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6/


刘二牛罗圈腿的毛病终究还是矫正过来了,因为是先天性的毛病,这个过程变得无比痛苦,整整一年的时间,他晚上睡觉都用背包绳死死地缠着两条腿!第二年的考核,刘二牛的单兵队列动作已经达到了优秀,即将升任支队副参谋长的马啸杨刻意在刘二牛的两只膝盖间塞了一片树叶,班副刘二牛站了一个多小时,那片树叶竟然纹丝不动!这一年的四百米障碍考核,刘二牛同志又破了自已保持的记录,而且平了总队纪录!两百米卧姿无依托步枪射击五发子弹打出了四十九环,与五个战友并列支队第二名!

考核完后,刘二牛直接提着枪去找马啸杨和副大队长姜小天,神气十足地说:“这一次我不要三等功,可以提我当班长了吧?”

姜小天说:“我现在是副大队长,想当班长去找你们队长!”

刘二牛立马拉下脸来指责姜小天和马啸杨:“官越当越大,讲话越来越不算数!我们队长归你管啊!他对我意见老大了,看哪都不顺眼,昨天晚上还踹了我一脚!”

马啸杨笑道:“牛啊牛,你是不是欺负你们队长是新来的,又跟人犯冲了吧?”

刘二牛跺着脚说:“我哪里敢啊?他就是看我不顺眼,哪里都是毛病!”

姜小天不想跟刘二牛纠缠,就打着哈哈说:“改天我找下你们队长,多好的兵啊,军事素质这么优秀!”

刘二牛说:“你看我这两条腿,就为了当班长,都被背包绳缠细了!”

马啸杨回答道:“你那么不要命,为什么要你去参加防暴队的选拔你不去?”

刘二牛说:“我们排长说了,防暴队的班长都是五年以上的老兵,到了那里很难出头!”

“真搞不懂你脑子里整天在想什么!”马啸杨摇摇头,边说边和姜小天转身要走。

刘二牛却拦住姜小天再次提醒到:“副大队长,你帮我跟我们队长说说,明天我再去找你!”

姜小天点着头,一脸沮丧地走开了。

第二天吃过午饭,刘二牛就直接杀到了大队部,姜小天早料到他中午要来,没等刘二牛开口,姜小天说道:“昨天晚上我找过你们队长了,他说你整天吊而郎当的,一搞政治教育就打瞌睡,还跟班里的同志关系处不好,内务每次检查都是全中队倒数第一!”

刘二牛低着头不吭声,姜小天又说道:“你副班长都当不好,自己的内务都整不好,怎么去当好一个班长?”

刘二牛抓着脑袋吭哧了半天才说道:“可是我一直都在刻苦的训练……”

姜小天知道他想要说什么,挥挥手有点不耐烦地说:“好好抓抓你们班的内务,政治学习更不能拉下,如果再稀稀拉拉的,这辈子都甭想当班长!”

刘二牛还真是属驴的,推一下动一下,被老队长训了一顿后,回到班里就打了一盆水先弄自己的被子,等自己的被子有模有样了以后,刘二牛又开始弄得全班鸡飞狗跳,跟他同年入伍的老兵更是怨声载道,结果一个月后,内务卫生评比一下就窜到了八个班中的第三!

几个月前刚从一大队调过来的新队长和老指导员虽然对刘二牛这种简单的管理方式有点不满意,但他们都看到了刘二牛的变化,再加上刘二牛闻名全支队的军事素质,提拔他当班长也就提上了议事日程。

刘二牛同志非常不幸,就在班长的任命就快下达的时候,他请假外出被总队和卫戍区的联合纠察队给抓了个现行,原因是他没扣风纪扣,两手还插在衣兜里在街上瞎晃悠!刘二牛同志差不多跑了三条街,才被契而不舍的五个纠察前堵后追地给按在了一个死胡同里。

刘二牛同志要是不逃跑,估计最多回去也就被支队通报批评,可他这一跑,就跑进了总队“警容风纪学习班”!一个星期后,支队长亲自去接回了刘二牛,刘二牛同志也就史无前例地成了这个支队历史上连续两年的“典型”!

在大队和中队领导的争取下,刘二牛同志只被记了个小过,而且保留了副班长的职务,只是班长的任命已经变得遥遥无期了!

刘二牛的哥哥是驻藏部队的烈士,二等功臣,要不他那个奇难看的罗圈腿,怎么也不可能混进人民军队。刘二牛当兵的过程几乎是一路绿灯,他家乡武装部的领导每年都会来部队看望他,教导他要继承哥哥的遗志,争取在部队早日成才。所以,只有初中文化的刘二牛,一门心思想在部队转志愿兵。这两年看起来虽然受了一点磨难,可刘二牛通过自己的努力,两年时间就几乎收获了一个义务兵三年所能获得的所有荣耀,三等功、党员、班长……一切都在按照自己设定的目标在发展。

这次不经意间背了这么大一个处分,对兴冲冲的刘二牛来说,无异于从天堂突然掉进了冰窖!他觉得自己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了,除了依然拼着命训练外,刘二牛变得沉默寡言,有时候,一整天都不跟战友们说一句话,一有休息的时间就独自远远地坐着发愣,整夜整夜地靠在床上瞪着牛眼睡不着觉!

刘二牛的反常,让队长和指导员束手无策,不管你如何苦口婆心地去开导他,他都低着头一言不发,看着刘二牛日渐消沉,中队干部知道他心里有一个死结解不开,可是他们又不能承诺什么,最后闹到大队教导员那里,教导员又请来了副政委,几个人轮番上阵开导,刘二牛同志才恢复了些许生气。

这次组建新训大队,本来大队长马啸杨不想要刘二牛的,但是刘二牛被大队留下来超期服役了,那意思肯定是想让他转志愿兵,战斗班的战士要转志愿兵,一定得是正班长,大队是想通过这次新训,让刘二牛好好锻炼一下,回到老连队再顺理成章的提升为班长!

马啸杨其实也是出于爱护刘二牛才不同意让他来新兵大队当班长的,他觉得刘二牛的性子不适合训练新兵,军委刚刚下发了“以情带兵”的文件,总队甚至还公布了警务处的投诉电话,这家伙方法粗暴简单,要真是被哪个兵给告了,军旅生涯估计真的就走完了!

刘二牛这几个月慢慢地缓过劲了,他知道这次可能是证明自己的最后机会了,听说马啸杨又要堵他,就气得扎了武装带跑到支队机关来找副参谋长马啸杨。马啸杨看到他黑着个脸要拼命的架势,就问他:“怎么了?又想揍我一顿是不是?”

刘二牛嗓门大得出奇,瞪着一双牛眼就炸道:“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要真看着我不爽,直接开除我的军藉不就完了吗?”

马啸杨不急不恼地起身关起办公室的门,等刘二牛平静了一点才摊开双手说道:“还有没有牢骚了?要不,你把武装带解下来抽我一顿得了!我保证出了这个门,没人会追究你的责任!”

刘二牛不说话。

马啸杨停了半天又说道:“现在可以听我讲了吗?你这火爆脾气自己感觉到了吗?今天我是一个少校,如果换上了一个新兵蛋子,人家头都被你打通了!打了人你还想在部队呆下去吗?我告诉你,门都没有!搞不好还要上军事法庭!”

刘二牛蔫了,开始不停的擦汗。

马啸杨又说道:“你明白我不让你来新训大队的原因了吗?”

刘二牛心里不服气,但嘴上还是软了:“参谋长,对不起!今天我是有点过份了,也是急的,请你谅解!我真希望你能给我这个机会,让我证明给你看,这段时间我已经把四会教材背得滚瓜烂熟,而且买了好几本带兵的书在看,我相信自己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马啸杨像看外星人一样紧盯着刘二牛,这个粗人的确转变了不少,如果头脑再清醒一点,不要这么冲动,一定是个可造之才!

马啸杨脸上的表情已经赞许了刘二牛,但他没有说出口,只是很平静地问刘二牛:“一会回去把你买的那些书拿过来我看看,我看你是真在学习,还是在忽悠我!”

刘二牛看出马啸杨已经有了妥协的意思,也就不再多话,又道了一次歉,千恩万谢地回去了。

刘二牛一走,马啸杨就给自己的老同学三大队副大队长姜小天打了个电话。

刘二牛来新训大队报到的时候,姜小天亲自送他过来的,临走的时候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关键的时候千万不要掉链子,只要在新训大队不犯错误,你就算给我长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