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一条河 我爱我家 学车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44/


其实比起开车来,我更喜欢坐车的感觉:在白天的高速上享受那种青山绿水往后飞驰的感觉,在夜晚高速上看着远处漫天的繁星;而在城里时,尽情欣赏马路边的红男绿女,那感觉就更棒啦。可是学车的理由也很充分:周围的朋友都买车了,每次大家一起出去玩,只能坐在副驾的位置上付过桥路费,而且因为是搭车,一家三口经常不能坐到同一车上;每次跟老板一起出去,不管远近都只能他一人开车,而开车又不能喝酒,酒席上边凭空少了好多乐趣。所以在下了长达三年的决心,被老板提醒过若干次后,我决定报名学车(桑塔纳假日班)。

先是考理论,凭着自己多年应付考试的经验,又做过几遍模拟题后,94分,顺利过关。接下来便是长达7个双休日的实际操作训练。我们教练是个40多岁的精瘦男人,很凶。同车学习的是一男一女两个学弟学妹,由于都有骑摩托车或电瓶车的经历,所以对车及速度的感觉均好于我,而我天生就是那种大脑发达小脑不发达,好紧张,协调性较差的人。开课头天上午先是把车用千斤顶顶上,练习换挡,同样的动作,别人来个5、6遍基本通过,而我10遍开外还经常手忙脚乱――一会五挡减四挡减到二挡,一会四挡加五挡又加到三挡…..用教练的话说“紧张,动作僵硬,一点美感都没有,将来给考官的印象分会很差”。2个小时后,就试着在驾校的大院内以一挡的速度开着“找车感”,下午便上路,谁知一顿午饭一吃,上午积累起的有限的一点感觉已无影无踪,而且一换挡,车的方向跑得厉害,所以每次换挡,教练都得帮我扶着方向盘,免得影响人家正常行驶的车,为此我几乎享受了教练所有漫骂的80%,还得陪着笑脸解释,自己年纪大了,学东西慢等等。头两天就在磕磕绊绊的郁闷中度过了。

为了使自己年纪大,动作慢有说服力,我还特地一周没刮胡须,没想从第二周开始练场地的坡道起步,由于对油门及离合器的控制缺乏技巧,往往一脚油门下去呜呜直响,一吓之下便即松开,等到抬离合时见车后溜,不知继续加油门,紧张之下,猛的一抬,立马熄火,每到这时教练话又来了:“你看你,满脸胡须象张飞,怎么踩个油门跟小姑娘一样,怕什么,踩着别松!”搞的我的胡须留也不是,不留也不是。与其它相比,限宽门及直角拐弯是个没费多大神的事。学单边桥时,其中还出了点小插曲:基本上按教练讲的,上左边桥时,以车盖上左边“筋”对住桥(主要身体要坐正),到前轮下桥,立马往右打方向待到车盖上左边“筋”离左边桥约40CM时再往右打方向至左边“筋”再次对准地上白线回正方向即可,但很久以来我一直以车盖右侧“筋”作为参照点,让其延长线在过桥一点后回方向(事实上是我当初记错教练的话了,可我还以为那个40CM是教练讲错了),所以上左侧桥还行,右侧就时灵时不灵,直到有次在后座跟小师妹讨论参照点时说起来,才恍然大悟,那一刻教练很无语的看着我,眼神里竟似乎有点佩服――这都行?

另一个不得不提的项目是百米加减挡,这个在别人看来简单不过的项目,直到第四周我仍然做的一塌糊涂,由于是在场地里150多米长的直道上练,一做完就得转弯,每次总是慌急慌忙,一忙就出错,练到后来自己也没信心,直到一次跟另一车教练聊天时,我说:“不知怎么搞的,我一做百米加减挡就慌的不行,成功率几乎为零。”他说,其实不用慌,你目测一下距离,记住一点,只要在前55米内换到4挡后,就肯定能做完,心里有底后,再加上下次练习时是在路上,教练给的条件也很优厚:不管多少米,只要做完,而且我不骂你――终于成功。有了一次成功的经历,以后虽偶尔犯犯挂错挡的小错,基本已无大碍。

在很多人看来很难的移库及侧方停车,却是意外的顺利,由于多是程式的东西,变通较少,只要记住各参照点,控制好离合器的半点动,加上自己手上力道大,方向打的块,除刚开始有时打错方向外,几乎没费多少经历。压饼子是又一个让人伤脑筋的项目,由于零零种种的参照点实在太多,经常丢三拉四,打方向的时机把握也是个难点,最主要的是由于死记硬背,一旦犯错后不知如后调整,竟然有一次我除了第一个饼外全压到了,以致一向不苟言笑的教练都夸了我一句:“要想每个饼子都压到也不容易,真难为你了!”

在教练的辛勤教诲下,我们在第五周学完了所以课程,在学校的场地和车管所的场地各练习了一周后便是考试的日子。桩考还算顺利,考场地时出了点差错几乎前功尽弃,场地我们考的是坡道起步、百米加减挡及侧方停车,前面一直很顺,本来最后将车倒进停车位后再开出来就算完成,可就在我最后往外开是,手制动却一下没松开,我一边忙着打方向,车一边吱吱直响,看着车不动我还继续松离合,眼看将熄火之际,坐在后座的教练终于忍耐不住说:“手”,“教练员不要讲话”考官的话音未落,我已迅速松下手刹,车也终于悠悠驶出停车点,换二挡,停车,算是过了。下午的路考相对简单――起步时便在下坡上。报告上车后,系上安全带,跳灯、喇叭、带油门、松离合,可就在这时怪事出现了,车往前只动了一点,就有点往后溜,赶紧猛踩油门,车才又往前走。据后来吃晚饭时教练讲:“你用很标准的普通话跟考官讲‘考官,好像是块石头’”――天啊,我可从来不讲普通话的。

这样经过一个多月的应试式教育,我便成了一菜鸟级驾驶员,只是忘了问教练,将来自己车上是否也得到处贴上象教练车那么多的橡皮膏,在自己想去的地方上画上五颜六色的线条以及在后备箱内装上各种各样的小竹竿……还是也许一切从拿到驾照的那一天才真正开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