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一条河 我爱我家 4月6日游金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44/


说起带儿子划船,几乎是年前的许诺――为了奖励儿子的考试成绩,因为冬天天冷、因为忙、因为各种乱七八糟的杂事耽搁至今,后来虽说找了些别的消遣替代,但心里总觉得欠着儿子的。5号晚上全家吃饭时说起,便商定第二天一起去金山。6号一早岳母、小姨子、侄女、老婆、儿子和我便直接杀奔金山大门,与等在那儿老婆的姑妈会合游园。

前晚下了点小雨,天仍然阴阴的,空气中带着温柔的水汽,做个深呼吸,一股夹杂着泥土味和不知名花香的清新空气直入心脾。天不好,背着香囊、手捧香烛的善男信女却意外的多,原来今天是农历初一――传统习俗中的进香礼佛、祈福求安日。金山门楼并不大,两层重檐,上书“金山”二字,进得大门道旁的树上挂着一串串红灯笼,偶一回头,门楼背面的七个大字跃入眼帘“雄跨东南二百州”,一股豪气顿然而生。

金山位于镇江市西北,海拔43.7米,占地面积41.6公顷,金山寺建于东晋,至今已有1600多年历史,由于金山耸立江中,为了立于山门便能观得长江,寺门朝西,寺内殿宇亭台,依山而建,层层叠连,顶部一塔拔地而起,直指云天,无论近观远眺,山寺浑然一体,山即是庙,庙即为山,令人无法窥视山的原貌,因而有“寺裹山”之说。顺道前行,店内路边是成群说着吉利话叫卖香烛的妇女,丈母娘对烧香虽无多大研究,还是买了一把,让儿子拿着,我们边走边与丈母年聊着“为何烧香?”一类的闲话,“烧香其实是与佛的一种交流!”丈母娘书读得不是太多,话却颇有哲理。想想也对:把自己对社会、对家人、对朋友、对佛的祝福与希冀通过袅袅青烟,上达佛祖,结果如何全在佛祖一念……这也许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心中有佛吧。

此时的寺前广场早已人头攒动,挤满持香而拜的男女,透过人头东望,山门上悬挂的是康熙皇帝御笔题写的 “江天禅寺”横匾,天王殿黄色的墙壁上另印有赵朴初先生题写四个大字:东晋古刹。殿内正中的弥勒佛是笑口常开,两侧的四大天王则凶神恶煞。因划船游园是今天的主题,我们在寺前稍作停留焚香后便转至后山青砖、碎石铺就的沿湖小径,放眼远处是低矮的堤坝,微绿的湖水,岸边是现在已难得一见的修长的垂柳,这些无不透着一丝宁静与祥和。一路前行,先是幽静的放生池;再到大名鼎鼎的白龙洞,洞西侧为白蛇青蛇并肩雕像,入洞感觉丝丝凉气,洞内另有一小洞,洞边小字“此处直通杭州西湖”,个子矮小者可入小洞前行十多米,至于通不通西湖那就天知道了;继续东行至一处,有弧形十三级台级延伸至水面,两边护有石栏,那便是“御码头”了,康熙、乾隆两帝南巡时,先后几次来金山都由这码头上岸,码头边有一巨石横卧,传说宋时有一老僧在此定时敲打木鱼,湖中老鳖准时来访……再往前就是租船的码头,岳母、小姨子、姑妈都不愿下湖,于是我们剩下四人按儿子的意愿合租了条四人脚踏船开始了环湖之旅。为了船体平衡儿子和侄女坐对角,我和老婆坐对角,掌舵和踏船的体力活主要由儿子和侄女干,老婆悠哉游哉的吃着家里带来的零嘴,并不时给我等喂上一颗荸荠或开心果,我则负责拍照和用望远镜搜索远处有趣人、物,然后共享……一组人累了就换另一组踏船,半个小时很快过去,上岸、还船、追赶上大部队,准备撤退回家。

与以往园内逢年过节主要是外地游客不同,这次发现本地人去休闲健身的很多,沿小路由东往西,一栋青砖房前两位中年妇女在吟唱民歌,门前的草坪上一键硕老者以两根鱼杆将巨型“空竹”玩的风生水起,隔壁的小场地上另有一组统一着红运动服的老年“空竹”健身小队,不时有游客参与进去娱乐一番,但这些儿子并没兴趣。偶尔停下看上两眼,便拉着侄女轻车熟路的往小游乐场而去,玩过小过山车和碰碰车,才尽兴而归。

回程路上与儿子闲聊,说起金山之出名,除了其特有的真山真水和“寺裹山”的建筑特点外,跟那些优美的传说也不无关系,如王昌龄吟出了“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佳句的芙蓉楼;唐代评茶专家陆羽品定为天下第一泉的“中泠泉”;水浒传里张顺夜伏金山寺、宋江智取润州城的故事;梁红玉擂鼓战金山抗金兵的千古佳话;还有家喻户晓的《白蛇传》故事也发生在这里,只是神话中那个破坏姻缘的金山寺和尚法海似乎却是个得道高僧,下次有空再来好好研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