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日 第四卷 血色记忆 第122章 洋子的安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7.html


第122章 洋子的安危


洋子连忙把东西收拾好。问道;“是谁?”

“是我,我是小百合。”外面答到。

“是你呀?有事情吗?”

“是洋子吗?你在里面干什么呢?用完了吗?我要用一下更衣室。”

“哦,马上就好。”洋子一边回答一边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把门打开。

看见门口的小百合洋子故镇定的问;“什么事情这么急?我还没有换衣服呢。”

“我也是来换衣服的,我刚才好象听见你在这里和别人说话。”小百合问。

“说话?” 洋子笑了笑“怎么会呢,你看这里只有我自己呀。”

小百合扫了一眼更衣室,又看了一眼洋子,

“奇怪刚才明明听到你在说话,难道是洋子在自言自语吗?”

“没有啦,一定是你听错了。好了,这里让你先用吧,我先出去了。” 洋子不想耽误时间。一闪身出了更衣室。她想早点回到礼堂去,按照计划乌赖少佐将在10点行动而中国突击队也将同时在外围从隐蔽的地点出动,并发起攻击,他们的装甲车从隐蔽的地点到冲到礼堂的时间应该在5分钟上下,而按着这个计划,他们冲上来的时间正好是乌赖少佐将镰田解决掉。或者是正在解决的二虎相争或者群龙无首混乱时刻。正好给中国突击队创造了天赐良机。现在的时间来看外围的部队应该已经到位了,乌赖少佐只要看到洋子一回到礼堂来到自己身旁估计就要发信号开始行动了。

但是战场上的事情谁也不能完全预料的。曾经有一位军事家说过,一旦开战那么我们所有的准备的计划都将被迫改变。

现在洋子就遇到了一个计划外的情况,她刚走出更衣室迎面就碰到了一个穿军装的男人。本想饶过去,但是这个男人却伸出手臂拦住了她的去路。

“池田洋子,你往哪里走?”男人阴笑着说到。

洋子一惊,抬头一看这个男人正是阴险的特务镰田。

“是镰田君啊,你怎么跑到女更衣室来了。”

“呵呵,我是来偷看大美人洋子换衣服来的,可是你进去那么久怎么没有换就出来了呢?”

“我.....我在里面补一下妆。”洋子有些紧张的说。

“你的皮包里有什么宝贝吗?现在还提着。”镰田歪着头看了看洋子手中提着的皮箱。

“里面是上次镰田君交给我的东西呀。”

“哦?是吗?拿出来我看一下。......”

此时在基地外围200米远的突击队潜伏的阵地。薛晗和张成梁等几个人在装甲车上正用望远镜观察机场的方面的动静,他们利用履带装甲车的优势成功的潜到了离机场仅仅200米远的地方。埋伏起来。本来根据规定在机场外围也设了流动哨和巡逻队,但是因为今天晚上参加乌赖少佐的反水行动需要更多的人手,都被下令撤消了,正是这样的变化给了薛晗他们这次奇袭创造了成功的机会。

薛晗在观察中发现。起先看起来,敌人的岗哨和巡逻队都在按部就班的值勤。在与洋子通完消息后不久。明显可以看到巡逻队开始集结起来向礼堂方向开进。看来洋子已经成功了一半了。可是越到这个时候洋子的安全就越令人担心了,如果娇嫩的鲜花一样的美少女洋子暴露之后落在这几百匹恶狼手上,还不被他们给生吞活剥了啊。

“看来他们已经动手了,我们现在出动吧。”薛晗一边的陈建有些着急,他十分担心洋子的安全。

“再等几分钟,还没有到10点呢。”张成梁看了下手表。

“我觉得已经可以了,我看这个距离我们5分钟内不一定能赶到那里。”陈建担心的说。“如果再等下去,洋子恐怕会有危险。”

“我们现在出击,洋子那里如果还没有动手,那她就更加危险了。”


薛晗一边观察一边说:“我也认为现在可以了,我们不能墨守成规,我观察现在敌人在机场的外围防卫已经是十分松懈,没有看见巡逻队,只要把那几个岗哨和探照灯敲掉,我们就可以隐蔽接近,我看咱们这样,车载炮机关枪等其他武器先不要开火,先迅速隐蔽接敌。到1时间在大打出手!陈建担心也不无道理,这个距离我看5分钟不一定能冲到那里,现在就行动吧。晚了就来不及了,如果出现后果,一切责任我来承担。”

张成梁见薛晗这么说,也只好点点头,“好吧,那么我们现在就行动。”

薛晗立刻给早已经准备好的狙击手张超发出信号。

张超等三名狙击手立刻向早已经瞄准的目标。

三个岗楼上的哨兵发难。

暗夜中一声沉闷的枪声过后,“其实是三支德式K98狙击步枪几乎同时响起”。三个高角岗楼上的三名鬼子立刻归西。

接着有是又是三声枪声过后,敌人的三个探照灯几乎同时熄灭了。这一系列动作让张成梁到吸了一口凉气,夜间凭借灯光在200米的距离外狙击敌人的单兵居然无一失手。中国宪兵的素质可真是令人恐惧。

时针已经指向十点,随着现场指挥官薛晗的一声令下,几十辆装甲车在距离机场200米外的待机地域一起开进。全部的联络电台立刻打开,因为现在秘密已经不存在了。很快,车队就逼近了机场外围的铁丝网,

但是他们发现在礼堂方向并没有什么大动静,现在已经是来不及多想了,因为日军停在跑道停机坪上的巨大的轰炸机早已经进入了火力射程

“开火,打大个的”薛晗通过电台下了命令。

早就瞄好目标的炮手终于可以大开杀戒了,冰雹般的45毫米口径炮弹和20毫米机关炮弹首先卷击了过去,日军重型轰炸机在地面上早就失去了在天空的威风,象一头笨重的灰熊一样,趴在那里听凭一群恶狼般的密集火力在它身上撕咬着。很快的在烟雾和弧光以及爆炸声中或变成千疮百孔的怪物,或者被轰的支离破碎四分五裂的成了一堆堆燃烧的废铁.....

车队中陈建坐的那辆一直冲在最前面,直奔礼堂。

“大家注意!看见女人千万不要开枪。里面有我们的人!”陈建大声命令着手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