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施巧计再醮妇终得后位

施巧计再醮妇终得后位

汉武帝的母亲王皇后

央视曾经热播《汉武大帝》,没怎么看,但简单看了几眼就觉得毛病不少。首先题目就有问题。汉武帝的称谓都叫了几千年了,非得来个不伦不类的“汉武大帝”。中国封建王朝几十个,从来没听说个哪个皇帝称自己的王朝是“帝国”,帝国是外来语。以“大帝”这样的词语来称呼自己国家历史上的皇帝,更为牵强。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哪一位皇帝自称为“大帝”的。还不如老老实实地称“汉武帝”,这样既符合历史,又不让人感到别扭。

不说这个了,这部戏总比那些胡编乱造的“戏说”强得多,还是接着往下看吧。

汉武帝是个雄才大略的皇帝,也确实很有传奇色彩。说起来,他的皇位的取得还全靠他老妈呢。这个女人也真不简单,咱们就来说说她吧。

汉景帝即位的那一年。一天夜里,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头红色的猪从天而降,直奔崇芳阁中。睡醒之后,他思索着这个奇怪的梦,不由得想起爱妃王娡刚怀身孕,便命王美人移居崇芳阁,并把崇芳阁改名为绮兰殿。时过不久,王美人生了一个男孩。汉景帝为这个孩子取名刘彘。“彘”的意思就是“猪”。

王娡入宫前本是有夫之妇,而且生育过孩子。她不甘心过着平淡清苦的平民百姓日子,便抛夫弃子,蒙骗了内监,进入宫中。

入宫之后,王娡奉命侍奉太子刘启。凭着较好的容貌和成熟女人的细心与大胆,这个再醮民妇很快抓住了年轻太子的心,深得刘启的宠爱。一年后,王娡为太子刘启升了一个女儿,宫中之人称她为王美人。

王娡一连气给刘启生了四个孩子,头三胎都是女儿,第四胎是个男孩,便是刘彘。

王美人从一个平民百姓的妻子爬到这样的高位,该满足了吧?不!她没有满足,她要为她的儿子刘彘争夺皇太子的地位,她要为自己摘取皇后的桂冠。

王美人像猎犬一样等待着出击的时机。

皇后薄氏,本是太皇太后薄氏的侄孙女。汉景帝当太子时,她被选为太子妃,汉景帝即位,她也顺理成章地被立为皇后。汉景帝对她没有什么感情,她也没能生下一男半女。不过,由薄太皇太后撑腰,倒也没有人敢动摇她的地位。

公元前155年春天,薄太皇太后死去。薄皇后既不能生儿育女,又不为汉景帝喜爱,靠山一失去,她的皇后也就当到头了。不久,汉景帝下了一道圣旨,废掉了薄皇后。薄皇后凄惨地离开了正宫以后,皇后的位置出现了空缺,而且又一直没有设立太子。于是,皇储争夺战和皇后争夺战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十分微妙的关系。

古代帝王都有大量嫔妃,汉景帝也不例外。虽然嫔妃众多,但除了薄皇后和栗姬外,王美人把别人都不放在眼里。如今薄皇后被废,王美人少了一个强劲的对手,但栗姬仍然是她通向皇后之路的重大障碍。

栗姬是汉景帝做太子时的妃子,容貌清丽,在宫中是个花魁,而且她又给汉景帝生了三个儿子,其中刘荣还是长子。所以她很受汉景帝的宠爱。由于自己容貌俊美,生子又多。况且又得到皇帝的宠爱,所以栗姬一直觊觎着皇后的皇后的位置。几年来,她煞费苦心,用尽心机,小心翼翼地侍奉皇上,一点一点地排挤皇后。在废掉薄皇后的过程中,她起了很大的作用。

薄皇后被废,栗姬如愿以偿,不免有些趾高气扬,以为皇后的桂冠唾手可得。然而,她高兴得太早了。她低估了工于心计的王美人。

因为薄皇后被废,况且又没有立皇太子,这样宫中有子的嫔妃都想方设法争夺皇储的席位。

王美人的心中也闪过一线希望之光。她工于心计,善于揣摩汉景帝的心思。有一次她对汉景帝说:“妾在怀上彘儿的时候,曾梦见神女捧着一轮红日授予我吞入口中。”汉景帝上了她的当,心里便有些想立刘彘为太子的意思。王美人又把这番话通过身边的宫女传遍宫中,使得刘彘的出生套上了一轮神秘的光环。

王美人看到汉景帝举棋不定,迟迟不肯立刘荣为皇太子,心中暗暗窃喜。她知道皇家里是信奉皇权神授的,所以才编出了那个神秘的梦,其用意无非是想暗示她所生的儿子是上天相授的真命天子,为自己的儿子将来争夺皇太子的席位而预造舆论。

王美人的这番鬼话居然起了很大的作用。本来汉景帝已经私下答应过栗姬,将来立刘荣为皇太子。后来因为听信了王美人编的祥瑞,他又想毁约,改立刘彘为皇太子。但汉景帝又十分宠爱栗姬,不想因此得罪她。这样在两难之中,时间过去了两个春秋,汉景帝一直没有立储。

栗姬看汉景帝犹豫不决,怕夜长梦多,便常在枕边逼汉景帝实现他曾经许下的诺言。汉景帝禁不住栗姬的软磨硬泡,同时又想到,废长立幼到底是有违祖训。于是,他终于下定决心,于公元前153年立长子刘荣为皇太子。同时,又立三岁的刘彘为胶东王,总算是给了在争夺皇储的斗争中败下阵来的王美人一点面子。

自己深受皇帝宠爱,儿子又被立为皇太子,栗姬觉得皇后非她莫属,不免有些飘飘然。那些后宫佳丽,也都觉得大局已定,栗姬成为皇后只是早晚的事了,对她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却又不得不去巴结她。

按常理,到这个时候,名分已定,刘彘注定一辈子要做他的王爷了,他的母亲王美人尽管对皇后的桂冠垂涎已久,却再也无缘得到了。

但是命运却没有最后决定。

搅动这已经平静下来的争储战场的,是馆陶长公主刘嫖,她的介入使得争储的局势一下子变得有利于王美人了。

馆陶长公主刘嫖是汉景帝的同母姐姐,姐弟俩关系很密切。刘嫖可以自由出入宫闱,她说的话对汉景帝很有影响力。

刘嫖在宫内宫外都很有势力,所以后宫的姬妾都巴结她,请她在皇上面前给自己说好话。刘嫖见她们这样奉承自己,心里很是得意,所以常常帮助这些姬妾去接近汉景帝。

刘嫖是堂邑侯陈午的妻子,夫妻俩只生有一个女儿,取名阿娇。刘嫖对阿娇宠爱异常,一心想让阿娇做皇后。她见汉景帝已经立刘荣为皇太子,想到如果把阿娇许配给刘荣,这样将来便可以顺理成章地成为皇后了。于是,托人去向栗姬提亲。她以为,两个孩子辈分、年龄都很相当,一说准成。不料,竟被栗姬一口回绝。

栗姬是个心胸狭窄的女人,眼光也很短浅,在宫闱内部的倾轧斗争中,既没有策略,也不讲手段,只以为皇帝宠爱她,便目中无人,对别人常怀嫉妒之心。她十分忌恨刘嫖帮助后宫诸妃来瓜分自己的恩宠,早就想找个机会出一出这口怨气。当刘嫖派人来提亲时,栗姬一肚子的怨气借着这件事全发泄出来了。她一口回绝了婚事,还把前去提亲的人羞辱了一番。怨气倒是发泄出来了,却铸成了大错,造成了终身的遗憾。

像猎犬一样随时准备出击的王美人,知道此事以后,决心紧紧抓住这个时机,一举击败栗姬,摘取皇后的桂冠。

刘嫖联姻不成恼羞成怒,从此与栗姬结下了深仇。

为了散心解闷,刘嫖来到王美人寝宫。寒暄过后,两人谈到阿娇的婚事上。一谈到这事,刘嫖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她怨恨地说:“我想把女儿嫁给栗姬的儿子,是瞧得起她,谁知这个贱货不识抬举!”

王美人听刘嫖发出怨恨之声,心中暗喜,正好抓住时机,讨好长公主,实现自己的打算。于是,她对刘嫖嫣然一笑,款款说道:“其实,长公主也不要为这事生气,自己的身子要紧,真要气出病来,反不上算。”

刘嫖见王美人这样关心她,心里很感动,便说:“皇后被废,我见皇上很喜欢栗姬,她的儿子又已经立为太子,很想为她说话,立她为皇后。谁知她竟是这么一个不懂情理的人,怎么能主持后宫!”

王美人一听这话,心里暗道好险,皇后的桂冠差一点落到栗姬的头上。她别有用心地挑拨说:“栗姬也是,这么合适的婚姻,她还不愿意。阿娇那孩子,又聪明,又漂亮,哪里配不上太子?唉,可惜呀!我的彘儿不是太子,没有哪个福分!”

王美人的话,提醒了长公主刘嫖。她狠狠地说:“祸福难以预料,废立也是常有的事。那个贱货以为她的儿子立为太子,她就稳当皇后了。哼,只要有我在,她的儿子就别想登基坐殿!”

王美人心中暗自高兴,又火上浇油地说:“立储是国家大事,哪能随意改动呢?请您不要多管闲事了。”

刘嫖听她这么一说,又愤愤地说:“这件事我非管不可!她既然不识抬举,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又接着对王美人说:“哎,对了,我看还是把阿娇许配给你的彘儿吧,虽说阿娇比彘儿大了几岁,但也不妨事!”

一听此话,王美人如同吃了一颗定心丸,心里十分高兴,嘴上却谦逊地说:“那当然好,我是求之不得的。只是彘儿不是太子,岂不委屈了阿娇?”

刘嫖笑道:“事在人为,彘儿虽然现在不是太子,以后却不一定不是太子。只要你愿意,这事就这么定了。”

就这样,长公主刘嫖和王美人都自作主张,作了两亲家。

王美人回头找个机会把这件事对汉景帝说了。汉景帝却说:“阿娇比彘儿大好几岁,这门亲事不合适。”

王美人怎能让到嘴的肥肉溜走,她马上把事情告诉了刘嫖。于是,刘嫖带着女儿匆匆进宫来见汉景帝。

汉景帝见姐姐来访,急忙接见,王美人也带上小刘彘给长公主请安。

长公主一把把彘儿拉过来,放在自己的膝上,摸着他的小脑袋,笑嘻嘻地问他:“彘儿要不要媳妇儿?”

这事正好有一班宫娥在殿内侍立,长公主指着他们开玩笑地又问道:“让这些人做你的媳妇儿,你愿不愿意呀?”

小刘彘摇摇头,干脆地回答:“不愿意!”

长公主抿嘴一乐,又指着阿娇问道:“让阿娇给你做媳妇儿,好不好?”

小刘彘看了看阿娇,咧开嘴乐了,童声童气地回答:“要是阿娇给我做媳妇儿,将来我一定盖一间金屋给她住。”

听了这天真的话,大家都笑了起来。

长公主大为高兴,坚决要求弟弟答应这门亲事。汉景帝见刘彘这么小就特别喜欢阿娇,觉得大概是个缘分,也就答应了。她让王美人把头上的金钗赐给小阿娇,算作是定亲的信物。王美人见亲事已成,心中不免大喜过望。

王美人自从结下长公主这门亲事以后,想把刘彘立为太子的欲望又膨胀起来了。她有时故意对刘嫖讲:“亲家这样照顾我们母子,我们一辈子也忘不了您的恩典,可是我们总觉得太委屈阿娇了。”

长公主马上接口说:“有我在,决不让他们小两口受委屈!”

于是,长公主积极活动,一心推动汉景帝立王美人为皇后,立刘彘为太子。

汉景帝废掉薄皇后以后,原来本打算立栗姬为皇后。可是栗姬也实在太骄横了,反而把唾手可得的后位丢掉了。

有一次,汉景帝偶感风寒,身体不太舒服,加上朝中和后宫都有些不顺心的事,闹得他心中很是烦乱,便在宫内散心。他信步走到栗姬宫中,试探着说:“朕百年之后,请你照顾所有的皇子,千万不可忘记!”

这句话本来就有暗示将来由栗姬入主后宫之意。但栗姬生性刁钻,一听说要她照顾那些个狐狸精所生的孩子,心里又犯了醋意,脸拉的老长,对皇上的问话不加理睬。

这个头脑简单的女人,根本就没有想到汉景帝问话的言外之意。

汉景帝见她不说话,又逼问一句:“怎么样?”

“我又不是保姆。”栗姬顶撞道:“他们都有母亲,我怎么能管得了!”

汉景帝被噎在那里,心里气得够呛。

这事传到长公主刘嫖那里,她觉得有机可乘,马上赶到宫中,对汉景帝说:“栗姬度量狭窄,容不得人,背地里总是在咒骂别人,特别是对王美人,她既嫉妒,又仇恨,骂得更厉害。这样的人要是做了皇后,恐怕又要有‘人彘’的悲惨事件发生了。”

长公主所说的‘人彘’事件,是讲高后吕雉虐杀戚夫人的事。由于汉高祖刘邦喜欢戚夫人和她所生的儿子赵王如意,曾想把吕雉所生的太子刘盈废掉,改立如意为太子,吕雉一直怀恨在心。等到刘邦一死,吕雉大权在握,她便疯狂地报复。吕雉让人把戚夫人的四肢砍断,又挖去她的双眼,给她吞服哑药,扔在猪圈里,称为“人彘”。戚夫人凄惨地死去后,赵王如意也被活活害死。想到这件事,汉景帝不寒而栗,对长公主的话,他不能不考虑,便把让栗姬做皇后的事搁置下来了。

长公主看到争夺后位和皇太子的斗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了,便经常往返宫闱,不断地在汉景帝面前将王美人和小刘彘的好话。夸王美人如何贤惠,夸刘彘如何聪明、孝顺。王美人见栗姬失宠,也乘虚而入。她对汉景帝格外体贴亲热,谦恭温顺;对其他姬妾,她也尽情抚慰,想方设法讨好于人,时常用小恩小惠收买人心。所以她誉满六宫,有口皆碑。到后来,连汉景帝也认为王美人确实很贤惠,比哪个刁钻蛮横的栗姬强多了。此时,他又很自然地想起了王美人所说的小刘彘出世时的一些“贵征”。每当看到聪明可爱的小刘彘,心中便有了废掉太子刘荣的念头,同时也想到立王美人为皇后。

这时,宫内美人众多,受汉景帝宠爱的还有贾妃等人,况且立皇后又要涉及到皇太子的问题。这皇太子是不能轻易更动的,汉景帝心中也有顾虑。而且皇太子的老师是窦太后的内侄窦婴,他一心想作佐命大臣,所以坚决反对更换太子。这样,究竟立谁为皇后,仍然没法决定下来。

为了争位中宫,有心计的王美人又开始玩弄阴谋,她竭力想挑拨汉景帝和栗姬的关系。她知道长公主的话已经在汉景帝的心中起了很大作用,因而汉景帝说什么也不会同意立栗姬为皇后的。想到这里,一条毒计在她心中形成了。

一天,王美人悄悄地对宫内掌管礼仪的大行官说:“皇后的位置空着总不是事。我想去劝一下皇上,让太子的生母栗姬当皇后,你觉得怎么样?”

王美人没有说半句栗姬的坏话,反而在帮她提升,这不是不徇私情的大义之举吗?那位大行官也许是被感动了,也许觉得自己执掌礼仪,此事责无旁贷,或许是想作为未来皇后的第一个推荐者,以便将来邀功取赏。他听了王美人的话后,马上向汉景帝进言:“‘子以母贵,母以子贵’,现在刘荣已被立为太子,她的母亲栗姬应该册封为皇后。”

汉景帝心中正为不能废掉刘荣而生气,他一听大行官又要他册封栗姬为皇后,怀疑是栗姬在背后指使,便勃然大怒,大声训斥道:“这是你应该说的话吗?”说罢,喝令手下将大行官推出去斩首。

由于此事使汉景帝终于下定决心。公元前150年春正月,他不顾太尉周亚夫和太子太傅窦婴的劝阻,废太子刘荣为临江王。

有些大臣也不赞成汉景帝的这种做法,可是他们看汉景帝正在气头上,谁也不敢自找麻烦。栗姬的兄弟栗卿出来反对,结果仍然是胳膊拧不过大腿,被汉景帝送到监狱里办成死罪,以后再也没有人干反对这件事了。

栗姬没有捞到皇后的位置,反而砸了儿子的储位,送了兄弟的性命。从此,汉景帝再也不愿见她一面。深宫寂寞,长夜漫漫。栗姬满胸哀怨,无处倾诉,终于一病不起,在冷宫中死去了。

两个月后,汉景帝成功地挡住自己的弟弟梁王刘武想当“皇太弟”的活动,立王美人为皇后,立她的儿子刘彘为皇太子。这一年,刘彘刚满七岁。

皇太子是皇位的继承人,刘彘争得这个席位后,汉景帝觉得“彘”这个名字用在未来的接班人身上似乎有些不雅。恰巧他看到《庄子。外物篇》里有一句“心知为彻”的话。“彘”和“彻”又是一音之转。所以汉景帝将刘彘改名为刘彻,希望这个皇太子能够聪明圣彻。这个皇太子也确实不辜负他的期望,后来果然成为一个雄才大略的君主。

一个平民百姓的媳妇,在宫闱内残酷的争权夺势中,以善于窥测方向,善邀宠幸,并能抓住时机,随时应变,终于战胜对手,入主中宫,戴上皇后的桂冠。这在漫长的中国封建宫廷史上实属罕见。

王娡,王美人,王皇后,你该有什么样的心机和本领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