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44/


周末回家,老婆交给我一个艰巨的任务,与儿子聊一聊他的打架事件。大意是儿子升入新学校的初一不久已经跟同学干了两架,怕入歧途。虽说两次起错都不在儿子,但两次都是儿子先动的手,结果上一次双方写检查,这次给报告到校长那儿,等待处理当中。跟老婆稍事商量,略做准备后决定第二天去丈母家吃午饭时,大家一起在饭桌上聊聊此事,一来气氛相对轻松,二来人多不易僵场。

儿子的第一次打架我是知道的,坐他后面的一个男同学是他“哥们”,常被同座的人高马大女生欺负,儿子“主持过几次公道”――-其实也就是帮帮腔吵几句嘴,外带“谴责”一下,被记仇,上课时女同学就拿脚在后面踢儿子,儿子下课后忍不住将该女生的书扔到地上狠狠踩了两脚,书破、女生哭诉至老师处,班主任各打五十大板:女生挑衅在先,错!儿子本是受害者,但先动手,改变了事情的性质,是大错!判儿子道歉,用胶带纸帮人家粘上破损的课本,两人回家各写了篇检查了事。虽然在不少人的潜意识里,从来以“听话”、“乖”、来区分“好孩子”“坏孩子”,但我认为对于一个正在向独立、自我完善方向发展的孩子来说,也不大可能事事与别人保持一致,有些差异、甚至偶尔打一架也属正常。连一些教育学家也认为“打架能培养孩子的自尊心,因为彼此被打,双方都痛。由自己的痛就会想到对方一定也很痛。从而产生自尊心,并且,逐渐认识到,通过暴力是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的。”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的自尊心较强烈,对别人的侮辱和轻视无法接受,会采取一种本能的反击行为,如果过分压抑孩子这个自然发展的过程,孩子可能会因为情绪得不到宣泄变得更暴戾,或转而变成胆小怯弱,所以也就没太过指责。

星期天中午11点半,参加会议的成员基本到场。老婆给岳父、我、小姨子和自己各倒了一杯白酒,给岳母和儿子倒上橙汁,我们准时开饭,边吃边聊。“毛毛,最近在学校表现咋样,有没有啥新鲜事跟爸爸说说?”“还不错。”顿了顿儿子又小声补充道“就是前天跟同学打了一架,被报告校长了”。“说给爸爸听听”。“噢,前天我们班上有个小胖子,课间老拿折起来的纸头扔我,说了不听,就打了一架”。“咋打的?”我继续问。“其实也没打,就是把他摁在地上,他爬起来还继续扔,我又把他摁在地上,最后他还踢了我一脚,把我的手也划破了,你看这儿!是他先惹我的我又没错!”儿子略带委屈的说。

“你们之间原来有没有什么矛盾?”老婆问。“没有!”儿子想了想给予肯定的回答。“你应该多想想一句毛主席语录”我正考虑怎样接话,做过企业书记和工会主席的岳父已先发言。我一楞之间,儿子接口理直气壮的道:“是不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这的确是毛主席他老人家的话,我们小时候为了证明自己打架的正确性也都引用过。岳父有些始料不及的尴尬:“不是这句,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那不一样都是毛主席语录?”儿子显然不服气。“有一点不一样,那就是适用对象,”一看要僵我赶紧插话“你讲的那一句一般是用于处理敌我矛盾的,它的主要意思首先不是打人,而是说如果人家打我,我必须予以反击。而公公讲的那一句才是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你不会认为你跟同学之间是敌我矛盾吧?(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么理解)”“那,当然不是。。。。。。难道我就该这么忍着?”儿子有些委屈、有些不自信的反问。

这次轮到老婆发表她的高论:“那倒也不是,你们之间又没有过节,我分析这个小朋友主要还是跟你闹着玩,当然如果你确实不喜欢这样的方式,你可以明确的告诉他,说了不改也可以向老师反映,动手打人则是其中最坏的一种结局(而不是选择)。同学之间打架,不仅违反纪律和校规,也伤害相互之间的感情,给班级学校以及同学之间带来不好的影响,甚至造成双方身体意外伤害,你到网上随便搜一下“学生意外伤害”就能搜出一堆实例。”“不要光说话,大家喝一口,毛毛来跟婆婆干一杯!”丈母娘的提议适时活跃了气氛。

干了一大口火辣辣的白酒下肚,我决定接过老婆的话头乘胜追击:“作为一个班干部,首先要学会以爱心和宽容的态度对待同学,对待事务,与同学老师出现矛盾后要学会沟通,要靠爱心、宽容心和责任心来树立威信,不要幻想用拳头树立自己在同伴中的权威,那只会让人敬而远之。”又呷了口酒,我继续道:“别的不说,就这两次打架事件的结果,不管你是否认为自己打赢了,但最终都是双双写检查,这是你当初预计或想要的结局么。。。。。。有些道理爸爸虽然说了你不一定能一下子理解,以后慢慢体会吧。。。。。。遇到矛盾、挑衅不是说不能动手,但爸爸希望你下次做决定前能多想想――还有没有其它办法,是不是最好的方法。。。。。”

“想发怒时要多学学《武林外传》中的郭芙蓉方法,闭上眼,嘴中念叨:‘世界如此美妙,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一直未发言的小姨子冷不丁来了句。笑声中我们干杯、吃饭,儿子也一扫先前的郁郁,吃了大半碗米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