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镇南关

看到你罪恶的表演,

镇南关前的一把胡须在我眼前浮现,

透过镇南关我看见你的嘴脸,

那就是罪恶的法兰西,

一手持火,

一手持刀,

那苍白的脸上,

贪婪的笑,

就是这头野兽,

把兽性在北京挥洒。

就是这头野兽,

在地球上曾经任意欺凌,

今天却披上人权的面具。

你以为几声嚎叫,

可以抗衡五千年的微笑。

你以为拉一头死狗,

可以让一个民族颤抖。

我撕下你的面具,

踩死你的死狗,

看你熟悉的面容,

是否还会有当年的奸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