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74/


王杰在连云县呆了几日处理了一些日常事务和把事情安排好就只身带着刘青来到徐州,开始组建他的第三集团军。王杰初步规划第三集团军由三个军组成,约五万余人,其中主要包括步兵,骑兵,和炮兵。

徐州古称彭城,秦末为西楚国都,地当苏,皖,鲁,豫要冲,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王杰要想把徐州经营成他的西面门户,而且固若金汤,势必会把徐州经营成他的另外一个根据地。但是这也不是最好的,有句话道:“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在坚固的城池也有被攻破的一天,只有进攻,进攻再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永远把战争打响在别人的地盘上这才是高超的战略思想。所以王杰从一开始在徐州组建第三集团军的时候就加强了的第三军团军的力量,旨在进攻。

按照王杰的编制第三集团军光骑兵就有一个军一万余人,炮兵更是高达三个炮兵团二百余门大炮,其余才是步兵。战马和大炮的战场是旷野,而不是城墙,只有在旷野才能发挥它们的最大优势,它们从生下来的那一刻就决定了它们的使命------进攻。从这些迹象的表明王杰的第三集团军将是一个进攻性的集团军。而这个集团军的士兵主要从第一第二集团军抽调的老兵外加部分新兵和徐州城防军组成,军官除了部分在第一第二集团军内选拔,部分就在江北军事学院挑选,基本就是一半的一半,这样能有效的保证在组建时的战斗力。

王杰和刘青站在徐州的城墙上看着脚下的城墙,这座城池的不愧为兵家必争之地,光是城墙就有十余丈,宽近三丈,清一色的由青石砌成,城墙上有箭楼,城防炮,大滚木等,真是一应俱全,朝鲜汉城那城墙简直没法和它比。

王杰看着这一切,不禁想起在冷兵器时代要攻下这样一座城池那要付出多少代价啊,尤其是城内战备充足,军民一心的情况下。然而在满清入主中原的时候,在徐州甚至在整个北方的没有发生多激励的战役,反而投降的军队将领是成群成批的,更夸张的是在徐州城破的当日尽有无数少妇靓女为了活命不知廉耻的把自己洗刷干净,打扮一番前去迎接进城的满清士兵让他们随意揉虐来换取苟活,反而越往南方战役也激励,致使出现了嘉定三屠,扬州十日和无数的巾帼烈女。

回想着明末的历史和在这两个地方被杀的八十余万大明军民,王杰陷入沉思中:“是大明朝没有军队在北方?不是,在满清进入山海关后大明朝还有四五十万军队在整个长江以北布防;是军队将领指挥不利?那更不是,明末的英雄人物不管在才华和数量上的不亚于以往任何朝代的人物。那为何越接近北京这个政治中枢地方,抵抗越少了,投降越多了?是大明朝出现问题了,还是大明朝治下的百姓出现问题了,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问题啊?纵观整个大明朝的历史,从朱元璋开始到朱由检完,各朝皇帝的有杀害忠良大臣的爱好,为啥了,因为他们的嫉妒和狭隘的心理,致使各大臣人人自危,所以出现成批投降的军官将领不足为怪。在整个大明朝,朱家皇帝什么的不嫉妒就是嫉妒人才,他们那愚蠢的立储方式就决定了他们的皇帝出不了什么大材,反倒是什么木匠皇帝,道君皇帝出了不少,他们充其量能出一个二流的政治家就不错咯,同时他们也天生就出嫉妒别人的人才。

而南方了,为啥南方却出现相反的景象,这个远离政治中枢的地方,多数时候成为大明朝充军戍边的地方,这里民风依然纯朴彪悍,受政治的影响较小,使清朝在平定南方的时间比清朝从辽东开始到平定北方加起来的时候还多。这只是由于大明朝的皇帝无能才导致的吗?在看整个中华历史,从汉朝开始到清灭,无数的战争在北方和南方却是不同的结果,北方很快沦陷,南方了总是挺到最后时刻,众所周知的符坚伐晋,屈原跳江,元朝皇帝战死四川等无不是在南方发生,为什么这里面会有这些问题了?儒学是一个在我们国家流传了两千多年的经典思想,它就是发源在北方,难道这里面出了问题?”王杰久久的这样想着。

探讨这问题也不是我等小人就可以贯穿始末的,在这里提出只是方便大家发散一下思维。因为我们知道我们需要的是与天斗,与地斗的人,而不是与人斗的人,就是说我们需要的是科学家,而不是整人专家,我们需要的是培养这个的土壤。

王杰良久也没有想出一个能说服他的答案,但是他知道一点就是人才的重要性。遂想到自己的人才计划虽然已经有好几年了,但是为了国家的长久发展光是这样还不行,得包罗万象,海纳百川啊 ,至于人才计划还的仔细从长计议了。

徐州原有的军营校军场上,或站或坐着近万徐州城防军,只见这些军卒衣衫斜挂,头不顶盔,没有半点军人的样子。王杰,刘青和近卫排的新军将士站在点将台上看着下面这群乌合之众,显然他们不给这位新任命了很久但是现在才到任的新徐州总兵面子。刘青上前一步大声道:“众将士听令,以营为单位集合。”一声,两声还是没有动静,刘青如此四五声还是没看见下面的军卒有什么动静,倒是听到不少喊声道:“要集合可以,先把欠我们半年的饷银发了在说。”刘青一听肺的要气炸。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拿起后面近卫排将士手中的枪对着天就是一枪,本以为这样可以吓住那些军卒,谁知枪响了那些家伙只是稍微顿了一下,照样我行我素。刘青实在是忍不住了,再非常时期得采用非常手段,这是王杰在当年他进京勤王的时候教给他的,遂立即对着后面的近卫排道:“把那几个带头立即处决。”近卫排看着王杰,王杰向他们点点头,近卫排领命而去。王杰今天之所以没有拦住刘青,是因为王杰心中早有计较,即将组建的第三集团军王杰有意让刘青担任最高长官,所以今天就是看刘青如何为他自己立威。

片刻的工夫,近卫排将士就捉上来十余人,其中尽有二人是游击将军一级的,刘青也不管那么多,直接命人把他们推到点将台边沿上就要执行枪毙,这时那两名游击将军中的一人大声喊道:“你敢杀我,哈哈------我叔叔是兵部尚书孙传庭,你敢杀我吗?哈哈--------”刘青听到这话更是来气道:“你叔叔是兵部尚书,那今天就更要杀你了,全部处决。”枪声响起,那人到死的不信,新任的徐州总兵敢杀他。下面的军卒看动真格的,也不敢再造次了,纷纷站起来向自己的营队走去,不一会就基本上集合完毕,只是没有那股军人的气势而已 。王杰走上前去道:“各位将士,我叫王杰是新任徐州总兵,刚才那位是刘青,也就是将来你们的最高长官,第三集团军司令。”下面的将士听到后一阵私语,王杰双手压了压道:“徐州将要组建第三集团军,而你们中的大部分人可能不能当兵了,但是你们不要着急,我们会给不当兵的人每人三十两银子作为遣散费,让你们回家可以谋点生路。”下面站着的军卒开始骚动起来,有些甚至抽出兵器往点将台而来。这些当兵当惯了的兵油子,没有一技在手,当兵吃粮就是他们的生活,现在你给他们几十两银子让他们回家自谋生路,他们拿什么去谋生路啊?那还不如杀了他,所以下面的军卒不骚动才怪了。刘青看着架势不对,连忙和近卫排一起把王杰护在身后,并放出信号,早已等在外面的一万新军将士持枪进入校场把这群想要造反的军卒给包围起来,而那些刚跑到点将台下的军卒更是被新军将士一阵乱枪打死打伤无数。新军从组建的那一天起就奉行了一条宗旨就是把一切对王杰构成威胁的事件扼杀在摇篮中,在他们进入校场看见有些军卒已经跑到点将台下了,那还得了,肯定是举枪就是一阵射击了。众军卒看见如此多的新军将士进入校场,瞬间就击杀了数十人,纷纷的放下武器跪在地上不敢动弹。在王杰和刘青来校场的时候已对徐州城防军做个了解,这只军队基本上是由地皮,流氓组成,平时鱼肉百姓还可以,一旦有战事发生,在战场上溜的比兔子还快,就连前几年徐州等地匪患严重,近万城防军去剿灭匪寇竟被三千匪寇伏击,一路追打到徐州才算完成,至此徐州城防军在也没有出动过。

校场的事平定后王杰对刘青道:“严格挑选,老弱病残不要,家是独子的不要,一定要宁缺勿滥。”遂独自回到了徐州衙门。

几日后刘青来报道:“大哥,人已经选好了,从徐州城防军挑出两千余人,其余的已按大哥的意思发了三十两遣散费回家了。”王杰道:“大柱,第三集团军组建已经走上正轨了,以后就交给你了,千万不要给大哥丢脸哦。”刘青站起来大声道:“大哥,放心,我决不会给你丢脸。”王杰满意的点点头。从王杰的用人来看,王杰不拘一格,真正做到每个人的适合他的位子。比如说刘青吧,王杰的安排务必会把刘青培养成为像《亮剑》里面李云龙似的人物,大字不识几个,但是敢打敢干,只要给他配一个适合他的军师,那么这支军队将所向无敌。别人说的将雄雄一窝,兵雄雄一个就是这道理。胜败乃兵家常事,我们可以没有一个好的军师,但是我们决不能没有一个好的将领,战争失败我们可以屡败屡战,但是一个将领懦弱的话,这只军队就算完了。

转眼王杰在徐州组建第三集团军已经快三个月了,军营在原来徐州城防军的营址上重新扩建,而从另外两个集团军调来的新军将士也在不断的抵达中,各种物资也不断的从东方制造局运来,第三集团军的组建完成已是指日可待,只要在稍加训练就可以形成战斗力了,多加锤炼和参战必定成为虎狼之师。

早晨明媚的阳光照在王杰的房间里面,王杰已有好几个月没有这样好好的睡一觉了,感觉睡的特别舒服。正待王杰要穿衣起床的时候,门口的卫兵道:“候爷,您的信,是夫人写的紧急家信。”王杰一听是小雨写的信,心里顿时凉了半截,一颗石头高高的抛起,嘴里不住的念着雨儿你千万别做傻事啊。王杰衣服也来不急穿就来到门口赶忙把信打开一看,只见上面用秀丽的楷书写着:“相公,雨儿终于能为你留下一点血脉了。”王杰看完重重的松了口气,顺手就把信递给了卫兵。王杰能这样想主要是因为小雨一直没有给他留下一点血脉,怕小雨想不开做傻事。王杰看到这一消息也是很高兴,算一算也整整五年了,小雨也二十出头了,他也快三十了,五年才有了结果,确实让人等的够久。这让王杰久久的回味起和小雨走过来的五年里的每一点。

王杰怀着愉快的心情,哼着现代流行歌曲慢慢的转悠出去,王杰脑袋里开始在计划什么时候回连云县去看小雨了。不知怎么转的王杰既然转到第三集团军军营来,王杰看着每一个训练的士兵的很顺眼,很是高兴,谁知那些士兵看王杰更是高兴,这时刘青跑了过来道:“大哥,你啥时候来的,嘿嘿------”王杰也没给刘青说是什么时候来的就道:“今天怎么了,这些家伙怎么一个二个笑容满面的?”刘青道:“嘿嘿,大哥,你有所不知,嫂子怀起你的血脉的事,全军的知道了,所以他们很是高兴啊。”王杰一下纳闷了,他自己的才知道,怎么他们这么快就知道了。仔细一想知道了其中的缘由,原来是王杰看完信后顺手把信就递给了卫兵,准是卫兵传出去的。但是他们怎么会这么高兴了,王杰一时也没想通,但是他也没有问刘青。王杰有所不知的是,像王杰这种将来很可能逐鹿天下的人,一旦有了子嗣的话,对全军是一种士气上的鼓舞,因为他们觉得王杰后继有人不怕江山断送,他们的拼命有所值,所以他们显得比王杰还高兴。

王杰计划着回连云县,也计划着回去的人才计划应该从哪里开始,最后敲定就从江北军事学院开始。人才就是胜利,人才就是未来的主导,王杰此次的人才计划调整对王杰来说无疑是一次极大的战略储备,为他在将来的战争以及经济建设方面立下不可磨灭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