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老醫生孤身戰傳媒支持中國


2008-4-16



【大公網訊】在德國媒體連續多日對拉薩「3·14」暴力事件乃至對西藏的歷史進行歪曲報道後,雷曼再也坐不住了。4月3日晚,這位62歲的柏林中國電影俱樂部負責人召集了一些德國民衆,為他們放映了四部反映西藏農奴制度的中國影片。


「這四部影片最清楚地代表了大部分中國人對西藏問題的看法,而西方人很少有人知道。」一周後,當《國際先驅導報》在電話里問起他爲什麼要這麼做時,雷曼回答說。


不滿德媒歪曲報道


雷曼其實是一名醫生,也是一名作家,中國電影只是他的愛好,這源于他的中國情緣。「妻子是中國人,過去我也曾在同濟大學教過德文。」雷曼用中文形象地說:「我是一只腳在德國,另一只在中國。」


正是由于對中國的了解和熱愛,雷曼越發覺得德國媒體在西藏問題的報道上陷入了嚴重誤區。「大部分德國媒體都認爲達賴是好人,這種看法太過簡單,西藏問題很複雜,可是大部分德國人還是很相信西方媒體的看法。」


確實如雷曼所言,包括德國媒體在內的西方媒體對「3·14」拉薩發生的打砸搶燒嚴重暴力事件進行了歪曲報道。明明是尼泊爾警察在首都加德滿都驅散游行者的照片,德國盧森堡廣播電視台劫將其注解爲「中國警察在西藏鎮壓抗議者」;明明是中國公安武警解救被襲群衆的照片,《南德意志報》劫將其注解爲「抓捕抗議者」。


更令人氣憤的是,當德國主要時政論壇的留言版上出現批評媒體不實報道的言論時,德國《明鏡》周刊竟然稱,這些網民很可能是「中國雇傭來專門搞宣傳的人」。感到不解的雷曼決定用事實破解這些偏見,「我有這個責任」。


德國觀衆分歧很大


雷曼從自己收藏的七八部關于西藏的電影中挑選出了四部:1978年由峨眉電影制片廠攝制的《冰山雪蓮》、1959年出品的《丫丫》、1963年出品的《農奴》,以及中國導演田壯壯在上個世紀80年代所執導的《盜馬賊》。


「這些電影從藝術上看並不一定是最好的,但都是最清楚准確地描述了西藏的情況。」雷曼說,這些電影將告訴那些不了解實情的德國人,「在解放以前,西藏是一個封建主義社會,宗教和權力混在一起剝削壓迫老百姓,像我們西方曾經經歷過的歷史一樣。」


雷曼介紹說,他的狹小的辦公室成了放映室,當時「屋里擠滿了40多個人,其中一半是中國人,一半是對中國感興趣的德國知識分子和學生。」放映之後則是極其激烈的討論。「我們那天晚上討論到淩晨一點多。」雷曼說,從電影本身、拉薩暴力事件,到西藏跟奧運會的關係,這些話題他們都有涉及。


德國觀衆們展開了激烈的爭論,「有的人看得很清楚:中國政府在西藏地區投入了很多錢搞發展。但不少德國觀衆堅持認爲,西藏現狀就是不好,而原因是中國政府不好,他們希望西藏人從早到晚就拜菩薩,而不要經濟發展。」


反思德國人的中國觀


對「3·14」暴力事件的歪曲報道只是德國媒體抹黑中國的一個縮影,長久以來,這個標榜「民主自由」的國家對中國的批評從未間斷過。舉例來說,去年8月,《明鏡》周刊曾刊登封面文章《黃色間諜》侮蔑中國留學生是德國偷盜技術的間諜。「從反右到文革,從人權到自由,從死刑到法律,從三峽到環境,從知識産權到盜版,從宗教到歷史,從計劃生育到人口。很多東西都被攻擊成不好的事情。」一個名叫「崗崗」的德國中國留學生在網上如此怒斥德國媒體。


在雷曼看來,德國媒體的偏見背後有一個奇怪的原因。「西方人認爲中國是文化如此豐富的一個國家,在這點上,他們很尊重中國,正因如此,要求也就越大,就像對法國、和對我們自己的要求一樣。」


這讓雷曼感到有點不公平。「他們一般不考慮中國的困難怎麼樣。新中國的歷史才五十多年,可以成功多少呢?還有一個發展的過程,還需要時間。」雷曼說,另外一個原因可能跟德國人對中國崛起的擔心有關。


理性聲音仍很微弱


然而,在雷曼身上劫很難看到德國人這種狹隘的中國觀。「我幷不害怕中國的發展,我也不相信中國的發展會影響西方的就業,我希望兩個國家都能發展,兩國之間能達成一種真正的友誼,盡管我們之間現在還有很多困難。」


和雷曼一樣,另外一位德國人施密特也表達了他對中國的友好。據德國《世界報》3月 28日報道,這位德國前總理公開表示,不會抵制2008年北京奧運會。他認爲1980年西方世界抵制莫斯科奧運會是「沒有意思、有害的」,抵制北京奧運也將是這樣的結果。同一天,這家德國著名媒體還發表文章稱「達賴喇嘛是披著羊皮的狼」。


不過,像這樣理性的聲音很快便淹沒在德國媒體聲勢浩大的造謠聲中。雷曼說,他原本邀請了一些德國報紙和電視台前來報道,「但一家都沒有來。」雷曼不無遺憾地說。


中評社16日轉載國際先驅導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