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一条河 童年忆事 童年忆事:洗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44/


小时候,镇上只有唯一的一家浴室,而且没有女子部。门面朝西,规模也不大,通常冬天才开。一般情况下为了省钱,也为了方便,即使冬天乡下人也是很少去浴室的,在自家的房间里洗――烧上三水瓶热水,将煤球炉拎到房间,把塑料薄膜做的类似圆顶蚊帐一样的“浴帐”悬于椭圆形澡盆上方,先往盆中倒上两瓶热水,合上浴帐以铁夹夹住帐门,剩下的一瓶放在盆边。过上3~5分钟当浴帐内冷空气受热膨胀,浴帐鼓起时,赶紧三下五除二脱了衣服钻进去,洗上一会水变冷后则继续往盆里添加热水。由于浴盆容量有限无法一直加水,水便越洗越脏,站起来擦身时湿湿、凉凉的薄膜不时粘到身上的感觉也很不爽,所以,我更喜欢跟父亲去镇上的小浴室洗澡。

镇上的浴室是个一层楼高的平房,走进门厅,四周的墙上刷着约1米高的浅绿色的墙裙,迎面是个带铁栅栏的窗口,里面座着个瘦瘦的老大爷,那便是卖票的窗口,父亲递上两块钱,老大爷瞄我一眼,稍犹豫,然后找给父亲5毛钱,递出一大一小两根黝黑、一端打着小孔、刷着黄漆的竹筹。父亲领着我往左,右拐进入一长长的走廊,那儿排满了人,通常要排2个多小时,才能轮到(那还是因为我跟父亲一吃过午饭就去排队)。进门后并没有更衣间和衣柜,直接就是大厅,大厅里没有暖气,顶部有几根热水管用于取暖,但温度比外边似乎高不了多少。大厅四周及中间均排满了躺椅一样的座位,座位的前端有个暗格,有活动盖板,那是放衣服的地方,鞋则直接放到座位下面,如果衣服里有贵重物品,就叫服务员用叉杆叉了挂到墙避上部的挂衣架上,通常半票是不能占座位的,我跟父亲的衣服就一起堆在躺椅上。

穿着潮乎乎的木拖鞋,“嘀哒嘀哒”经过一挂着厚厚布帘的门洞,直接就是热气腾腾的大池,里面很闷,充满肥皂水的味道。说是大池其实并不大,也就3米见方的样子,旁边里侧另有一约0.9米宽的烫脚池,大池边早已坐满了人,我和父亲就先站旁边候着,一看到有人出去,父亲赶紧先把脚插进去,以免两边的人为了舒适把空隙挤没了,并冲左右赔个笑脸,请他们挪开一点,让我也插队进去。坐下以后这才看清,大池里根本就不是水的感觉――整个白白稠稠的浓牛奶一般。父亲先用毛巾把我身上淋上热水,让我边玩水边让蒸汽醺醺,约十分钟后帮我打肥皂、擦背、洗头,又十分钟,洗完……出了大池也没有淋浴间,而是在大厅靠大池的布帘处有一大木桶,里面装着干净的热水,父亲把毛巾在桶里洗净,帮我把身上仔仔细细擦了一遍,送我到座位换上干净的棉毛衫、裤,我就自己在躺椅上玩带来的玩具,父亲才又进去泡脚、洗澡.....

约半个小时,父亲洗好出来,穿上内衣裤后,点上一根烟美美的吸着解乏,这时躺椅旁边已站着眼吧吧等位置的人,烟抽完,身上也干得差不多了,我们就穿衣打道回府。一出大门,凉风吹来,一个激灵,那真是浑身舒服.....

去年五.一长假回家,跟父亲说起小时候洗澡的事情,父亲说,现在早开成休闲中心了.我决定还是去体验一下.地方还是老地方,但已改成气派的两层高悬挑门厅,进去后是小姐甜甜的话语:“先生,您好!一位是吧?请问要不要檫鞋?”“不用,谢谢!”进去后泡、蒸、擦背,都是我喜欢的,洗完出来,服务也很热情,“先生,要不要包间休息?”“行,来一间吧。”小姑娘领我去到最里面面一间后出去了,一会进来一位年纪稍大的女士,客气的问道:“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给来个保健按摩吧!”我明显感觉到领班的脸色的变化,却依然礼貌:“那好,您跟我出来,换个包间吧?”把我换到最靠外的一个包间,又很久,来了一个25岁左右的按摩女士,也是一脸严肃。几分钟后,当我发现按摩手法跟我以前享受的有些不一样时,便又问道:“小姑娘,你你会按摩么?”“你说呢?”磁磁的声音伴着荡荡的眼神,“这大热天来洗澡,哪有你这样,光做保健按摩的?”不待我搭腔,小姑娘又继续说道:“我是排在最后一个,反正也轮不上,才来给你做一下,又累又不挣钱…….!”原来如此!现在的社会都讲究个效率,看来我真的落伍许多了。。。。。。

洗完出来,不爽的心情加上外面热辣辣的太阳,已无一丝快感,以前一块钱洗个澡,你会觉得神仙一样的日子,现在100块钱洗个澡,你却惴惴的走出浴室(休闲中心或会所),难道这就是社会发展和进步的产物么?我真的想不明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