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44/


上周五从上海去南平参加一个投标的方案介绍会,提前让小秘书订了两张2001的卧铺(五点四十开车),到了下午四点秘书便催我们出发,还煞有其事的告诉我们在南站候车,路上得花一个小时。我们先打车、再坐轻轨路上倒是很顺,于五点零五分到了南站,赶紧在大牌子上找候车室――一遍、两遍没看到2001的候车室后,一丝不祥之感慢慢爬上心头。“找到候车室了么?”“没有,你呢?”“也没有,赶紧把票拿出来看看!”这一看,我们全都傻了眼――是上海站的票!

平时以脾气温和著称的老板随着脑门上渗出的密密的汗珠,终于忍耐不住,拨通了小秘书的电话:“XX。。。你是怎么搞的,我叫你每次买完票都把详细的车次、时间、出发点告诉我,你怎么还是搞错?。。。上次也是,让你通知甲方接我,我凌晨2点下了车一个人影子也没有。。。。。。”老板积压已久的怒火喷薄而出――可怜的小秘书――就我所知,老板上次误车是小秘书没讲,老板没看车票,想当然的去了上海站――(没开动车组前2002在南站候车)可怜的老板,在同一个跌倒了两次!

一边讲着电话,我们提着零号展板磕磕绊绊往出租车站点奔去,拿着车票,跟排在最前面的同志打了个招呼,顺利座上了去上海站的出租,一边祈祷火车能象以往那样晚点个20分钟到半小时,一路紧赶慢赶,到了车站广场,已是五点五十,由软席进口一看,1站台早已空空荡荡,于是老板让我在南广场看着行李,自已去退票顺带看看还有没有其它车次。半小时后满头大汗回来说“本来7点有趟去南平的车,不过南站发车,也来不及了。。。。。我们去地下停车场,我让老婆开车过来送我们去机场。”在闷热的地下停车场熬了20多分钟,我们早已上衣湿透,而老板娘也终于珊珊而来,换上老板开车直奔虹桥机场而去。“张工,你带驾照没?”,老板边开车边问,这是我们最后的一条路,我很想给个肯定的答复但我偏偏没带,“实在不行咱请个驾驶员开过去吧?”我答。

7:10到了机场,原来在电话里联系的到武夷山的9:15的一张机票已经卖掉,东航9点多到福州的机票也卖光了,“不过厦航7:40到福州的班机可能还有票,你赶紧去看看。”东航的售票员说。由于晚点虽然过了时间,简短的联系后,厦航的售票员表示仍然可以买票登机――心中一块石头总算落地,以前总是咒骂那些晚点的车船,这次算是例外,托运好行李登机后才发现自己早已饥肠辘辘,满以为在飞机上可以享用上精美的小点,谁知这个时段的飞机供应的除了饮料就是一袋话梅――只听过望梅止渴和画饼充饥的,可如今是吃梅充饥越吃越饿。

9点多到了福州长乐机场,委托当地朋友叫的一辆出租车已候在门外(为了怕人生地不熟被宰客)。可一上车问题又来了,那是一辆两厢地吉利美日之星,把一叠A0(1189X841)展板放在后排座位前,后排根本没法坐人,折腾了半天最后把展板平放在车内,架在前后排座位靠背上,但较窄车内空间使得后排的我脑袋根本无法挺直而歪向车窗一侧,而随着车速的时快时慢展板也会前移撞到座付驾的老板后脑上。。。。。四个小时的车程到了目的地我早已腰酸背疼,住下后赶紧洗澡睡觉。其间还有一小插曲,在高速的休息站吃碗面时,倒进开水后竟然漏水,也是平生第一次碰到!

第二天早上准时开始评标,中午饭桌上宣布评选结果――中了,但由于参加的三个单位在一个桌上吃饭不但无法宣泄自己的喜悦,反而觉得比较尴尬。

反观整个出差经历就如一老话所说:好事多磨!回程的路上,趁着中标的高兴劲,与老板闲聊起来:小秘书的过错当然是主要的――没有仔细核对车票就凭印象告诉我们候车地点,(我们也有疏忽);我跟老板的过失主要在于盛怒之下明知回赶上海站已无多大可能还寄希望火车晚点打车往回赶,而不是尽早考虑下一班次,以致两头不着实;而在时间如此紧迫的情况下,老板还在电话上废掉近4分钟,且由南站往上海站赶时不是选择轻轨而是可能堵车的出租也是一大失误――所以说冲动是魔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