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千源女士:

您在杜克大学的所作所为我已看到,您的公开信也已从头至尾拜读,网友诸多评论我不加置评,我只从一个大你10多岁人的角度和您说几句心里的感受。

您在公开信中写道:“我就是今天站在两方之中做调停之人,……”这话大为不妥,所谓调停之人不是人人可当,一则该人应有相当的地位和实力,例如中东战争,美国可作调停之人,苏联亦可,若是象春秋宋襄公之流,本无实力,却偏要作那和事佬,岂不是自取其辱,徒增笑柄?二则调解之人该是于双方无利害关系的第三方,您既然称大家为同胞则证明自己还自认是中国人,既是中国人,偏还要在事关国家荣誉和尊严而不是所谓民主自由的问题上与别人不清不楚,勾勾搭搭,又是写标语,又是忙交流,让您如何取信于人?三则您在相片中是面向我们大家,把后背让给藏独分子。就算您真是想调停,也该是面向中间吧?您见过劝架的有面向其中一方的吗?要有也是拉偏手的。因此您之所言所行实在过分,如何能让大家相信您只是想做个调解之人?

再则,您在信中又是孙子曰,又是老子云,陈词利害,苦口婆心,虽辞藻华丽,却苍白无物,信中力劝“我们要有容人之度,容人之量”,我不禁要说,容人之度我们从不缺少,可要看是对什么人。您也许以为“以德报怨”是我们的传统美德,确实,我们坚持“以德报怨”这种“美德”甚至已经快到食古不化的地步了,可我们国家得到过什么回报?看得起你的根本不会招惹你,看不起你的照样看不起只会更加变本加厉!您不知道吧?孔老先生当年的原话是“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这才是孔老先生的本意!按俗话说,就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有猎枪!国与国打交道,只有用这句话才管用,容不容人的问题在这里根本谈不上。

您还说“我们初来美国,立身未稳,如此头脑发热,意气用事,后果不堪设想”云云,我更是不敢苟同,以美国如此“自由民主”之国度,难道说个话,集个会,游个行之类的,能惹出什么天大的不堪设想之后果?即便是真有后果,一来只能证明美国所谓的民主自由不过放屁而已,二来我们有中央政府、有13亿中国人撑腰,能有多大后果?我们的大使馆是白吃干饭的?大不了不能继续求学,可是仅凭大家在美的爱国义举,回国后会没个好前程?

您的信中还有大量半文半白,逻辑混乱之言,姑且引用一些,再稍加评论。

1.“岂不闻"棍棒之下无孝子",拳头威逼之下,别人的满口应承哪里能是真心?”――不伦不类,我们又不是它爹,要它孝顺作甚?要它应承何用?跟狼沟通,把它变成人可能吗?直接打跑也就是了,用不着废话。

2.“我们应该努力让道义的天平倾向于自己,把舆论压力留给对手,让他们的拳头打在蜘蛛网上,让其像小丑一般自讨苦吃,何必苦苦相争,反而给自己造成无限烦恼?”“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对他们的观点不甚了解,其实又何尝完全洞悉己方观点?由此可见,在知识领域,我们也没有占据战略上的制高点,并没有比对方高明多少,反而自揭伤疤,在人前落得个不好通融的形象,对树立良好的中国大国风范没有益处。自然,西方主流媒体的报道有失公允,但是反顾自己,难道我们的媒体就完全公正,不偏不倚?正因为不了解,所以才要主动沟通,掌握先机,方能克敌制胜。”――这些话怎么这么耳熟?好像“九一八”时期蒋先生、“汪先生”都说过(有兴趣大家可以自己查),倒是引起了国际上的广泛同情,不过紧跟着就“七七事变”,差点亡国。毛主席在位时,倒是时不时指着鼻子痛骂这些外国混蛋,这些领导、媒体也没给他说过什么好话,不过好像后来这些人都把进中南海、坐红旗车、见毛主席当作荣幸。怪了,难道我们“苦苦相争”,绝不“通融”反倒能引人敬重?老话说的真好,面子是自己挣的,不是靠别人给的。

3. “西藏与我们唇齿相依,(――得,西藏和我们成了唇齿相依了!唇齿相依那是国与国之间才用的,就算再相依,唇还是唇,齿还是齿,朝鲜和我们才是唇齿相依!这一句话就先把西藏说成外国了。)所以关系处理方面应比美国更小心谨慎才是,(这两者有可比性吗)美国人是要把我们放在炭火上烘烤啊!切莫让其得了便宜还卖乖!”(不说话就是心虚,说了话就是撒谎,除了让大家以实际行动奋起反击,我们还能有什么更好地选择?以直报怨而已,岂有别法?)

王女士,从资料上看,您是博闻强记之人,尤擅口才,只可惜卿本佳人,奈何糊涂至此?网上骂你汉奸(这还是相对轻的),我宁愿相信您只是一时糊涂做了错事,可有些事是不能做错的,一旦错了,一生也无法挽回。今年您也只有二十出头的年纪,路还很长,想从政(无论是在中国还是美国)恐怕是不可能的了,但经一事,长一智,希望您能在美国好好生活也就是了。

不过,若是执迷不悟,不知自省,继续助纣为虐,后果真是不堪设想(请恕我引用您的原话)。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