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老师征文]心灵深处的记忆——强哥

强哥是我的老师、班主任,也是我的朋友,一个大朋友,忘年交。

刚刚上初一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很内向的孩子,不喜欢说话,为此班里的女生都称我为酷哥(废话,不说话当然酷)。因为分班的成绩很糟糕,而且又不喜欢表现自己,所以并没有引起单老师(即强哥,强哥是同学们私底下叫的外号,强哥的原名叫单联强)的注意。

直到期中考试之后,我的成绩是全班第一,强哥很高兴,我也很高兴。我想:终于可以让他注意到我了。

强哥对待每一个同学都是平等的,不会因为过去的背景,学习的好坏对任何一个同学有偏见。在班里,基本上每个同学都有自己的工作,每个同学都得到了锻炼的机会,班干部也不至于太累。他还经常会在班里搞一些活动,丰富同学们的生活。例如,让同学们轮流领操,轮流当值日班长,按照学号每人在后黑板留出的一块地方上,写上一句名言,一首诗,和一句英语,每天一个人。

轮到我的时候,我左思右想,写什么呢?突然书橱里的一本书引起了我的注意——《老子》,这本书是我小学时在电视上看到《百家讲坛》里讲《老子》这本书,看了看还不错,就买了回来。当时看了好多遍多没有看懂,不过有一小部分,还是比较好懂的,再加上《百家讲坛》里讲过的一部分,我可以初步判定,这本书对我很有用,相当的有用。我翻开了这本书,找出了几句对同学们有用的,第二天写在了黑板上。当强哥看到我写的那几句话的出处时,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说道:“学焕(不是真名),你也看过《老子》?”我随口应了句:“嗯。”强哥好像一下子找到了知己一样,对我说起了他看《老子》的历史。呵呵,师生关系上升到知己关系了。

在小学时,我一直是个很普通的孩子,尽管一二年级时是全班第一,但从那以后除了数学成绩以外第一这个词再也不能用在我身上了。听妈妈说,小学刚入学的时候,班主任曾经让我当过副班长,但不知道为什么,被我拒绝了。现在想想,如果当初我当了副班长,也许我现在不会是这个样子,也许我会更加得优秀。

上了初中,我开始更加得自卑,也许没有一个人能看得出来,因为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好胜的血液充满了我的身体,我不容许有任何褒义的词语出现在我身上,即便是事实,我也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掩盖它。可是又有谁知道,在大大咧咧的性格的掩盖下,一颗空虚的内心里忍受着多少痛苦。身边也没有知心的朋友听我倾诉。

本以为在父母的身上会得到思思的安慰,可是没有想到,父母用来形容我的词却是“自负”“刚愎自用”,我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连父母都这样对待我,我甚至有些不想活了。终于有一天,我实在是憋不住了,对着老妈,将心里的话全部倾泻了出来。这次确实得到了安慰。但是第二天下了早读,强哥把我叫出了教室问道:“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想法的?”他一说这话,我便明白了,肯定是老妈给强哥打电话了,而且刚刚打完,强哥怕我干傻事,便马上来给我做思想工作。我支支吾吾半天没有说话。强哥说:“你说我够不够格做你的朋友?”我心里一惊。什么?做朋友?和老师做朋友?这是我想都不敢想的。看看强哥温暖真切的眼神,我的心里舒服了好多,不惯能不能真的做朋友,但我知道,他能够给我帮助。我点了点头。他笑道:“知道忘年交吗?”这个词似乎听说过,但又不太清楚具体的意思,在好胜心的驱使下,我再一次点了点头,而且笑得很开心。他知道我没事了,跟我说:“好好学习吧。”便回到了办公室,我也回到了教室。

强哥最有特色的地方便是他的字体了,每次开班会或者上生物课,他那龙飞凤舞的字便会盘踞在黑板上。因为实在是太有特色了,同学们称之为“单体”。在他的单体字的教导下,我们已经变成了无论多莫潦草的字都能认出来的境界。无论我们在什么地方见到强哥的字,都能一眼认出来。同样的,因为刚开始确实有许多同学认不出来,强哥的“单体”也正在向楷体演变。

进入初二,潍坊市来了一次出乎意料的改变,潍坊一中与潍坊二中初中部合并,成为广文中学,校址是原潍坊二中。我们也搞别了一中的校园,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其实这也没什么,只要能和原来的同学在一起,对我也就没什么影响,无非是上学远了一些。

天不遂人愿,初二下学期刚开学那天,正月十五,本应是个团圆的日子。但是在这一天,我们初二级部将近2000名同学被集中在了体育馆里。偌大的体育馆里没有一位老师的身影,因为在来学校的路上碰到了政治老师宋君艳,得知老师们在开会,否则同学们还指不定编造出什么可笑的可能来呢。一个小时的等待后,几个从厕所回来的同学带回了一个消息:“强哥不教我们了,咱么级部要重新分班。”我们听后,笑道:“别开玩笑了,你当我们是幼儿园小孩阿,一中和二中是平行的直线,平行线永远不相交。分班,别开国际玩笑了。”那个同学一本正经的说道:“骗你是小狗。刚才在外面碰到强哥了,他亲口跟我们说的。”我们听了,心里开始害怕起来,不会吧,应该不可能吧,就算分了班,很多东西都统一不起来的啊。

令人害怕的事情还是到来了,老师们一个个表情严肃地走进了体育馆,看得出来,他们对这次校长的决定感到非常的不满。校长在主席台上公布了消息,体育馆里沸腾了。“什么!”巨大的声浪仿佛要将校长吹下主席台。我们的力量是薄弱的,我们无法改变这个事实,老师们都无法改变,难道我们能吗?

告别了三班,我被分到了七班。强哥不当班主任了,仍然是教1~5班。三班教室没有变,依然正冲着强哥的办公室;教三班的生物老师没有变,依然是强哥;但是学生变了,此三班非彼三班。虽然早已知道,初二结束后,强哥就会离开我们,去教初一或者初二,但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时间竟会提前半年。七班的教室在五班的对面,每次五班上生物课,我都会仔细得听,听着强哥的声音,仿佛回到了三班。回到了我的家。

现在已经上初三了,强哥也去教初一了,很少有机会再见到他了。每次见到他,他总是会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那亲切的笑容,我永远不会忘记。他会在我的心灵深处留下永恒的记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