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44/


虽然还没到放假的日子,但已经开始想家,想老家的父亲,想那些过年就要吃到的美食,还有那些过年的习俗。

老家在苏南的一个农村,按小时候的印象,通常过年从农历腊月廿三晚上起开始了,农历腊月廿四日为“灶神”上天奏事之日,腊月廿三到廿十四的这个夜又称"廿四夜",这天晚上家家户户要“送灶”、“祭灶”――在贴着灶神像的灶头上,供上酒、水果、肉, 因。也有的人家还供上用饴糖所做的糖元宝等,据说是为了让灶神吃了粘上牙齿,说话含糊不清,可以少说或不说人间坏话。

腊月廿五,是诸神下界之日,家家户户要开始大扫除。小时候我在家分管“掸尘”,主要是把鸡毛掸子绑到粗竹竿上,用塑料布盖上床、桌子、茶几后,搅除墙角和屋檐的积灰和蜘蛛网;姐姐忙于抹茶几、柜子、洗茶杯;母亲则洗被褥、蚊帐;父亲负责大采购――吃的如猪肉、笋干、黄花菜、黑木耳、大白菜、胡葱及各种调味品,穿的如我跟姐姐们的新衣、新帽、新鞋,再就是年画、挂历。

这天过后,家里也干净了,母亲便开始张罗另一件大事:蒸馒头。叫“蒸馒头”,其实是指:蒸包子、蒸水糕(一名发糕)、蒸园子。一早起来,母亲先把面在大木桶里用温水发上,捂在热被窝里,再把家里的白萝卜洗上一篮,将家里的大澡盆洗净,放在两张长条凳上,让我或姐姐把萝卜刨成萝卜丝。自己则去自留地铲上一大篮青菜,洗净,用开水烫熟,挤干水分,掺进姜、葱、生肉或油渣跺碎,作为馒头馅。刨好的萝卜丝也是拧干,放入大铁锅中,加上剁碎的油渣、姜、葱拌匀,做为馒头馅;或者加上揉碎的实心馒头(烧饼、面包),下油锅炸成香脆的“斩肉”。

对蒸馒头来讲,发面很重要,面发的不到位,蒸出来的馒头会象死面疙瘩一样,既不美观,吃起来也有点粘牙,面发过了头,蒸出来的馒头虽然松软,但面上会有坑坑洼洼的麻点,一样有碍观瞻,再一个就是火候,一般先把做好的馒头放在笼里吞点热气,再用麦草火烧20多分钟。馒头蒸好后,放到一个很大的竹扁里,我和姐姐一人先来上几个(最多一次我吃了六个),然后用陈年竹叶卷成的“印”沾上红色,在不同馅心的馒头上盖上不同的记号,以便吃时各取所需。

蒸水糕相对来说简单一点,将用温水调好的、加了糖精的粗米粉舀入垫了“笼布”的蒸笼里,约2cm厚,四周不要铺满,最后中间留一约直径5cm的圆洞透气,时间及火候掌握好,一般不会失败。蒸园子用的是细糯米粉,里面包上芝麻糖馅、脂油馅,也可是与馒头一样的青菜或萝卜丝馅,外面再滚上在水中泡过的糯米,入蒸笼蒸熟即可。刚出笼的园子,吃起来很香薷,时间摆久了,面上会裂缝,也没啥香味,我一般不喜欢吃。

农历腊月三十日是除夕,俗称大年夜。这天最重要的事情是贴春联和祭祖宗。早上吃过早饭,父亲先把早两天在街上买的红纸取出,在八仙桌上折好后用母亲纳鞋底的细线裁成一些20CMX80CM的狭长纸条和一些30CMX30CM宽的方块纸,我拿来毛笔,将墨倒入一废弃的小瓷盆,父亲稍事思考后便即动手,我则在桌的对面帮父亲拉着纸条的另一头,以免刚写未干的对联被风吹起污了纸面。父亲笔走龙蛇,字写得潇洒飘逸,有些对联我现在还能记得如:“六畜兴旺千家同乐,五谷丰登万象更新”,“辞旧岁捷报传千里,迎新年春风吹万家”等等。很快父亲写完对联和“福”字,晾干后姐姐就在对联的背面刷上用面粉熬出的浆糊,父亲负责粘贴,我则像个小大人一样,背着手,歪着脑袋帮父亲看看对联贴的正不正......对联要赶在祭祖之前完成。

祭祖也很有些讲究。首先得把八仙桌得大面(无缝面)朝向大门,其它三面放上条凳。通常是四碗菜――青菜、豆腐、红烧肉,还有就是鱼,而且是鳊鱼,外加两碗馒头,桌上饭碗的个数这根据各家祭拜祖宗的多少决定,有五个、七个不等。一切就绪,在桌的朝大门一面摆上锡制烛台,点上两支红蜡烛,一家老小按长幼循序在桌前的拜垫上磕头,然后在桌边的废旧脸盆内焚纸(也有折成元宝的),有时也在门外烧上三堆纸,烧完纸后,先吹灭蜡烛,再对着桌子拜拜,把凳子一头挪开,吹除飞落桌上、菜碗的纸灰,撤除饭菜,仪式就算结束。而后把饭菜重新回锅加热,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围在一起喝酒唠嗑。通常午饭过后,还得用大菜篮拎上些纸去附近的祖坟上再焚烧一回,如是遥祭,则在路边画上一开口圆圈,于圈内边焚纸边呼唤被祭之人回来拿钱......

除夕下午的主要事情就是包馄饨,到了晚上各家长幼齐集,在灯火下团坐一起,同吃“年夜饭”,边吃边喝,说说笑笑,尽享天伦之乐,故名曰“合家欢”。饭后几乎家家放鞭炮、礼花辞旧,空气中充满温馨的气息和淡淡的火药味......由于此夜紧接新年,许多家庭在年夜饭后,不去就寝,围炉守岁。也是边说边笑,边吃杂食,待得新年一到,又是震耳欲聋、连绵不断的鞭炮声......然后才去睡觉!

初一的早晨,天微明,男女老少皆穿上新衣、新帽、新鞋,焚香点烛,然后又是放鞭炮,称"开门炮",其原意是驱邪,后来也有开门大吉、高升发财的意思。早饭后,孩子们向长辈一一拜年问好,收着压岁的钱包,一个个欢天喜地,喜笑颜开。大人们成群结队挨家挨户拜年,互道新禧,主家挨个向来拜年者发着平常舍不得买的好烟,孩子们则提着方便袋,里面装着邻居们给的花生、糖果、老菱、蜜枣、柿饼等等,还不时你追我逐,打打闹闹。

拜完年后,大家就各自活动,打扑克、打麻将、晒太阳聊天、玩游戏,五花八门。正月初一这一天忌讳颇多,不能动刀具,不能泼水,不能去水桥淘米,不能扫地,不能开后门,不能出口污言,不能动手打人,不能睡得太晚等等。连煮饭烧菜的柴草要用芝麻杆,黄豆杆等放在炉堂里发出噼噼啪啪的响声,火越旺,越吉利,预告今年万事兴旺,节节高。因此初一的中午基本是以三十晚上包的馄饨当中饭。初一这天的拜年也有些讲究,通常不能拜亲戚的年,而限于邻居和同事。真正的拜年在初二开始,对于成家的人来说,初二拜岳父母的年是第一重要的,而后是舅舅、姑、姨等。

旧时,一到春节"叫化子"就多起来了,他们乞讨的方式也是花样百出,有的每到一家门前就大说吉利话,恳求施舍;有的三无成群用纸和竹丝做成麒麟状,说些三句半一样的吉利话,以求施舍;也有的给人家送小小的“财神像”,收取一点费用。这几年生活富裕了,这种现象才少一点。

正月初五日又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即财神诞辰,不少地方有“接财神”风俗,但并不隆重,很多人家甚至没有特别的仪式,倒是开店的商家,这天会请上个舞龙舞狮的热闹一番,放上些鞭炮。

终于到了十五元宵节。此日月满,又是灶神归来之日,故家家吃汤圆,取团圆、吉利之义。元宵的另一个看点在于灯,是日家家户户、各店各铺悬灯门前,寺庙、园林、广场等公共处所,更是大张灯彩。灯彩造型五花八门-植物灯、动物灯、人物灯、故事灯等,最常见的有兔子灯、元宝灯、走马灯......入夜万灯齐放,连片连城,红光耀天。

元宵节一过,年才算过完,该上班的上班,该下地的下地,新的一年的劳作便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