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其琛回忆法国对台军售:如意算盘打错自酿苦酒

wuzhicheng 收藏 0 175
导读:法国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中方开始做出反应,其猛烈程度完全超出法方预料。   中国政府宣布:撤销部分拟议中与法方的大型合作项目,如广州地铁、大亚湾核电站二期工程、购买法国小麦等;不再与法国商谈新的重大经贸合作项目;严格控制两国副部长级以上人员的往来;立即关闭法国驻广州总领事馆。   这些外交行动,使法国社会党政府受到痛击,开始感到疼了。   法向台售武器 酒会起风波     法国是和我国最早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的西方大国。在近40年的交往中,中法关系一向发展比较顺利。但是,在20世纪

法国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中方开始做出反应,其猛烈程度完全超出法方预料。

中国政府宣布:撤销部分拟议中与法方的大型合作项目,如广州地铁、大亚湾核电站二期工程、购买法国小麦等;不再与法国商谈新的重大经贸合作项目;严格控制两国副部长级以上人员的往来;立即关闭法国驻广州总领事馆。

这些外交行动,使法国社会党政府受到痛击,开始感到疼了。

法向台售武器 酒会起风波

法国是和我国最早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的西方大国。在近40年的交往中,中法关系一向发展比较顺利。但是,在20世纪90年代初,法国突然两次向台湾出售武器,一度使两国关系极度紧张,给中法之间长期的友好关系造成了严重损害。 1991年4月,法国外长迪马访问中国。作为1989年****之后访华的法政府最高级官员,我们给了他很高的接待规格。中法关系正在恢复。

想不到,在法国驻华大使马腾为迪马访华举行的酒会上,迪马外长把我单独请到一边,像是不经意似地提出了法国拟向台湾出售护卫舰的问题。

迪马的这一举动让我颇感意外。迪马外长本人曾于1990年1月6日向我国驻法大使周觉当面承诺:“法国国家最高领导决定,法将不再继续与台做军舰生意。”时间仅过去一年,中法关系正在恢复和改善之中,迪马外长为何要旧事重提呢?

作为外长,迪马显然清楚这一问题的敏感性和严重性,也非常了解中国政府在这一问题上的坚定立场。此次访华前,法方没有透露任何有关此事的信息,同我的正式会谈中也没有提及这件事。这当然是为了避免双方正面交锋。酒会上的氛围自然要轻松、随便一点,迪马是想先进行一些试探。

迪马说,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各国在台湾问题上的政策也在进行调整。法国认为与台湾做生意的时机已经成熟。法国准备在环保、污水处理、高速火车、护卫舰等项目上与台湾合作。

迪马接着解释说,法国打算向台出售护卫舰,有两个考虑:一是护卫舰是防御性的,而非进攻性的。二是美国已卖给台湾四艘护卫舰,法国作为主权国家,在这类问题上不应受到歧视。不能让美国独占便宜,单个发财。

为了售台武器,法国外长竟然摆出了反美姿态,却又把当年美国人“利益均沾”的说辞当做理由。

尽管酒会不是辩论的场所,我感到仍有必要表明中方在此事上的严正立场。我说,我们对法国与台湾做生意赚钱不持异议,但向台湾卖武器涉及中国的主权和安全,这是一个原则问题。至于美国售台武器问题,从1979年至1982年,经过三年的谈判,中美双方已达成协议,对美售台武器做出了种种限定,其中一条就是逐年减少,最后终止。

迪马显然并不想接受我的解释,他带着怨气,强词夺理,拿美国当挡箭牌。

迪马的这番话使我感到,他在酒会上谈到向台出售护卫舰之事,不是随便一说,而是刻意安排的。从事后了解的情况得知,迪马外长访华前,曾为此事与密特朗总统进行过充分的讨论,法国政府的意图很明显。

驻法使奉命严正交涉

于是,我指示驻法使馆和外交部,尽快向法国有关方面进行严正交涉。

面对中方的交涉,法方几位官员的反应大同小异。先是说,是从经济利益考虑,售台军舰对法国是多么的重要。然后说,从军事的角度讲,护卫舰只是防御性的,对中国大陆不构成威胁。再就是拿美国当做挡箭牌。最后辩解说,售台军舰还只是意向,不是最后的决定。

1991年6月1日,李鹏总理会见并宴请了法国通用电气阿尔斯通公司董事长德乔治及其一行。李总理着重谈了法售台武器问题,让德乔治董事长回国后向法国领导人传递信息:中国领导人重视中法关系,但坚决反对法国向台售武。

然而,事态急转直下,迅速向着中方所不愿看到的方向发展。

1991年6月6日迪马写信给我,就法准备向台出售军舰问题做了如下通报:法政府决定不反对法商和台商就法向台湾岛出售护卫舰事进行谈判,谈判范围限于舰体和不包括武器在内的舰上设备。法国政府强调,这一决定的执行,无论如何不会损害法国承认北京政府为中国惟一合法政府的一贯立场。

“‘拉斐特’舰命案”牵出军售丑闻

从迪马4月30日第一次向我提及此事,到6月6日向我通报法方的正式决定,这中间仅仅隔了36天,真是显得迫不急待了。 一个如此重大的决定,一个明知必然会引起中方强烈不满的决定,一个可能会导致两国关系严重倒退的决定,法国政府为什么会如此匆忙地做出呢?

坦率地说,我们当时并不清楚,只是感到中间蹊跷。事后发现,在法国售台武器背后,有着一个大丑闻,被称为“‘拉斐特’舰丑闻”。笼罩在这一丑闻头上的疑云,至今没有完全消散。

1993年底,台湾苏澳外海的海面上漂着一具尸体。经查,死者是台“海军总部”失踪的上校尹清枫。尹清枫的死,使法国对台军售的重大舞弊案浮出了水面。

据报道,尹清枫曾于1993年9月赴法,检验“拉斐特”护卫舰,发现有34处缺陷,因而反对购买计划。不想,他于当年12月9日失踪。

尹清枫命案曝光后,台湾和法国方面都成立了专门机构进行调查。迄今尚未彻底揭开这宗舞弊案错综复杂的内幕。但从已有的线索看,此案不仅涉及金额巨大,而且牵扯到法、台的高层“政治人物”。

据台湾媒体透露,1991年法国售台六艘护卫舰,原先议定的总价为110亿法郎,最终的成交价却高达160亿法郎(约合27亿美元)。这个价格是新加坡购买同样数量的“拉斐特”护卫舰的三倍多。

当年这起军售案的主要当事人、法国前外长迪马,在2001年接受法国《费加罗报》采访时表示,“拉斐特”舰军售案的秘密佣金高达五亿美元,不少法国政界人士受惠。迪马本人也因涉嫌这起贿案。

“共和国娼妇”游说法国政要

这一丑闻,扯出了一个自称为“共和国娼妇”的女人。她就是钟古夫人,据说是迪马当外长时的情妇。这个不寻常的女人,1991年时曾任法国埃尔夫石油公司的特别公关顾问。根据法国媒体的报道,为了打通向台出售军舰的通道,知道迪马与钟古夫人之间“特殊关系”的“拉斐特”军舰制造商汤姆逊公司,以600万美元的酬金与埃尔夫公司签约,请钟古夫人游说法国政府的关键人物。不知是美色还是金钱最终起了作用,外人不得而知。如今人们知道的是,当年道貌岸然的迪马外长,后来因“‘拉斐特’丑闻”案而官司缠身,直到2003年1月,法国巴黎上诉法院才改判迪马无罪,但维持了对钟古夫人两年半刑期的判决。

在台湾方面,媒体透露出来的案情更是扑朔迷离,一团迷雾,而且还弥漫着血腥味。除了尹清枫外,至少还有七位知情人为此命丧黄泉,其中有情报官员、“政府官员”、银行业务主管等。

此案已成为岛内各党派相互攻讦的政治素材。台湾当年的“总参谋长”郝柏村在其《参谋长日记》中透露,台湾的一些高层人物都是当年的知情人。一直脱不了干系的李登辉则竭力想把事情搞得更加耸人听闻。李登辉本人在此宗舞弊案中扮演了何种角色,相信时间终会拨开历史的迷雾。

中法磋商 达成最低限度谅解

考虑到法国外长迪马在6月6日就售台军舰一事给我信中的几点承诺,我们向法方提出,愿就此事进行磋商。

6月11日,法国正式答复,同意与中方磋商。 磋商中,法方的态度顽固僵硬。

在此情况下,这次磋商的主要着眼点就放在了如何控制和减少法方的错误决定可能造成的消极影响上。中方要求法国政府在公布批准法国企业向台湾出售护卫舰的消息时,发表一份公报,重申法国的对华政策,特别是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经过反复交锋,法方同意发表这份公报,并在其中声明:“这是一项纯商业交易,不意味着与台湾当局发生任何官方关系。”

再售台“幻影” 中方猛烈反击

当时的法国政府,对中方的原则立场和忍耐限度显然有了错误的估计,不思罢手,反而得寸进尺。

1992年1月31日,法国外长迪马在联合国安理会与我会晤时,又提出了法国正在考虑向台湾出售性能先进的“幻影2000"战斗机。这距法外交部1991年8月27日发表公报的时间,还不到半年。法国政府又背信弃义,想故伎重演。

“幻影2000”战斗机不是一般性的武器,而是一种进攻性的武器,其作战效能较高。

为了阻止法国向台湾出售“幻影”战斗机,中方立即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先是向法方提出严正交涉,表示中方绝不会容忍。同时,中方派出经贸代表团访问法国,明确表示,如法方放弃售台“幻影”战斗机,中方可现汇购买20亿美元的法国产品。代表团还向法方提供了一个项目单子,总金额达154亿美元。

面对中方的交涉,法国政府无动于衷,坚持向台出售战斗机的立场。

1992年11月18日,法新社援引台湾方面的消息称,法台已于当日签订了法国向台湾出售60架“幻影2000”战斗机的合同。当时的法国社会党政府正面临国内大选,乏善可陈,于是言而无信,孤注一掷,想捞取眼前实惠,作为执政“业绩”。而当时法国决策层内还有不少人,甚至认为中国的做法软弱可欺,以为中国会咽下这杯苦酒。

法国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中方开始做出反应,其猛烈程度完全超出法方预料。

中国政府宣布:撤销部分拟议中与法方的大型合作项目,如广州地铁、大亚湾核电站二期工程、购买法国小麦等;严格控制两国副部长级以上人员的往来;立即关闭法国驻广州总领事馆。这些外交行动,使法国社会党政府受到痛击,他们开始感到疼了。

法国寻求改善关系

1993年3月,法国社会党政府在大选中失败,法国传统右翼力量保卫共和联盟取而代之,组成了新政府。

新政府上台伊始,便谋求改善对华关系。

巴拉迪尔总理6月1日致信李鹏总理,希望派特使来商谈恢复两国关系之事。 于1993年7月和12月两次派特使弗里德曼来华磋商。

弗里德曼时任法国联合保险公司董事,不属政府官员。他是现任法国总统希拉克的同学和密友,又与当时新上任的总理巴拉迪尔私交甚笃。他为人低调,处事谨慎。

中法磋商是秘密进行的,经过长达半年的多轮磋商,两国终于就恢复两国关系达成协议。12月28日,外交部副部长姜恩柱与弗里德曼草签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法兰西共和国政府联合公报》。 联合公报中最核心的内容只有一句,即“法国政府承诺今后不批准法国企业参与武装台湾”。

再度访法 密特朗总统谦卑有礼

1994年1月12日,中法双方发表两国政府联合公报。中法关系从此恢复正常。但对直接参与售台武器的四家法国公司,中方实行严格的制裁措施。

1994年1月22日至24日,我对法国进行了正式访问。起初,我并无访问法国的计划,只是准备在访问非洲回国的途中经停巴黎。法方得到消息后迅速反应,提出将视我在巴黎与法国领导人的会晤为对法的正式访问。

在巴黎期间,法国总统、总理、外长分别与我会见、会谈。

密特朗总统一向以人权卫士自居,相当傲慢,每次会见必谈人权问题,这次却表现得谦恭有礼,站在门口迎接客人。会见中,又避而不谈他最喜好的话题,而是大谈他如何钦佩中国经济的惊人发展速度和我国领导人治理12亿人口大国的能力。在离开爱丽舍宫的时候,有记者高声提问,和密特朗总统就人权问题谈得

如何?我回答说,我们这次没有谈这个问题。众记者都面露惊讶之色。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