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一条河 童年忆事 童年忆事:过年放鞭炮

yehe666 收藏 0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4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44/[/size][/URL] 在老家过年,放鞭炮是一个重要仪式。一般年三十晚上放一次,那叫“送旧”,相当于对过去一年的小结;初一早上放一次,算是“迎新”,是对新的一年的祝福。 小时候过年,最激动人心的便是跟父亲一起放鞭炮。那时候的大炮仗两毛钱一个,我家每年一般买两窜小鞭炮、十个大炮仗和十个“高升”。每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44/


在老家过年,放鞭炮是一个重要仪式。一般年三十晚上放一次,那叫“送旧”,相当于对过去一年的小结;初一早上放一次,算是“迎新”,是对新的一年的祝福。

小时候过年,最激动人心的便是跟父亲一起放鞭炮。那时候的大炮仗两毛钱一个,我家每年一般买两窜小鞭炮、十个大炮仗和十个“高升”。每年三十中午,祭过祖宗,我吃过午饭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和姐姐到房间把炮仗搬出,放到门前的地上让太阳晒晒,以免放的时候出现哑炮(迷信里会认为哑炮会致来年不利)。然后便是催妈妈赶紧剁馄饨馅,擀馄饨皮,自己也一改以往的懒惰,帮妈妈洗生姜,剥大葱,忙东忙西,这些都为一个目标:早点忙完,吃晚饭,就可以放鞭炮了。

顺利的话,差不多六点钟晚饭的馄饨就可以端上桌了,我三下两下吃完一碗,第二碗再盛上五、六个,一待吃完便赶紧去洗脸洗脚,而后给父亲倒上洗脸热水、洗脚水(有点沐浴更衣的味道),趁父亲请香的当儿,我和姐姐拿出一挂小鞭、五个大炮仗、五个“高升”放到门外的长条凳上,小心翼翼的撕开封住炮仗捻子的红纸,并把每个炮仗的捻子往里推一推,以确保捻子与火药的接触;然后把小鞭拆开扣在妈妈平常晾衣服的粗竹竿上,再在屋前土坯场靠外处放上两块大青砖(土坯地,不平放不住炮仗),一块平放,一块紧靠着立放,以便固定炮仗(虽然那时乡下很多人以手抓着炮仗燃放,但常出意外,为了安全父亲从来都是立在砖上放);最后还得准备一个空白酒瓶,要瘦长而不是大肚子矮胖的那种。一切就绪,父亲给自己点上一根绿上海牌烟,拿上一个大炮仗走到我给准备的砖块处,倚着立砖竖好炮仗,然后猛吸一口烟,用红红的烟头点着捻子后迅速跑开,“砰”、“啪”第一个炮仗飞上天空的同时,我跟姐姐都激动的叫了起来。父亲为我点上小鞭,我便把竹竿竖成45度,在“噼里啪啦”声中开心的抖着,姐姐则在门后捂着耳朵,妈妈倚着门框看我和爸爸的精彩表演。

剩下的四个炮仗很快放完,父亲又把“高升”立于酒瓶中,一个个分别点燃,随着“啾”、“啾”声,预示来年吉祥、幸福的“高升”画出一道道美丽的弧线飞入灰色的天空......大功告成后,母亲会为父亲泡上杯茶,父亲则重新点上根烟,美美享受一番。我则趁硝烟未尽时,赶紧拿出手电筒,拉上姐姐到地上仔细搜寻那些带有捻子的未爆小鞭,准备第二天早晨拜年时用来和小朋友们玩耍。

初一早上的放鞭炮程序与三十晚上基本差不多――穿新衣、戴薪帽、起床、洗漱、上香、放炮。不同的是这一次没有观众,按乡下的老规矩,这一天的早饭得由男人准备,这也是一年到头除生病外母亲唯一一可以座在床上由我或父亲奉上早饭的日子――先是送上昨天晚上炖好的一小碗生姜红枣汤开胃,然后是稀饭、馒头、发糕、十锦小菜或鱼。吃完还可继续睡个回笼觉。

这样的放炮模式持续了好多年,后来二姐夫家和我们家盖上楼房合住一处,我渐渐长大,父亲也老了,每年的放炮工作就由我和二姐夫来完成。这时的鞭炮无论个头还是威力与原来相比已翻出一倍有余,还多出各种各样的礼花、礼炮,燃放炮仗的数量也由原来的每家10个改为20个,而儿子便成了小时候的我――放礼花弹、礼花棒、小擦炮忙得不亦乐乎。

我点炮方式与父亲相同以安全为主,先把炮仗立于门前的水泥地上,点上一根烟,美美的抽一口,再半蹲到炮仗旁,小心翼翼的把红红的烟头一点一点触上捻子,一侍捻子冒出火花,立马以手捂耳,撒腿跑回门前,因为捻子短,害怕,有时一个捻子点几次才着。由于鞭炮威力大增,偶尔还会震碎门窗玻璃,我和姐夫每次都格外小心,没想到06年的初一还是出了点意外。这天早上,大雾,我跟姐夫7点多起床,洗漱、上香、打开煤球炉,热上红枣汤,就在各自门前的水泥地上开始放炮。通常我们点炮时间会稍微错开,当一个人放的炮仗飞上天后,另一个再去点。谁知这次当我蹲下点炮时,姐夫那边刚飞至半空的炮仗,突然转向,半截炮仗斜斜的直接砸到我的右后脑勺上,我眼镜被振掉地上的同时,脑子翁的一下,一片空白,良久回过神来,耳朵嗡嗡直响,却没有一点痛的感觉,伸手一摸,满手是血,姐夫吓坏了,连外套也没来得及穿,找隔壁邻居帮忙用摩托车把我送到医院,整整缝了5针......事后想想要是炸到脸上或者眼睛上,抑或来个脑震荡,真是后怕!

从医院出来后,我就一直在想:为什么这些年最能体现乡下过年气氛的跑旱船、舞龙、舞狮、唱麒麟、唱小曲等被慢慢取消淡出,而造个气氛,听个响的炮仗要越造越大?以致每年因燃放烟花爆竹引起的伤害事件直线上升;每年的鞭炮从三十傍晚一直放到初一中午,户均支出近100元,浪费大量财力不说,整个空气中还弥漫着一种呛人的火药味和粉尘(每次10个炮仗放完自己身上都会落下厚厚的一层灰),为何有关部门不结合春节的文化传统,风俗习惯开发一些更合适的方式来送旧迎新,欢度春节?

当然,想归想,到现在我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所以每年的鞭炮、礼花还是要买、要放,不然“年味”岂不更淡......?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