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有血性的中国人来看看.

在来法国之前,我非常的喜欢这个国家,也认为这是个对中国十分友好的美丽的国度。而现在,一切都改变了。


早上11点,火炬就要出铁塔了。留学生在草坪上拉起了“奥运会不等于政运会”的横幅。一个电视台开始在中国留学生的人群里采访我们,采访了几个,大家一致的观点是奥运会不是政治运动会,我们不在今天谈论政治,欢迎法国朋友去北京,去中国,看看友好的中国人民。记者显然不满意这样的回答,一遍遍的问我们兮葬。留学生很不快。这时有两个法国人上前说话了,说他们中国人没有名zhu的,都被洗脑了,所以只会说这样的话。


然后到了victor那里等火炬,三个葬毒分子(法国人)去抢火炬。其他一些葬毒法国人喊“解放西藏”,留学生就在边上喊“北京,加油”。当葬毒抢火炬的时候,我亲耳听到边上的一对法国母女的对话,让我知道了法国人是怎么样从小开始就被洗脑的。那个小女孩只有5、6岁的样子,看到有人去抢火炬了,就问她的母亲“妈妈,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子做?”,母亲说“因为中国人使用武力占领了他们的国家五十年了,他们借此机会表达他们想要获得解放”。我相信,母亲并没有什么恶意,因为她也是从小受到的如此的教育,她只是把她所“知道”的告诉她的女儿而已。


火炬过后,留学生开始往下个点(radio france)进发,一路上不断的有同胞加入,只要是中国人,看到了就加入我们的队伍,我们一路发国旗,一路往前走。我们沿着塞纳河走,桥上的人看见我们,就发嘘声,喊着葬毒的口号,时不时的有举着反奥运和支持葬毒的牌子的人从我们对面走过,我们就对着他叫“北京,加油!北京,加油!”

在过某座塞纳河桥的时候,队伍估计已经有三百多人了。这时警察开始封路,并射发了催泪瓦斯,队伍就只能后退,找到另一条路,结果又被封掉。无奈只好先分散队伍,准备到市政厅再集合。


在队伍过桥的时候,有三四个法国人,很嚣张的跑到我边上喊“解放兮葬”,我怒极了,朝他们喊“解放科西嘉!”。那个女的也发怒了,说“科西嘉就是法国的”,我说“兮葬就是中国的”。她来抢我手里的旗子,我反手用旗子朝她脸上戳了一下,她和她边上的男的就作势要动手,我跑进大部队,他们也只好作罢。


到了市政厅,发现好多国旗,大的国旗,迎风飘扬,好激动啊!!!我们一个小分队马上跑进大部队,大家一起唱国歌,喊“加油,北京”,声音响彻市政厅广场。我感到我从来没有这么热血过!边上有不少白痴法国人喊什么“解放兮葬”、“北京,杀手”之类的话,马上被我们的国歌和“加油,北京”压下去。我边上一个老头不停的问我为什么来法国,滚回中国之类的话,我当他神经病,对着他喊“中国、中国”。


市政厅大楼上的一个窗户打开着,几个法国人举着一个藏独旗子,市政厅大楼上也挂着一个牌幅,写什么巴黎永远保卫世界人泉,都是当天挂上去的。但是广场上已经绝对是中国人的主场了,多亏了我们的国旗多,嗓子也够响,呵呵。


然后我们到终点站charlety体育场。那里我们和葬毒分子起了正面冲突。一开始我们人数占优,他们一喊口号就被我们的声音压下去。后来他们人渐渐地多起来,跟我们发生了两次小冲突。他们拿来一根很长的旗杆上插着葬毒的旗子来打我们,结果被我们顺势把旗抢过来踩在脚底。奥运车这时也开过来了,在我们面前停了好久,我们不停地唱国歌,车里的中国官员就朝我们挥手,举大拇指。场面真的很感动,到处都是被敌人包围,看到自己祖国来的人是多么亲切。


在体育场那里,虽然所有的法国人几乎都站在葬毒那边,但是有个巴基斯坦兄弟站在我们的队伍里跟我们一起喊口号,我很感动,还跟他合了个影。六点多的时候下了冰雹,奥运火炬也装在车里过去了。我们就打算全体撤退,这时葬毒的突然冲过来打人,我们很克制的不还手,把警察叫过来,警察拦住了他们让我们走。走的时候,听到后面“解放西藏、北京杀手”的喊声不断,咬咬牙,在别人的地皮上,只能走了。


今天看到的葬毒,99%是法国人,真正的藏人根本没几个。口号喊得最凶的是法国人,动手打人的也是法国人。我们一个哥们在路上走得好好的,被几个法国高中生用水倒进他的脖子里,指着他说“北京,杀手,解放西藏”。我真的很难过,原以为的对中国很友好的国家,为什么他们的人民要那么仇恨中国人?就为了个兮葬,要跟中国人打架。难道兮葬是你们的祖国吗?怎么弄得比死了自己爹娘还要激动。


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爱自己的祖国,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热血。看到媒体肆意的诬蔑自己的国家,如果还能忍受的话,那就是冷血动物了。都说法国温州人多,很多人讨厌温州人。但是我要说,他们是好样的!这种时候,那么多的温州人站出来,维护自己的国家。还有很多做四个多小时的火车,花100多欧的车票,专程从外省赶来。看到那么多同胞团结在一起,没有比这个更让人高兴的了。


回来后看了CCTV4的报道后,觉得有必要以自己的所见所闻写点什么了。中国人太善良了,法国在中国一直有很好的、很正面的宣传。可是他们又是怎么宣传我们的国家呢?在没有任何根据的情况下,居然可以用造假的手段来诬蔑一个把他们当作是自己朋友的国家。这次之所以有那么多留学生自发的走上街头,也是因为他们实在做得太过分了。我们可以忍受你的偏见,可以忍受你的选择性失明,甚至可以忍受你的不公正评论,但是,我们不能忍受你制造假的证据来欺骗民众。假的照片,假的翻译,假的视像,你们这样诬蔑一个有古老温和的国家,又怎么能够用文明来标榜自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