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


“我操!猴子你小子!”黄寒往后就是一肘,幸好候正闪得快,要不然肯定受内伤。

“我说韩老板,你能个要不得哦!好久没看到也不亲热哈!”曾三山在一边打着哈哈。

“你们几个迟到这么久,掏钱掏钱!”黄寒转脸看着曾三山,“快点快点!”

曾三山看看黄寒身后的候正,候正一脸的坏笑。曾三山立刻对着旁边两人使了个眼色,黄寒立刻被洪闻理和水京架了起来。

“韩老板要请客老!走哦走哦!”曾三山走在后面笑嘻嘻地吼着,候正跟着一起向挤满了游人的磁器口古镇走去。


“我操!你们这是绑架!猴子你小子别让我逮到!”黄寒的喊声把大部分的游人眼光都吸引过来了,看见被穿着黑风衣的两人架着的黄寒都指指点点地让开了一条路。

“我日。韩老板你吼撒子吼!”曾三山在黄寒面前伸出食指中指大拇指,大拇指在平行的食指中指上一搓向后指了指,黄寒顿时停止了玩笑的喊声,因为那手势说明自己被人跟踪了。

候正对曾三山使了个眼色,自己率先拐进旁边的一个巷子,巷子口一块黑漆的招牌——“古镇第一鸡杂 CCTV2重点推荐”。

看着几人走进巷子,夹杂在游人中的一个穿着黄色羽绒服的一米八左右的小胡子,以及他身边的一个一米七左右的打扮入时的浓妆艳抹的女人停下了脚步。这动作惹得身后挤过来的游人一阵不满。


“猴子,这两个也太嫩老!”曾三山一边走一边低声跟候正交谈。

候正边走边掏出一根烟,然后把烟盒递给曾三山,曾三山也抽出一根。候正再慢慢地掏出打火机先给曾三山点上,然后给自己点上烟低声说,“等会出去看看情况,实在不行引到江边再对付。”

“嗯,好的!先吃饭先吃饭,老子饿死老!”曾三山说着走向水京三人已经坐定的八仙桌,候正装得漫不经心地看了看周围,确认没有情况了才慢悠悠地走过去。


“我日!你娃是不是饿死鬼投胎哦?四钵毛血旺全部是你个人洗白(吃光)的!”曾三山一边擦着嘴一边看着还在风卷残云消灭鸡杂的黄寒。

“我操!这辣得太爽了!”黄寒嘴里包着饭含混不清地算作回答。

水京和洪闻理三人也停下了筷子,想起自己一个月以前刚到重庆在曾三山的介绍下第一次来吃也和黄寒这样子差不多。

候正看着黄寒起身准备还要添饭,赶紧拿出了杀手锏——只见候正手一翻在黄寒的眼前一晃,一个赭色的对于黄寒来说再熟悉不过的钱包出现在了黄寒的眼前。

黄寒立刻停止了手上嘴中的动作,“我操!猴子,你真卑鄙!”

候正眼疾手快地收回钱包,转身就往柜台跑去,“老板!结账!”


吃完饭五人走出饭馆,黄寒的手紧紧地捏着口袋唯恐钱包再落入四人的“魔爪”。候正四人则笑嘻嘻地走在后面。

刚过午饭时间,磁器口的游人比起上午的人数已经少了很多,至少在宽三米的街道上走着不会再有接踵摩肩的景象了。

“猴子,狗日的还跟起的。估计别个饭都没吃也!”曾三山瞟了瞟身后轻轻地对候正说。

“正好,既然能个。我们等哈就请别个吃顿饭嘛!”候正说完转向黄寒,黄寒一下子警惕地按住口袋,候正笑呵呵地看着黄寒问,“我说韩老板,我们现在囊个走也?”同时接着低声地说,“尾巴我们引到船上解决。”

“哦!走江边。到船上去玩玩!”黄寒大声地一边说一边和水京并肩顺着街道走向江边。候正和洪闻理曾三山在身后紧紧地跟着。


见五人出了餐馆,刚才的小胡子对旁边的女人使了个眼色自己先跟了上去。女人则快速地走到旁边的一个店铺旁边,看看四下没人注意打开了手机放到耳边,“雀雀(小鸟)进了窝,准备打水漂!”


眼看沿着一大坡的石阶到了码头,候正和曾三山故意在旁边的几家陈麻花店中的一间门口停了下来,而水京和洪闻理则继续跟着黄寒向前走去。

“猴子,想不到当年华子良这种地下党都在这点买过麻花也!”曾三山一边说着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看着急冲冲走过身边的小胡子。看着小胡子走过身边,候正和曾三山随便地称了一点麻花包着就跟了上去。

小胡子眼睛里只盯着黄寒,看着要黄寒跟着两人下了台阶心里唯恐跟丢加快了脚步。就在这时,突然觉得左肋被一个硬物顶住,同时两手被四只手臂抓住了。小胡子刚要说话,嘴里忽然多了一个大麻花,小胡子顿时被噎得差点岔气。

周围的游人仍然在自顾自地玩耍着,谁也没有注意到一个穿着黄色羽绒服的小胡子男人正被两个穿着风衣的人架着走向了码头。


“说吧!你是哪里派来的?”看着眼前的候正那冰冷的眼光,郭亘心里不禁一阵痉挛。“我,我没有跟踪你们。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啊大哥?”

“放屁!从我们一下车就晓得你和那个女的在跟我们这位老板!”曾三山一脸痞子相地一巴掌打在郭亘的脸上,郭亘顿时觉得嘴里一股腥味。

“不不不,你们真的搞错了!我只是来耍的,哪可能跟踪你们哦!”

“看来不给你点好看的你是不得说实话老也!”候正嘴里恶狠狠地蹦出话来,旁边的水京慢慢地走过来掏出了一个小塑料袋和一个镊子。

“你晓不晓得这是撒子?”水京一口地道的重庆话。

“不,不。我不晓得,大哥你们饶老我嘛!我真的不是跟踪你们的!”郭亘脸上的肌肉都在抖动。

水京一手捏住郭亘的嘴,一只手拿起镊子从塑料袋里夹出了一跟还在扭动的白色肉虫,“这是厕所里面最常见的那个东西,霸道得很哦!高蛋白!来我喂你一条!”

这下郭亘的脸都变形了,一个劲地求饶!候正对水京点了点头,水京一把把镊子塞进了郭亘的嘴里,手脚都被牢牢地绑在椅子上的郭亘脸上露出了极度恶心的神色,竟然一下子昏了过去。

“猴子,昏老!”水京看了看面前的小胡子对候正摇摇头。

“我日!等他醒老来嘛!”候正转向黄寒,“这次的任务到底是撒子?我们到重庆来都一个多月老!你看我重庆言子儿都能个熟老,解放碑有几个卖小面的我都数得清楚老。”


原来自从上次剿灭任务完成后,周瑜中将见候正四人的配合已经到了自己希望达到的成都了,代号四大名著计划可以正式启动了。于是单独地和黄寒对四个人进行了布置,首先第一步就是将四人在全军公开地消除了军籍,遣返原籍。但是这原籍并不是真正的遣返原籍,而且也没有通知他们真正的家人。而是直接为四人重新假造了身份证,将四人的籍贯全部都改成了重庆,而候正四人也全部改了名字。候正叫西门略商,其他三人的姓到没变,只是名改了下,这也就是前面候正叫的曾智峰,水游夏和洪一丁了。四人被秘密送到了重庆,却没有发给任何资金装备,在重庆的一个月,四个人先后在扒手集团、倒票集团以及跨省的黑道里面倒腾过。四个人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住进了万豪酒店而且还买了一辆奥迪A4,但是一直没有实质性的任务,周瑜中将也不允许四人主动联系。


黄寒这次来就是受到了周瑜中将的直接委托,为“四大名著”布置第一个任务!

黄寒看了看四人,又检查了下反窃听器,然后才慢腾腾地说,“据悉SX水电站已经成为了对岸敌特的目标,而且我们也得到了消息敌特已经秘密潜入了三峡地区。由于种种原因,我们得到的消息不能通知国安局和公安局,老爷子早就把你们选作了这次任务的唯一人选了!”

候正点点头,“要我们怎么找?找到之后是干掉还是?”

“你们装作游客,直接坐船向三峡去。据说敌特潜入了二三十人,已经进入了他们的网络指定位置。现在我们手里的情况是这些地方。”曾三山掏出了一张普通的三峡旅游地图,然后递给候正一副墨镜,候正戴上一看,几个旅游景点都坐上了特殊的标记,顺江而下第一个经典就是丰都鬼城。

候正摘下墨镜,“我们好久动身?”

“装备我都给你们准备好了,明天晚上的船。这是票。”黄寒说着递过了一个信封。

“那这个朗格办?”候正指了指椅子上已经醒来还在装昏的小胡子郭亘。

“这个还用问,这种小角色什么都不会知道!不如杀了!”黄寒嘴里轻描淡写的话一下子让椅子上的小胡子清醒过来!

“不不!别杀我!我是这次行动的一线特派员!我还是知道一点的!我说!”小胡子挣扎着叫喊起来,身后的洪闻理狠狠地一拳又让他昏了过去。

“老子就说你娃娃不是重庆人!点都没得血性的还装!装个锤子装!”曾三山看着小胡子不屑地说。

“肯定有人要来堵我们。毛毛,你跟我们一起走迈?”曾三山看着黄寒问。

“不,我今天晚上的飞机回去。你们自己保重吧!对了,钱没给你们准备,资金问题自己解决。”黄寒看着四人心里突然一阵痛快,因为想起了自己的钱包。

候正四人知道再说无济于事,于是不约而同地向黄寒比起了中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