎降到了零点,边境问题浮出水面(即使在中苏蜜月时期,斯大林也没有把历来属于中国的黑匣子岛还给中国,要知道,即使按照不平等条约,黑瞎子岛也应属于中国),边境的小冲突终于变成局部事件——大家还记得珍宝岛吗?苏联人甚至想用外科手术方式解决中国的核基地,对中国进行核打击——此时,我们在外交上连一个篮子也没有了。搞得我们加紧备战,随时准备早打、大打、打世界大战,把有限的国力全耗在备荒备战上,国家领导人紧急疏散,军队开到野外,哪里还有心思搞建设啊,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尼克松访华。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