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


又回到舅舅的中军大营,禀告了舅舅巡营所见。舅舅马超让我们坐在大帐里,又继续给我们讲讲现在的情况。

“冀城周长4里有余,城高2丈,黄土为里,外覆青砖。每个方向各有一门,前有吊桥,门后有瓮城,护城河宽2丈,大约深有5尺,不过现在护城河已经填的差不多了,军卒可以很容易涉水通过。城中原有人口3万余,韦康带的败兵和原先的守卒和计有5000多,但韦康征发了城中青壮加以守城,实际上应该有1万多人。我方中军大营全部能出击的人马大约4000,彻里古能出3000人,雅丹越吉能出2000人,其他头领合计大约5000人,杨昂那里有5000人,让他们守守营盘还可以,进攻冀城可指望不上。攻城步兵是主力,可咱们主要是骑兵,城墙可没法骑马上去,只能大多数人下马进攻,可终归不是步兵啊,所以光伤兵现在都2,3000人了,可围了冀城都5个多月了,现在还是打不下。”

马岱舅舅也接过话头说:

“统儿,我们损失了这么多士兵,还围着冀城,就是想耗尽城内的粮草,逼他们投降。可咱们把各部落青壮都集合到这里来了,后方也是无人放牧生产,咱们也是受不了啊。要不是杨昂又带了些粮草,估计咱们现在也挺不住了。张鲁那边说还能再送点粮草过来,可支撑大军在这里,耗费的绝不是一个小数,张鲁早晚也会断绝供应的。曹操现在可能已经得到冀城被困的消息了,他腾出手来,就会派援军来救援冀城了,如果那样,我们可就危险了,所以冀城到现在还打不下来,我和你大舅就心里急啊。”

我现在也明白冀城的局势了,现在已经是5月多了,历史上8月份,夏侯渊就会带兵来援了,现在只有两个月时间了,必须打下冀城,才能腾出手来击败夏侯渊,否则将腹背受敌,内部又有暗通曹军之人,若真到那一天,后果不堪设想。

“舅舅,刚才巡营中,我看到伤兵独立一营,几乎无人照料,自生自灭,这样下去,谁还敢带头冲杀而导致受伤啊!长期下去,士气大受影响啊。”

张苞他们也是点了点头,又一起看着舅舅如何回答。马超舅舅看了看我,也深表同意。

“统儿,这方面我也没什么好办法。各部落都不愿尽力拼杀也是为了保存实力,终归伤一个就有可能会减少一个人啊,现在各部落人口也大不如前了,也经不起大折腾了,这我也知道,所以也没有下死力气逼各个首领,以免引起兵变。这次你送来了很多伤药,我才想让各部落首领放胆进攻啊。”

“舅舅,那些伤兵如果我收容了,各部落首领能不能还向我要那些人?”

“他们全当这些伤兵没了,没人会找你要。”

“那好,明日开始,我接手伤兵营,以后所有治好的伤兵归我。另外,舅舅你想办法拨给我1000人马,这1000人马,我要有处置权,一月之后,我给你攻破冀城,然后随后你指挥大军攻占整个冀城。”

舅舅盯着我,很是有点不相信。

“此话当真?”

“当真。只要你再按我要求提供一些武器和东西,我们兄弟几个一定能给你打破冀城。”

“好,统儿,下午我就让各部落挑选士兵给你送来集合,伤兵营归你管,需要什么东西只管提出。”

很快,下午各部落给我送来了1000名人马,和舅舅关系好的,送来的人马还好点,能说得过去,而彻里古他们三个部落送来的都是一多半是些刚刚从军的少年兵和一些40岁以上的老兵了,看他们的意思,他们根本就是当作是些弃子,全当没有这些兵了。接收这些人马后,我就下令现让他们一日之内互相熟悉,上报个人擅长,由王平负责考核落实。伤兵营我安排关兴带人统计了一下,还有2200多人,其余受伤的已经死了。这里面断胳膊短腿的有600多人,其余1600余人经过我的治疗后,基本上1月后也可以重上战场。这1600人中,多数都是征战多年的兵丁,多数是因为冲杀在前才受伤的。在伤兵营我亲自给受伤人员处理伤口,并从那些送来的士兵中选了50名刚从军又显得教文弱的兵卒教授伤口处理技巧和包扎技巧,准备这些人训练熟悉以后由他们专门负责受伤士兵的护理工作。同时我专门安排厨师给受伤的人员制作伙食,以便他们尽快康复。同时我宣布,现有残疾人员我将根据情况安排他本人或他的家人适当的工作,以解决以后的生活问题,如我将在西北建设济世堂分堂,可以招收这部分人为员工。凡是治疗后,可以重新上战场的,我还将根据在战斗中的表现和军功大小,适当解决他们家人的生活问题,每个人的军功直接影响他们的基本待遇。此项宣布一出,伤兵营一片雀跃,对他们来说可真是天上掉了个馅饼,他们现在可以说是,只要我下命令,那怕前面是刀山火海,他们也绝不皱一下眉头。

我对张苞、关兴比较了解,张苞喜带骑兵,关兴喜带步兵。我又发现新收的王平则很善守。三人特点不一样。我就把那900多兵卒挑了挑,40岁以上的全部单独列队,平时作为后勤军使用,战时兼做弓弩兵支援。不是有句话说:打仗打得是后勤。吃不饱,穿不暖,刀不快,枪不利,你凭什么和别人对抗。这样一挑,光后勤兵就有200了。还剩7百,200给张苞坐骑兵,这里马匹不缺,每人双马,挑的全是弓箭娴熟的,其他本领再说。关兴带600百兵,王平为副。这些步兵我参考了后世的鸳鸯阵阵形,以12人为一队,最前为队长,次二人一执长牌、一执藤牌,长牌手执长盾牌遮挡敌人的重箭、长枪,藤牌手执轻便的藤盾并带有标枪、腰刀,长牌手和藤牌手主要掩护后队前进,藤牌手除了掩护还可与敌近战。再二人为长刀手,用两面开刃的长刀,每支长刀长3米左右,长刀手利用长刀前端的利刃刺砍敌人以掩护盾牌手的推进和后面长枪手的进击。接着是四名手执长枪的长枪手,左右各二人,分别照应前面左右两边的盾牌手和长刀手。再跟进的是使用短刀的短兵手,如长枪手未刺中敌人,短兵手即持短刀冲上前去劈杀敌人。最后是一名弩手,灵活设计敌人。这样不但使矛与盾、长与短紧密结合,充分发挥了各种兵器的效能,而且阵形变化灵活。可以根据情况和作战需要变纵队为横队,变一阵为左右两小阵或左中右三小阵。当变成两小阵时称、“两才阵”,左右盾牌手分别随左右狼筅手、长枪手和短兵手,护卫其进攻;当变成三小阵时称“三才阵”,此时,长刀手、长枪手和短兵手、弩手居中。盾牌手在左右两侧护卫。同时以这些个小阵为基础又可以组成大鸳鸯阵和其它阵型灵活进攻。

又设立军法十七禁律、五十四斩,要求每个士兵能倒背如流:

其一:闻鼓不进,闻金不止,旗举不起,旗按不伏,此谓悖军,犯者斩之。

其二:呼名不应,点时不到,违期不至,动改师律,此谓慢军,犯者斩之。

其三:夜传刁斗,怠而不报,更筹违慢,声号不明,此谓懈军,犯者斩之。

其四:多出怨言,怒其主将,不听约束,更教难制,此谓构军,犯者斩之。

其五:扬声笑语,蔑视禁约,驰突军门,此谓轻军,犯者斩之。

其六:所用兵器,弓弩绝弦,箭无羽镞,剑戟不利,旗帜凋弊,此谓欺军,犯者斩之。

其七:谣言诡语,捏造鬼神,假托梦寐,大肆邪说,蛊惑军士,此谓淫军,犯者斩之。

其八:好舌利齿,妄为是非,调拨军士,令其不和,此谓谤军,犯者斩之。

其九:所到之地,凌虐其民,逼淫妇女,此谓奸军,犯者斩之。

其十:窃人财物,以为己利,夺人首级,以为己功,此谓盗军,犯者斩之。

其十一:军民聚众议事,私进帐下,探听军机,此谓探军,犯者斩之。

其十二:或闻所谋,及闻号令,漏泄于外,使敌知之,此谓背军,犯者斩之。

其十三:调用之际,结舌不应,低眉俯首,面有难色,此谓狠军,犯者斩之。

其十四:出越行伍,搀前越后,言语喧哗,不遵禁训,此谓乱军,犯者斩之。

其十五:托伤作病,以避征伐,捏伤假死,因而逃避,此谓诈军,犯者斩之。

其十六:主掌钱粮,给赏之时阿私所亲,使士卒结怨,此谓弊军,犯者斩之。

其十七:观寇不审,探贼不详,到不言到,多则言少,少则言多,此谓误军,犯者斩之。


同时我集合了这些士兵宣布:

“即日起,我将和各位兄弟一起操练。每日早晨,每位兄弟的口粮管足,但午饭只有九成兄弟可以享用。晚饭只有八成兄弟可以用上。这些兄弟,都是经过训练完毕的考评通过之后,才能用餐。至于考评未过的兄弟,那只有先饿上一饿,等待来日再好好练了。现在的队长是临时队长,等训练完毕后,各小队推举自己的队长。战场上大家是生死兄弟,可以性命相托,绝不允许不管战友只顾自己逃命。另外我最恨从背后对自己人下刀子的家伙,如若有人敢背后给自己的兄弟捅黑刀,我将用最严厉的处罚进行处罚,让他后悔他爹妈把他生出来。只要大家肯死命战斗,大家也看到伤兵营的安排了,战后将根据每个人的军功获得同样的待遇。”

士兵的情绪被调动起来了, 张苞他们也卯足了劲,要将这几百军士练成精兵,练完单兵练阵型,谁也不肯落下,这个末位淘汰制,被他们执行的很是严格。第一天的时候,果然有八成兵士没有吃上晚餐,第二天大家的训练热情明显高惩,第三天更胜,舅舅也看的大喜,竖起拇指称赞于我。

训练的间隙,我又建造了后世的拓展训练营地,把各位士兵拉到这个训练场上,联系合作精神,养成团队作战可以把后背托付给战友的的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