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44/


因前几天刚回老家帮父亲做个生日,并去母亲坟上祭拜过,4号这天便决定好好陪陪儿子,去放风筝。一早我和老婆在街角的小面馆吃了碗面条,到丈母娘家接上儿子和小侄女,人员便算到齐了。

由于去年是在北固山那放的,人多地方小,今年大家商议去丁卯的市民广场。虽说天气预报有雨,实际却是多云、微风,正是放风筝的好天气。到了广场,人并不多,有一老爷爷和两个爸爸带着孩子已将风筝放上了天,沿路的草坪和广场的长条木凳上坐着三三两两的男女。广场的入口处卖风筝的却有3个摊点,选了第一家小夫妻两摆的摊,侄女看中了一个粉红底黑黄图案中号米老鼠,儿子则喜欢大号的,黑瘦的男摊主推荐了迷彩的大飞机。看着摊主三下五除二很麻利的装杆、系线,差不多弄完,老婆才想起忘了先侃价,最后两只风筝一起100元(感觉至少亏了20元)。

小侄女的风筝是三角形的,老婆以手抓着举过头顶,让侄女放线至10米的样子,乘着一阵风来,松手,风筝轻轻飘开,侄女一边放线、一边往后退去,风筝几经晃悠,慢慢升至20高的天空,稳稳的停住――成功了!

难放的是儿子的那个大飞机,第一次由摊主配合――高举风筝,让儿子拖长风筝线约20米,等到阵风一至,迅速将风筝松开,并指挥儿子时快时慢、时收线时放线的跑着,风筝很快升至15米左右的高空,却不再升高,改为翻转,一看要坏,摊主赶紧抢过控制线盘――慢跑、轻放、急扯……无奈飞机并不给面子,还是一头扎到了坚硬的水泥铺面上。

摊主不甘,决定亲自操刀。我帮忙拿着飞机,放手,摊主先是徐徐小跑,待风筝慢慢升起,改为或是边跑边频频快速用力向后撤线,给予人为加风,或是在风筝有下降的趋势时,迅速收回一部分风筝线,终于风筝升到了约25米的高度……然而好景不长,儿子叫好声刚出口,正待跑过去“接管”,“飞机”先是尾部一颠一颠不时呈下坠之势,急扯后接着开始连续空翻……尽管摊主使尽浑身解数,飞机还是还是头上脚下的砸了下来。

这一次的失败是致命的――纵向的主龙骨摔裂了,换过再来,又摔,如是2~3次固定龙骨的前后及左右的布包头也磨烂了,只能用线扎上,好在侄女一阵东跑西跑后玩得累了,换了儿子去放米老鼠……不好再麻烦摊主,我和老婆便一起修理研究起“飞机”来,这一研究还真发现了问题,原来飞机肚皮下面还有大大小小的五个进气道,联想以前到网上看到的有关飞机进气道知识,我判断问题多半出在这――与其它简单平稳的风筝不同,这些歪歪扭扭的进气道可能在高空改变了飞机的受力状态,导致了后坠和空翻。

到了十点多时,天上的风筝慢慢多了起来:蝴蝶、青龙、鱼、蜻蜓、蜈蚣应有尽有,再看儿子、侄女两人轮流牵着已放线到极限的米老鼠到处溜达,除偶尔跟别的风筝缠绕一下和一次挂到树上外,一副悠哉游哉的样子。有心跟摊主交涉一下,既怕坏了自己的兴致,也怕害了摊主的生意,遂作罢。又不愿闲着,便跟老婆合作,轮流牵着那飞不起来的“飞机”奔跑,权当跑步健身,至十一点,两人均一身臭汗,于是收好小“米老鼠”,把大风筝留给摊主看能不能废物利用,给两个小朋友一人一瓶营养快线解渴,四人又绕着小广场转了一圈,看那一块块石碑上的百家姓来历的说明消遣。

其实放风筝除了放松身心外,还有健身功效,难怪古人形容:迎天顺气,拉线凝神,随风送病,有病皆去。在开阔的广场、郊野,沐浴着暖暖得阳光,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周围是青山绿水,头顶着微篮的天空,凝神专注,牵线奔走,时张时驰。清风徐来,嬉戏玩乐,旁若无人,任何忧虑烦恼之病态神情,早已忘之度外……虽然我跟老婆放的是个飞不起来的风筝,但那份放松与快乐却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