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16 21:38

在《中国经济:无法承受之重》一文里,扬韬从贷款规模、贷款利息规模的角度,分析了中国经济已经无法承受巨额信贷增长的压力,因为简单计算就能知道,2008年,企业、居民合计要为银行贡献2.2万亿元的利息,比2005年整整翻了一番。如此沉重的包袱,最终会出事情的。紧缩信贷,首先应该压缩贷款规模,其次是降低贷款利息。但是,公布一季度数据后,央行首先采取的措施又是提高准备金率。这一措施,除了收回一定流动性外,恐怕无法有效压缩信贷规模。而此时,降息的举措看来遥遥无期了,因为一季度的物价增幅已经达到8%,而居民储蓄的年利息才刚4%。这时候,怎么可能降息呢!那么,另外一个有效的举措,就是在压缩信贷规模的同时,提高储蓄利率而降低贷款利率。但是,这样一个动作,一定会遭到银行利益集团的强烈反对,最终无法实施。所以,就货币政策这个层面看,央行几乎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酿成今日苦果的,不正是他们自己吗?此时,反思近几年的货币政策,持续不断的巨量货币投放,造成了M2增幅巨大,显然是一个有缺憾的措施。只可惜,这种缺憾,恐怕要把中国经济重新推上1993年的全面通胀的高峰了。这正是扬韬今天深入研究一季度数据后得出的一个不无忧虑的结论——中国经济,已经到了无法持续增长的边缘了。


首先,中国经济一季度不是滑坡了,而是过热了。很遗憾,统计局发言人认为,一季度的经济形势要好于预期,即经济出现了增速的小幅回落,但回落幅度不大。这种判断,是基于一季度经济实际增长幅度10.6%即低于去年全年,也低于去年一季度。可是,如果你的物价涨幅只有1%左右,这样简单类比,当然是可以的。如今,物价涨幅高达8%以上,还这样去比较,就变得十分危险!要知道,在不计算物价涨幅的时候,一季度的名义增长率高达22.3%。这样一个十分明显的过热信号,为什么没有引起当局的重视呢?就是因为被高物价涨幅给屏蔽掉了。


一季度历来是一年中增速最慢的。2007年,一季度的GDP只有5.03万亿,四季度却达到了8.35万亿,四季度比一季度的增量高达60%。如果按照去年的趋势,扬韬模拟全年经济数字,结果发现,在二季度增幅22.8%,三季度增幅22.6%,四季度增幅24%的情况下,全年GDP将达到31万亿,比2007年整整增加6万亿,年度经济增幅将达到近27%。


试问,中国目前的资源现状(石油、煤炭、钢铁、水泥、电力、资本),能支持经济增速达到27%吗?能支持经济总量一年增加6万亿吗?肯定不能!在去年做的模型中,扬韬预测2008年的经济总量为29万亿,相比2007年名义增长约16%。现在,一季度增幅达到了22.3%,竟然被说成是“好于预期”,被理解成“经济放缓”,甚至要防止“经济过猛下降”。这意味着什么呢?


在很多专家说一季度物价或成为拐点的时候,扬韬在《中国的通胀到顶了吗》一文中也提出了反驳。扬韬以为,就目前的M2增量来看,我们的货币供应可能已经达到了恰好能引发全面通胀的临界点。这个时候,物价有点像战场上的冲锋号吹起,正是刚刚开始如猛虎下山般狂奔的时候,怎么可能成为拐点呢?恰好,这篇文章写完没有几个小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3月份PPI竟然达到了8%,创下本轮经济周期的新高。这几乎就意味着下半年通胀将再创新高。此时此刻,正是全面通胀策马奔腾的时刻,怎么可能成为拐点呢?此时此刻,治理通胀,理应下重手,出重拳,超常规,怎么可能又轻描淡写地加0.5个百分点的准备金率呢?为什么不加息呢?为什么不降低企业贷款利率呢?为什么不通过窗口指导全面紧缩信贷呢?如果这种不急不慢的举措延续到下半年,不会怎样呢?无法想象。


所以,单纯从物价的角度看,我们已经可以得出结论:像一季度这样的经济增长,绝对是无法持续的!


但是,一季度最引人关注的应该是另外两个数据:一个是国家财政收入增幅竟然达到35.5%,这被说成是经济运行质量很好;另一个就是城镇居民收入增长11.5%,农村居民增长18.5%,这被说成是居民收入有改善。不过,如果把数据展开来,我们就能发现问题所在了:


如果今年的财政收入保持35.5%的增长,那么,今年全年的财政收入将达到6.95万亿,接近7万亿。如果城乡居民的收入增幅保持到全年,则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将达到15300元,农村人均居民纯收入达到4900元。


这是什么意思呢?看短期不能说明问题,我们从1985年作为起点,比较一下。1985年迄今(假设今年经济增长29万亿,而不是33万亿),经济增长31倍,财政收入增长34倍,城镇居民收入增长20倍,农村居民收入增长11倍。


问题显然暴露出来了,1985年以来的23年,经济31倍增长,只有财政收入超过经济的增幅,城乡居民收入大大落后于经济增幅,尤其是农民的人均纯收入,竟然落后经济增幅20倍。如果城乡居民的收入达到1985年时期的经济水平,即都增长31倍,那么,城镇居民人均纯收入应该是23600元,农村居民应该是12700元。城乡居民的缺口都接近8000元。也就是说,城乡居民目前的收入水平,相当于每个月应该在现有工资基础上平均上涨工资600-700元。这是什么呢?这就是经济欠帐。我们是通过低工资的模式,通过牺牲普通大众的收入的模式,换来了经济的高增长。如果全国城乡居民每人增加8000元的年收入,相当于一年要增加收入10万亿。


那么,这10万亿去哪里了呢?转化成国企的利润、外资企业的利润、民营企业的利润、资本的利润、财政税收,以及外汇损失。


这种经济模式还能持续下去吗?不能了,肯定不能了。为什么?因为今年是拐点,通胀这么严重,老百姓收入相对贬值,大家的日子难过,必须涨工资了,而且一定会涨。因为在1993年时期,就是如此的。


1993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上涨14.7%,1994年上涨24.1%,1995年上涨17.1%,1996年才回落到8.3%。中国最严重的通胀,正是1993-1995年时期,三年物价涨幅66%。当时的物价为何涨幅那么大?因为1992年的M2增幅达到31.3%,1993年的M2增幅达到37.3%,1994年达到34.5%,1995年达到29.5%。短短四年时间,M2增加了4万亿,增幅达到210%。正是1992-1995年期间的货币过猛投放,才造成了物价的居高不下。


在高通胀下,1993年的经济名义增长率达到30%,1994年达到36%的极限,随后即迅速滑坡,1998年增幅就只有6%多一点。这一轮压通胀的举措才宣告结束。如今,我们经济总量比1993年增加了6倍,经济能保持10%多一点的名义增长是最好的。但现在一季度就达到22.3%,全年肯定突破20%,物价如果再居高不下,不就是15年后又来一次的全面通胀吗?


全面通胀带来的唯一好处是什么呢?就是居民收入可以而且必须快速增加。1992年-1994年,城乡居民收入连续3年保持超过20%的速度增长。1991年,城镇居民收入1700元,到1995年已经达到4280元,增幅150%。同期,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从708元增加到1557元,增幅120%。而这段时间的GDP恰好增长100%。


所以,2007-2009年,对于普通的城乡居民来说,将是难得的三年好时期,工资会大幅度提高,收入会大幅度增加。这段时期,GDP的规模会从2006年的21万亿增加到2009年的35万亿,增幅约66%,而居民收入则可能增长80-100%。即城镇居民会从11759元增加到约2万元,农村居民从3587元增加到约7000元。多么?当然不多,总比不增长好吧。


如果达到上述标准,则相比2006年,城镇居民人均增加8000元,农民人均增加3500元。全国民众全年增加的收入会达到7万亿元。这个7万亿,相比前文分析的数字,还少3万亿,只能以后慢慢增加了。如果与2007年的数字相比,则民众收入将年增加约6万亿(因为2007年一年已经有所增加)。


6万亿的收入,会从另外一个方面在今明两年企业和政府的成本。如果政府通过财政政策承担2万亿,剩下的4万亿就必须由中国的各类企业承担下来。这就是企业的利润增长不可持续的原因。


需要指出的是,中国上市公司2008年一季度的业绩增长,是建立在经济名义增长率22.3%的基础上。假设今年就是经济名义增长的高点,未来各个季度保持22-23%的增幅,则意味着上市公司从二季度开始的业务收入将出现环比增幅的严重下降。而如果加工资在这一两年实现,则意味着企业的利润将必然出现同比的下降。这就是最近股市下跌的原因。


所以,中国经济当前的增长模式已经在2008年走到了它的一个阶段性拐点,不可持续下去了。它的模式——高通胀、高增长;低工资、高利税;低利息、高信贷;低效率、高消耗——应该得到根本性改变了。在改变的过程中,中国的企业、上市公司和中国的股市,都将经历阵痛。


那是怎样的阵痛?1993年,上海股市在2月份曾达到1588点的历史高峰,一年多后的1994年7月,却跌到了325点。这一次,但愿我们所有的参与者,无论是中小散户还是政策决策者,都能吸取教训,尽量避免历史重演。如果,高层决策者能够想出办法来,对经济适当调控,使经济模式得到软着陆的改变,并继续保持经济增长、就业稳定、物价稳定,那将是国人之福。


最后,回归到股市中来。作为短期投资策略,在通胀的末期,应远离股市。在通胀的后期,可以主动参与股市。现在,每个人都在想,如果有一次反弹,我就出去,再也不玩了。是啊,如果有一次像样的反弹,多少人可以卖出股票去啊。卖了股票之后,去买房子,买别的东西,间接地就推高了物价。所以,我们看到了没有救市的举措。相反,在股市持续大跌之后,传出了要证券营业部稳定投资者情绪的消息。为什么?恐怕高层更清楚当前的经济形势,也更清楚当前的股市环境。既然出不去,那就干脆等待吧,跌得深,反弹得猛,总会有机会。再不行,就等下一轮经济周期。毕竟,中国经济,隔那么几年,总会再来一次。从通胀,到通缩,再到通胀。好企业,总归是好企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