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六章 尊严 6节 争宠美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为何纪敏萱与李湄会出现在这儿呢?

当岳效飞率军部回中华明月湾的消息,被纪敏萱知道之后。这位从来都有点野的纪大小姐借口要在琉球开拓“丽人坊”的业务,乘着已经在两地开始运转的客船一个人就跑到了这儿。

而已经在方以智不良存心之下,加盟“神州真理报”的李湄为了“第一手资料”也来到这儿,唯一使人有想法的就是方以智这个大忙人也来到这儿。他是来接岳效飞的吗?鬼才相信!

而苦于独自支撑“岳氏集团”的王婧雯,忙于应付神州城留守事务的宇文绣月也只好羡慕的看着这两个“自由人”扬帆远去,一个个只好偷闲之时,望着大海对自己的夫君进行思念。

“哎呀,你瞧瞧这报上都写了些什么啊!这些……这些全都怪你了……”

纪敏萱有些撒娇的向舒舒服服卧在床上的岳效飞,此君正由跪坐在床上的望月绫乃为他按摩昨天夜里太过劳累的腰骨。

纪敏萱手中的报纸是“神州真理报”的琉球版,上面当然有当了记者的李湄的独家采访,写成的报道。而对于他在码头上的所作所为,自然又被方以智这时常批“龙鳞”的家伙,批了个体无完肤。

这倒使岳效飞心中一轻松,他才不相信方以智是为了迎接他这个“不成器”的家伙来到这儿,看来他的“朝鲜麻烦”快要解决了也说不定。听到纪敏萱的声音,他“辛苦”的扭过头去

纪敏萱刚完全没有了商场上那个女强人稍稍带点冷艳的风范,在岳效飞面前她往往要多些妩媚,尤其在经过大半夜的“水露”的滋润之后,有了更加强烈的那种成熟的女白领的味道。

此刻她扬着手上的报纸,岳效飞则下意识的缩缩脑袋。他有时也不明白,家中两位娇妻和这位暂时还处于“红颜知已”地位的美人们,总喜欢向他的脑袋开炮。

“或许这就是家的乐趣吧!”

纪敏萱习惯而带有威胁性的扬了扬手中的报纸,可当她看到跪坐在岳效飞身边,尽心尽力给他按摩的望月绫乃,咬了咬红唇又将手中的报纸丢在桌上。

眼睛则不引人注意稍稍向望月绫乃瞟了一眼,这位从不多话,而且目光当中尽是能把男人淹死的温柔体贴的扶桑女人,“夫君”是打哪儿弄来的。不知为何,在纪敏萱的心中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威胁。

“或者是因为她的柔顺,还是……”纪敏萱说不清楚。

她当然说不清楚,如果她看得到绫乃夜间,向岳效飞痛下杀手的举动还不知道该如何想呢!而且经过特殊调教的“悦之女”就是用来争宠的,又怎会没有压力呢!

岳效飞故意挤着眼睛,缩着脖子可等了半天,却没有等到“脑袋惩罚”的来临,他睁开一只眼“偷偷”看去。这时的纪敏萱脸上依然挂着一层被报纸的批评搞出来的红霞,可是眼中的刁蛮之气却少了许多,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平时绝不多见的温柔神色。

她靠近了岳效飞,不依的扯住他的手,嘴里低声的撒娇道:“我不管,都是你了,你让我怎么出去见人啊!你给我想办法……”

意外逃脱惩罚的岳效飞自然大加赞同,一边胡乱点头,一边嘴里夸张道:“是啊,奶奶的,这次回去我就把‘丽人坊’的老板娘娶回家作夫人,看方以智这‘长舌公’还有何好说!”

纪敏萱不依的与岳效飞厮磨成一团,望月绫乃看着两人的笑闹,心中同样感觉到一缕温馨。他们自然的毫不做作的率性而为的生活,实在使一直生活在冷酷气氛当中的她感觉到由衷的喜爱。

而眼前这位“丽人坊”的老板也给她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像。

昨天,岳效飞被这儿的世袭领主接到这儿之后,又是城中盛宴、又是四处游览,足足折腾了大半天。一直跟在岳效飞身边的望月绫乃这时才发现这位“丽人坊”的老板的另一番风采。

在为数众多的权贵面前,举止大方得体、言语高雅全然没了被岳效飞在港口处抱着转圈时,那付小儿女的娇养之态。而那位被绫乃看成重要竞争对手的李湄,却因为岳效飞的刻意回避,使她放下心来。

当然,她还没有见过最大的两个威胁,王婧雯与宇文绣月,那时她可能会产生望洋兴叹的无力感觉。

大半天的时间,主要进行的是世袭领主及当地议会,对于琉球的发展争求岳效飞这现实当中的最高统治者的意见。

哪知道岳效飞答得如此简单,也是望月绫乃所料不及的。

“意见,我没有意见,我仅有几点原则方面的看法。法治、公平、自由平等最后一点是藏富于民,这就是全部了。其他具体的我没有意见,毕竟如何发展这是琉球人自己的事物,相信琉球的发展一定会更具有自己的特色!”

岳效飞的表现,完全出乎望月绫乃的意料之外。她原以为岳效飞的生活会是非常忙碌的,而他的女人们也会仅仅因为他的“野望”而属于一种装饰性附属品的地位。

谁能知道的是,到了下午岳效飞就将其他事推脱给苦命的参谋长慕容卓去应付,而自己就溜出来陪三位一直跟在身边的美女。

享受完温柔按摩的岳效飞翻了个身,一把抓住一旁躲闪不及纪敏萱。

以为岳效飞又要“使坏”的纪敏萱推了他一把,嘴里发出不依的声音。

“喂,你干嘛啊!”

“切,你想哪去了,我只想听听我不在的时候,中华明月湾有什么不寻常的事发生!”

是啊,岳效飞如同在外远游的游子,看见熟人了总要问问“咱们那里一切都好吗?”

纪敏萱因为自己想“歪”了,不禁脸上不好意思的一红,才理了理鬓间的碎发道:“示威游行算不算不寻常的事。”

“啊!”

因为吃惊,岳效飞眼睛瞪得溜圆,嘴里问道:“不会吧,到底是谁作了见不得人的事,惹这么大风波?”心里则道,“妈的,哪个官是不是又皮痒了,欠下放到光头队去锻炼一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