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99年高考后的夏天,我郑重地在志愿表上填写了“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法语专业”。从那一刻起,一个新的国度、一种全新的文化进入了我的生活。回想起来,与法语、法国文化和法国已经有了9年的“亲密接触”。


9年间,我对法国的印象从经典的电视画面变成了亲身经历,从看报道的观众和读者变成了记者,从曾经天真地喜欢法国的一切到愤怒后冷静地思考:思考法国是不是真的衰弱了,衰弱到了连精神财富都在缩水甚至消失的地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钻进电影院缓解压抑


最近两个月,作为中国驻法记者,我备感压抑:先是同行在车里被小混混砸了车窗、抢了包,再是老佛爷侮辱中国游客,接着就是最近法国媒体铺天盖地地报道西藏和奥运火炬传递,法国政客“无知无畏”地抛出“抵制奥运”等反华言论。话题一个比一个沉重,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最后我只得钻进电影院,看法国热门喜剧片,这才稍感1999年夏天的那个选择还不算是个错误。


回想起萨科齐今年的新年致辞,他提到要培养法国人的文明(Civilization)。现在看来真是有所指,连法国的精英阶层都感到文明的危机了!法国有老本,先贤祠里躺着卢梭、雨果等圣贤,但外国人悼念这些几百年前的巨人,并不等于就是赞美现在的法国。


在给萨科齐总统写的一封公开信上,旅法中国留学生提到了他们的前途问题。这些在法国高等学府勤奋学习的中国青年,应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他们是深化中法友谊和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力量。然而,法国媒体和部分政客近期制造出的震耳欲聋的反华声浪,却让他们忧心忡忡。他们担心的不仅是个人的前途,还有两国关系的未来。相比之下,法国媒体对此却毫不在意,而被法国媒体牵着鼻子走的不少法国民众,对此也没有任何知觉。

img]http://img10.itiexue.net/718/7181938.jpg[/img]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无言以对“历史盲”


我最近跟一些法国朋友争论过。我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们:“西藏问题涉及主权和民族尊严。独立和任何支持独立的行为,都会深深地伤害中国人。”然而,这些习惯了“法国式”思维的法国人,仿佛听不懂我在说什么,继续找我辩论。最后我只好主动结束这种“聋子间的吵架”。


一些在法国工作多年的华人也有同样的感受。他们都觉得,美好的法兰西形象在最近一个月里土崩瓦解。杜女士在法国工作了十多年,结交了很多法国朋友。她说:“这帮人都去过中国,很喜欢中国。可一谈到西藏问题,就露出一副救世主的样子,好像藏民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一群历史盲!我恨不得给他们两耳光。”


法国媒体最近做过一些关于西藏历史的专题片,我耐着性子看完,但始终没有等到关于“西藏在上世纪50年代之前还是农奴制”的只言片语。也就是说,从50多年前开始,法国媒体就偏离了公正的轨道。可想而知,经过法国媒体几代人的“努力”,这种偏离走向了多么荒唐的境地。一些无知的法国示威者居然跟我说什么,“藏族儿童不能学习藏语”、“藏族妇女被迫接受绝育手术”。对他们的无知,我简直无言以对。

作为法国人,我感到羞愧”


就我在法国的经历,我觉得很多法国人是自大而且闭塞的。这可以从他们媒体每天的报道中观察出来。打开法国各台的晚间新闻,关乎国计民生的消息占据了大量的时间。最后几分钟,才赶紧说一说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


翻开法国地方性的大报,头版肯定是那些“乡土化”的报道,到了最后一版,读者才能找到巴以局势和伊朗核问题的新进展。


拉萨“3·14”打砸抢烧事件之后,法国电台、电视台都做了西藏问题的辩论会。然而看多了,连法国观众都觉得无聊,因为总是那几张脸、那几张嘴,不是人权国务秘书雅德,就是无疆界记者组织的秘书长梅纳尔,而且邀请的嘉宾都是清一色的法国人。


直到10天之后,第一张中国面孔出现在法国电视上——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公使曲星。曲星一上来就对这份邀请表示感谢。他说:“虽然这个邀请来得有点晚,但终于有法国电视台请中国人上辩论节目了。”曲星事后告诉本报记者:“虽然是一对五,敌我力量悬殊,但我还是要去。至少我可以说出一些真相,提醒法国人注意一些基本事实。”


最近,《文汇报》驻法记者郑若麟,忙着上法国各大电视节目。郑若麟在法国工作10多年,和法国媒体过招的经验很丰富。他总结了法国媒体的“特色”:它们需要有不一样的声音,否则不真实;但这种声音不能太大。所以,只要是关于中国问题的电视辩论,从来不会看到中法嘉宾人数对等的情况,这也直接导致了一种声音远远大过另一种声音。


郑若麟在最近一次一对多的辩论上说了一段精彩的开场白:“我想,你们今天请我来是为了进行一场真正的辩论,而不是立个‘被告’,让他来听法国对他的审判词吧?”


节目播出后,很多法国观众也觉察到这是一种“批斗式”的辩论。他们通过各种方式联系到郑若麟,对他表示支持,有的人甚至给他出谋划策,比如怎样用法国自己的例子驳斥法国人的提问。还有一位法国老人在电话中告诉他:“作为一个法国人,我感到很羞愧。”


同样的话,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一位法国听众也说过。他说:“当无知的法国媒体和政客对中国、朝鲜、非洲国家横加指责的时候,他们已经把自己给妖魔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