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应为历史问题付出代价

一、中日两国理应建立良好关系,因为两国都属东方国家、同居东方文明体系――中国是集中(社会主义)国家,这是不言而喻的;日本虽号称民主国家但绝非西方意义上的民主、日本虽实行的是自由企业制度却也绝非西方意义上的自由企业制度,美国著名企业家亚科卡先生看得准:“在日本,政府(通商产业省)对于日本工业界的全面影响大到令人难以信置的地步……换句话说,日本的经济命运不是交付给放任经济的自由竞争。”(见《亚科卡自传》一书中文版第385页,华夏出版社1986年版)。在群体意识、国家至上、服从精神、终身雇佣、归属感等方面中日两国没有什么质的区别,中日两国实是同一文明体系下的两兄弟。有人讲“文明的冲突”,如果说不同的文明之间会有冲突的话,那么其冲突也应发生在东西方之间而非中日之间。


二、然现实的中日关系却不尽人意,而造成现实中日关系不尽人意的主要原因就是历史问题――其他一切问题(如钓鱼岛问题、东海问题等等)都可以谈、也都有谈妥的可能性,唯独在历史问题上双方根本就谈不妥。


三、也许日本人不理解:历史上中日之间所发生的那些事情已过去好多年了,历史上苏德、法德之间的恩怨早已成为过眼云烟随风而去了,当代中国人都是在“二战”后出生的,历史上中日之间所发生的那些事情当代中国人并未亲身经历过呀,他们什么会对历史问题耿耿于怀呢?这是因为,中国毕竟有着五千年的历史,历史是什么?历史不就是记忆嘛!没有记忆何来历史?历史的记忆是具有传承性的,因此当代的中国人必然会从父辈口中得知历史上的那些事情并牢记于心间、他们的儿子也会如此、他们儿子的儿子也会如此……。记得1989年“6.4风波”后,邓小平听到西方七国首脑会议决定制裁中国时立即说了一番颇具中国人心态的话“我是一个中国人,懂得外国侵略中国的历史。当我听到西方七国首脑会议决定要制裁中国,马上就联想到一九00年八国联军侵略中国的历史。”(见《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357-358页),


四、也许日本人不理解: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后,日本曾给予中国许多帮助(如对华低息或无息贷款),为什么中国人还是对历史问题耿耿于怀呢?这是因为,中国毕竟是个大国,中国人自古就认为是世界之中心,因此中国人具有强烈的民族自尊心,而历史上中日之间所发生的那些事情恰恰就是极大地伤害了中国人的自尊心、中国人把那段历史称之为屈辱史和蒙羞史,这在中国人内心深处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而自尊心、屈辱感和蒙羞感是无法用金钱来换取的。


五、其实中国人在心里也清楚,日本领导人参拜靖国神社并非意在复活军国主义、并非意欲再搞个“九一八”,毕竟时代不同了吗,但中国人的确打心眼里认为,日本人这么做就是在揭自己的屈辱史、就是在羞辱自己;其实中国人从理智上也懂得,由于中日双方的文化有差异、文化背景不同,因此中日双方必然具有不同的历史观,这实属正常,中日双方理应相互理解和相互尊重各自的历史观,但现实生活毕竟不是试验室、无法精确计算出多少酸再加上多少碱就可以综合成盐和水,中国人除了具有理智外且也还具有情感。没办法,中国就是中国、中国人就是中国人。


六、那么如何才能化解中日间的历史问题呢?答:唯有日本放弃其历观、承认中国的历史观。这样说来似乎有些不讲道理,但问题在于,历史上中日之间所发生的那些事暂且不论是与非,起码说来日本是进攻者中国是防御者、是日本军队踏上了中国领土而非中国军队踏上日本领土、中国所遭受的损害大大高于日本,这总是个不争的事实吧。因此在中国人看来,令日本放弃自己的历史观而承认中国的历史观这并非过分要求、这是日本应付的代价。若将“贷款”改为“赔款”,一字之差,即便是金额小得多效果也绝对不一样,只有这样才能抚平中国人的历史心结。在日本没有付出这个代价之前就要中国尊重日本的历史观、承认日本军队踏上中国领土不是侵略而是建立王道乐土,断难想象!至于日本的历史观何时才能得到中国的理解和尊重?本人无法知道,那要由以后的中国人来决定。曾有人提议,由中日两国共同编撰一部双方都能认同的中日近代史、以此来解决历史问题。主观愿望固然很好,客观事实无果而终,由于两国的文化背景不同,因此历史观也就必然不同,具有不同历史观的人岂能写出一部令双方都认同的史书?


七、邓小平曾语重心长地对中国人说:“要懂得中国历史,这是中国发展的一个精神动力。”(见《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358页),今天中国正努力“谋发展,求崛起”,这在一定意义上也可说就是要雪耻。中国有广袤面积、众多人口和能集举国之力的社会制度,其经济发展速度无以伦比、决心每隔二十年使经济总量翻两番,有人预测:2050年中国的GDP总量将达48万亿美元而美国则为37万亿,这并非遥不可及的幻想而“是站在海岸遥望海中已看得见桅杆尖头的一只航船、是立于高山之巅远看东方已光芒四射喷薄欲出的一轮朝阳、是躁动于母腹之中的快要成熟了的一个婴儿”;日本则当今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其科技水平、军事战力在世界上位居前茅。显然,倘若不幸在中日之间燃起战火的话,后果将难以想象。当然了,今天中国的实力还不及日本,但这绝不意味着中国就会束手待毙,当年中国曾凭国土广袤、人口众多、有战略纵深之长与日本打起“持久战”、最终达到“以空间换时间”之目的,今天又有人提出“超限战”之概念。贫穷中国固然打不起现代战,岛国日本怕是也打不起持久战,战争乃是社会制度、战争潜力等的综合较量;中国文化讲“知耻而后勇”,为雪耻而战的人必是勇不可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