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一条河 童年忆事 童年忆事:钓鱼

yehe666 收藏 0 10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4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44/[/size][/URL] 小时在乡下有趣而又好玩的事情很少,但钓鱼例外。江南水乡的村子,几乎家家门前都有一条河,或宽或窄,沿河是三三五五的杨柳,岸边每隔5~10米是一个个青石板搭成的台阶状往塘中延伸的“水桥”,供村民淘米、洗菜、取水、洗衣,由于淘米、洗菜时竹篮中常会漏下些碎米、杂菜,每个水桥周围总住着一群小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44/


――童年的快乐是一种简单不可复制的快乐!

生在一个鱼米水乡,捞鱼摸虾,抓青蛙逮螃蟹那自是阿庆的拿手好戏。江南水乡的村子,几乎家家门前都有一条宽宽窄窄的河,岸边是一排排的杨柳,沿岸每2、3户会共用一“水桥”,水桥以直径十工分左右的木桩打入河底,上铺一块块青石板,成阶梯状由岸边延至河心,供村民淘米、洗菜、取水、洗衣之用,那些笸箩、菜篮里漏下的碎米、杂菜,便成了鱼最好的美食。那时塘里鱼都算集体财产,要想顺利钓到手而不给扣上侵占“公有财产”的帽子,就得好好动动脑筋了。

阿庆6、7岁的时候就开始用自制的简易鱼钩钓鱼:拿大头针弯成的“V”状,系上妈妈缝鞋底的细白线,扣上几个麦草浮标和细竹竿就成了。一般站到自家的水桥或倚在岸边的杨树上(夏天天热还可用杨柳枝编成一个圆圆的“军帽”或摘一个荷叶扣在脑袋上遮阳),也不用打“窝”,将装上红蚯蚓或面食的鱼钩抛到水桥边冒细水泡的地方,单等那浮标“一沉一浮”后起杆,运气好的话,个把小时就能钓上1~2条身上黄黄的肥鲫鱼,秋天的时候如果用煮熟切成小方块的山芋做饵,偶尔也能钓到鳊鱼。到了晚上妈妈收工回家,从自留地里拔上一把黄豆,阿庆跟姐姐剥好,妈妈再加入红辣椒,洒上小米葱,一大盘美味诱人的“鱼豆”便做成了,通常够全家吃上两天。

这样心照不宣的小把戏没玩多久,那些孩子已大或没有孩子的家庭,把状告到了队长那里,阿庆他们不得不有所收敛。好在那时钓浮在水面野生的翘嘴鱼、黑鱼和甲鱼并不在禁止之列,也就在那时阿庆有了一付真正的鱼杆――父亲先从门前货郎那买来了鱼钩、鱼线;又从大公鸡尾巴上拔下一根最长的鸡毛,除了上面的细茸毛,剪出3cm长的一段,扣在距鱼钩20cm处;最后从屋后的竹园里挑选出一根3米多高的光滑、修长的成年竹子,削除多余、刺手的枝节,在门前地泥地上用稻草点上火,烘烤竹竿弯曲部位、压直、定型,最后扣上鱼线、鱼钩,交到阿庆手里。

夏天不上学的中午,大家都在午休,阿庆先抓上一些作饵的米苍蝇(不是那种恶心的绿头苍蝇)放在空火柴盒里,便提着个塑料袋出去掉翘嘴鱼了。与钓鲫鱼鳊鱼不同,钓翘嘴鱼时右手握杆左手拉钩,待杆头弯成半圆形松手,鱼钩弹出,激起微波,翘嘴鱼便会冲过来抢食,浮标猛沉入水之际,往斜后方猛拽鱼杆,一条鲜活鲜活的翘嘴鱼便到手了……但阿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的真正目的地是村东的那颗树冠伸至河心歪脖子桑果树――桑果正是鳊鱼最好的美食。阿庆先爬到桑树上大吃一顿,直吃到嘴唇紫紫,然后用力摇晃树干,一阵稀里哗啦过后,水面满是桑果和抢食的鳊鱼,这时将装上桑果的鱼钩择机甩出,鲜有落空。

这种鱼钩的另一种用法是秋天早晨,因为水里缺氧,那些个鲢子头、鳊鱼、鲫鱼早晨就会浮在水面,一个个撅着嘴巴把水面咬出一片片水花……选水面鱼群密集的地方将鱼钩弹出,然后猛的用力回扯,运气好地话,鱼钩会钩在某条背时鱼的背鳍或尾翼而将其拽出水面,但是几率很低,更多是一种娱乐。

钓黑鱼要简单的多,将一段长约5cm的废弃的自行车钢丝一头磨细弯成鱼钩,扣在一段约1米长插秧的用尼龙绳上,另一头系到一根晾衣服的粗竹竿上,便是鱼具,从田里抓上一个小田鸡由尾部穿入、系牢作饵,夏天中午的烈日下,看河边茭白、水花生草堆里有黑鱼仔活动的地方下钩,不停的上下抖动鱼杆,要不了十分钟,下面真有黑鱼的话就该上钩了。

严格的讲,甲鱼不叫“钓”(虽然偶尔也有用鱼钩钓上来的),叫“放”――鱼钩是缝衣服用的“针”,在针的中间扣上细尼龙线后绑到一根短竹竿上,一般“放”甲鱼的人会做上10根或更多鱼杆,每根针上穿上一小条猪肝作饵,天黑前将鱼杆插到那些怀疑有甲鱼出没的河边,第二天天不亮就去收杆(怕晚了连鱼带杆子都被别人收了)……钓甲鱼的事父亲干过,阿庆没试过,因为觉得那成功率太低,也没有亲手将鱼提出水面的喜悦与成就感。

与钓鱼的被诸多限制,“捉鱼”几乎无人在意,全凭自己的运气与技巧。那时夏天给稻田、秧田灌水,基本都是先趁涨潮从长江开闸进水入内河,再由沟渠通过田埂上的“缺口”上水,放水时则是先降低沟渠水位,然后打开缺口。再就是连续大雨,排灌站来不及抽水,水会漫过田埂,每到这时那些好动的鲫鱼、黑鱼、花鱼、翘嘴鱼就成群结队混入稻田――交尾、嬉戏,夏天的晚上睡在场边的凉席上,老远都能听到水声……秧田一笼一垄的中间是窄沟,通常发现鱼“打花”时两人由沟的两头,双手并拢深入窄沟底一起向中间赶,鱼被赶的无路可逃只能游进秧垄,秧苗密密的,看秧苗乱动处,双手合起、按下,一条活蹦乱跳的鲫鱼就到手了――除非发大水,淹过秧苗尖,此法均很简单实用;在稻田抓鱼要难很多(尤其水大时),发现田里的鱼“打花”,你在田埂上悄悄走近,如鱼花还在,则悄悄下田,轻手轻脚的靠过去,如法炮制的双手合起、按下,如鱼花已失,则站住、继续东张西望地等待,以免动了水,惊的鱼一窜老远,失了踪迹;最难的是在刚割完稻子,新翻好的地里抓鱼,这样的地里通常水较深,鱼无稻、秧依靠,人无窄沟借助,入水即惊,见“鱼花”,或直接以鱼叉由田埂上“远程突袭”,或以花篮辅佐才能建功。花篮是个上下空透、下大上小的竹篾编制东东,发现鱼花,紧赶几步至鱼花处,立即将花篮扣下,入水摸索,无、则换个地方继续扣下、摸索,至抓到鱼或失望离去……

夏秋天的晚上还有一种抓鱼的方法:照鱼。蚊子多多的晚上,无所事事,父亲常常会拿上家里的3节头大手电,带上鱼叉去河边,有些鱼如黑鱼和鲫鱼晚上会栖息在岸边的水草旁,这时一叉下去,基本不带落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