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难当头 第三章抗联铁血贯长虹 七十六

唐戈 收藏 1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size][/URL] 凛冽的朔风狂啸了两天两夜,鹅毛般的大片雪花终于纷纷扬扬地自空飘落,张广财岭内的沟沟坎坎,铺满了皑皑白雪。 雪住风停,张广财岭变成了白色的世界。 松树枝叶伸展,松树针叶上托擎着一蓬蓬的积雪,挺立在白色的峰峦间。 望着晶莹洁白的雪世界,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刘东辉的心里没有舒畅的愉悦,反而异常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


凛冽的朔风狂啸了两天两夜,鹅毛般的大片雪花终于纷纷扬扬地自空飘落,张广财岭内的沟沟坎坎,铺满了皑皑白雪。

雪住风停,张广财岭变成了白色的世界。

松树枝叶伸展,松树针叶上托擎着一蓬蓬的积雪,挺立在白色的峰峦间。

望着晶莹洁白的雪世界,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刘东辉的心里没有舒畅的愉悦,反而异常的沉闷、烦躁和不安。

冰天雪地,朔风狂啸,无处栖身,战士们就将雪拍实,筑成防风的雪墙,然后躲在雪墙后,和衣而卧,蜷缩成一团,把手插在裤腰里,相互偎依着取暖。抗联战士睡觉时把手插在裤腰里,是为了避免在雪地里睡熟后把手冻伤。

密营里的粮食和棉衣多数都被日军发现并焚毁了,而不到万不得已之时,刘东辉还不想动用其他几处密营的储备,因为最严酷的时刻毕竟还没有到来。刘东辉蜷缩在雪墙后,几天都没有吃到一粒粮食,肚子里“咕咕”乱叫,饿得心慌意乱,胃绞着疼,手在裤腰里,捂着肚子,自己的肠子似乎都可以一根一根地摸出来。

刘东辉从被日军打散跑回来的教导队员嘴里知道杜景和兵败降敌的讯息后,火速派人通知已经率领队伍出发的王守成。

王守成听到杜景和兵败降敌的消息,极是震惊和愤怒。杜景和是独立师的重要干部,为人厚道、正直,一直受到王守成、刘东辉的信任,委以重任,不但熟知独立师在张广财岭内的军事部署、活动规律,更熟知独立师的密营分布、后方基地。杜景和降敌,使独立师在张广财岭内的活动几乎再无秘密可言。所有的行动计划必须放弃。

王守成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急命独立师各部停止执行原来的作战计划,迅速到张广财岭东南的野葱子沟会合,并紧急派人寻找汪兆龙,让他赶到野葱子沟参加紧急会议。

王守成、刘东辉、肖铁、汪兆龙先后赶到野葱子沟,首先由刘东辉通报了杜景和叛变降敌的重要情况,然后四人开始研究独立师应该采取的应变措施。

王守成、刘东辉、肖铁、汪兆龙紧急商量后,都认为形势极为严峻,必须全面改变独立师的番号、编制和军事部署。

王守成、刘东辉、肖铁、汪兆龙紧急商议后,决定将一团改编为独立师一旅,各营整编为一、三团;二团改编为独立师二旅,各营整编为二、四团;三团改编为师直属警卫旅,原教导大队番号取消,人员编入师直属警卫旅。独立师留守机关代号独立团,铁血少年连和被服厂、医疗所的女同志编入独立团,随同留守机关活动。

王守成率领师直属警卫旅坚持在老营地区活动,肖铁率领一旅在张广财岭北活动,汪兆龙率领二旅在张广财岭南活动,刘东辉率领独立团寻找地点,建立新的密营。四人还决定各旅化整为零,分团活动,以免被日、伪军聚歼。

汪兆龙还向王守成、刘东辉、肖铁通报了张广财岭南部的情况:“关瘸子也他娘的投降了东洋鬼子,领着三百多人,说是啥狗屁挺进队,在岭南四处转悠。瞧见山林队就盯上来,打起仗比他娘的东洋鬼子和伪军还凶还狠。现今南边的几支反日山林队散的散、降的降,没散没降的就剩下山鹞子一支山林队了。”

王守成紧咬着牙,腮帮子上的肉绷得紧紧的,眼睛如欲喷出火来:“他娘的,这些忘了祖宗姓啥的败类!不狠狠教训他们一下,这些狗娘养的杂种还以为跟了东洋鬼子就找到了靠山,目空一切,没人敢动他们了!”

刘东辉询问了二旅储藏的粮秣、棉衣情况。汪兆龙说:“二旅的密营还算安全,虽然东洋鬼子搜索了几次,都没有发现。现今,弟兄们都穿上了棉衣,只是粮食不大足,可能不够越冬的。”刘东辉微微点头,感慨地说:“二旅能有棉衣和吃的,就已经很不错了。”

王守成沉思了半晌,转过头,看着肖铁,说了一个极为大胆的想法:“老肖,窦大头不是进岭了吗?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呀,咱们就拿窦大头开刀好了。干掉窦大头,让投降东洋鬼子的人知道,甘心给小鬼子当铁杆汉奸,决没有好下场,独立师早晚要和他们算这笔血账!”肖铁说:“师长,当此危急之时,惩罚变节降敌之人,确实非常必要。现今岭内到处都是搜剿咱们的日军,动了窦大头,岭内的日军就会闻风而至,要摆脱日军的围追堵截会很困难。”

王守成侧脸问刘东辉:“东辉,你的意见呢?”刘东辉紧皱着眉头,沉声说:“或许干掉窦大头会付出很大的代价,但是我认为若是能够干掉窦大头,付出些代价也是值得的。斗争的形势越来越严峻、越来越残酷,如若咱们再对叛变投敌之人无动于衷,只怕就会有更多的人会思想动摇,叛变投敌。所以,咱们对甘心做汉奸的民族败类,必须给予最严厉、最彻底的痛击!要让动摇叛变之人懂得,在此国难深重、斗争形势异常残酷的时刻,任何人的动摇、叛变,甘当汉奸,我们决不会姑息宽恕!”刘东辉的话斩钉截铁,极其坚决。

王守成、刘东辉意见获得了统一,肖铁就开始考虑该如何打击窦宪章了。肖铁说:“窦大头的部队裹挟在日军中间,如若咱们想干掉他,必须把他从日军里‘揪’出来。敌众我寡,只有兵行险招。咱们可以派出一支队伍,沿着老爷岭长驱北上,摆出一副要向牡丹江刁翎转移的架势。如若日军相信了我们,就会让最近的日、伪军阻截我们,那么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一半。延寿是窦大头的地盘,窦大头熟悉延寿境内的地形特点,日军没理由不让窦大头拦截。如若日军让窦大头阻截我们,我们的目的就又实现了一半。剩下的就是咋样选择伏击地点,咋能干掉这个铁杆汉奸的事了。”

王守成大笑着说:“老肖这个主意不错。我和窦司令是老朋友了,窦司令的脾气我熟悉,既然老朋友跑进了岭内,还是由我招呼一下吧。老朋友忙着要见阎王爷,我这个老朋友咋能不送他进鬼门关呢?”

刘东辉也笑了,只是笑得有几分无力,说:“窦大头有你这样的老朋友,也算是三生有幸。你早些送他进鬼门关,他也少做些对不起中国人的事,他的祖宗八代都会感激你呀。”

王守成说:“杜景和投降了东洋鬼子,东洋鬼子必然以为捡到了宝贝。老肖,老汪,你们率领一旅、二旅,也狠狠地干几下子,越狠越好,要让东洋鬼子分不清独立师的主力去了哪里,这个狗娘养的说话,东洋鬼子也就会不大相信了。这样,趁着东洋鬼子迷迷糊糊的时候,东辉就可以抓紧时间修建密营。”肖铁、汪兆龙都说:“就是这个道理。”

情势危急,谋划已定,王守成、刘东辉、肖铁、汪兆龙四人握手道别,分头行动。

王守成、张欠九率领警卫旅,迈开大步,直向北进。

在茫茫林海雪原跋涉了一天,战士们都是又冷又饿,忽然看见前面火光耀眼。王守成、张欠九上前侦察,原始是进岭讨伐的一队日军在此宿营。日本兵将枪支架在一旁,有的就着火堆烘烤衣帽鞋袜,有的吃着食物,有的倒在帐篷里睡觉。

战机难得,王守成、张欠九立即在警卫旅挑出七八十人,组成突击队,悄悄掩近日军宿营地,如同下山的猛虎,齐声呐喊,手榴弹投掷过去,机枪、步枪一起开火。

宿营的日军猝然遇袭,许多日本兵连枪都没有摸到,就被打死打伤。没死没伤的也无心抵抗,丢盔卸甲,抱头鼠窜。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