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曾经与多个伟大民族发生过龌龃、碰撞的中华民族,经多年沉睡后,在其崛起复兴的今天,又历史地遭遇了一个巨人——美利坚民族。中国人对美国人的感情是十分复杂的,微妙的,甚至很有些“既生瑜,何生亮”的味道。在中美两国的国际交道中,精明的美国人手里经常打出两张牌:

一张明牌为针对中国大陆的“台湾牌”,即在台面上,美国人双手高擎着台湾这只光亮馨香的“金苹果”作诱饵,向中国大陆招呼道:“小朋友,瞧一瞧看一看嘞,好大好香的金苹果呦!”台下的两腿却不时搅浑台湾海峡的海水,使大陆人只能闻到果味而浑然不知苹果所在,心里话:“哼,想吃苹果,没门!”


另一张牌,因为被袖在衣褶中时隐时现,而经常被人忽略,可称暗牌,这就是美国人针对中国台湾的“大陆牌”,即利用和强化台湾当局对大陆统一政策的畏惧和排斥心理,甚至在台湾人夜深入梦时,突然怪叫一声:“狼来啦!” 等到台湾人惊醒后茫然四顾时,又安抚道:“乖,听话!有我山姆大叔巡夜,你尽管放下心去睡!”从而使心存余悸六神无主的台湾人在极度惶恐下,懵懵然俯首甘做受其摆布的棋子,用以牵制中国大陆。


这两张牌,一个精神:以华制华,坐收渔翁之利。


若从消极悲观的心理出发,会认为:中华民族在其崛起复兴的进途中,不期遭遇这样一个精明强悍的对手,实在是中国人的一大悲哀,并常常成为所有中国人夜夜挥不去的梦魇。当然,这只是消极的一面,若能翻过其积极的一面,假如全体中国人从此卧薪尝胆的话,尤其重要的是,海峡两岸的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政治领导人如能保持头脑清醒,设法正确引导两岸人民,以美利坚民族为镜鉴,为砥石,激励族人发奋图强,变不利因素为有利因素,那么,在当今世界已全面拉开的“世界民族竞走运动”中,在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浩浩进程里,强大的美利坚民族的存在,则或许可成为上苍赐予我中华民族的一个不可多得的同伴、道友,一个不可多得的领跑员和赶超目标。


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从弱肉强食、瓜分割据、群雄并争的无序世界,到二十世纪的不同邦国间竞相拉帮结盟的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再到二十世纪中叶以美苏为首的两大阵营冷战对垒的两极世界,直到今天的以美国为主导的多元化单极世界,体现了人类社会从无序走向有序的必然趋势。尽管这一过程中伴生着痛苦、委曲,并且始终充满许多无法预知的变数,但是,未来人类社会,单极世界是常态,而两极世界或多极世界则是非常态。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使然。因此,今天,我们不得不承认美国是当今世界唯一的权威,必须承认现实世界是单极下的多元世界。承认并接受这一严酷现实,是很痛苦的,也是需要一点勇气的,然而也是明智的,理性的。


什么是美国在台湾的第一利益


两岸关系问题历史地遗留至今,说起来还是拜美国人所“赐”;并且,美国人在两岸关系的任何时候,也都不是可有可无的。无论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处理和解决台湾海峡两岸关系问题,都甩脱不了美国。并且,美国,在两岸关系中,无论过去,现在,包括未来走向中,都始终是一种无法回避、举足轻重的力量。


我们毫不怀疑美国对世界的领导能力,眼下我们也很难动摇美国的领导地位,但这并不意味我们在既成事实面前无能为力,和只能无所事事。中国大陆应该积极参加到以美国为主导的世界秩序的建立和维护中去,同时设法利用这一格局为我所用,并争取有利条件,实在而迅速地发展自己。


目前我中国大陆最紧迫的重点,仍然是国内的经济建设和现代政治建设。而开展国内经济建设,需要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我大陆领导层应从以往强调世界多极化,转变到承认美国一霸超强的世界权力格局,并就中国大陆对外交往中最重要的外交关系——大陆与美国关系进行必要的调整,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努力寻求和美国进行多方位的合作,眼下就可以从反恐和朝鲜半岛问题上开始,包括伊拉克战后重建等。


把“台湾问题”看成是中国大陆与美国关系的“最核心、最敏感”的问题,这并没有什么错,但是只有正确认识到美国在台湾的利益和利益梯次以后,中国大陆方能找出比较适宜的对策,而不是犯简单化的错误。


尽管台湾是中国人的领土,然而台湾对美国人的重要,也正如同台湾对大陆中国人的重要;并且,恰恰正是因为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美国才会如此看重和紧攥不放。这是因为,美国在台湾的第一利益,就是要设法利用台湾来牵制中国大陆。


美国在台第一利益必然寻求利益的最大化,即设法利用台湾来最大程度上牵制中国大陆,由此决定了美国努力实现的最优目标是:尽可能维持海峡两岸“不统不独”、“不死不活”之分裂现状,“反对单方面改变两岸现状”,“大陆不武,台湾不独”。这样,就可以持久地“以华制华”,即让一部分华人去钳制另一部分华人,从而最有效地制约自己“潜在”的对手——中国。而今日台湾的“现状”又是:由于台湾本土化和民主化的交织进程,尤其是再经过两三代以后,台湾内部会不断有要求独立的力量冒升出来,这又势必引起大陆的紧张和焦虑。况且,由于台湾与大陆这一对峙双方的严重不对称,台湾须投入美国人的裤裆,需严重依赖美国方能自保。故只有设法维持台海“现状”,才能让台湾始终有求于美国,始终听命于美国。美国认为条件有利时,它就会鼓励和支持台湾的独立力量;而如美国认为时机不利,尤其是可能导致两岸“现状”发生重大的可能逆转改变时,它就又会以“和事大佬”的身份出面来在两岸间作些调解,向双方不同程度地施加一点压力,把海峡两岸关系打回“原状”。事实上,美国人又常常双管齐下,两手事同时做,只不过时有侧重罢了。


如果说,“台独”,对于全体中国人是一颗很不情愿难以下咽的苦果;那么,尽可能维持海峡两岸不统不独这一副“不死不活”之分裂现状,在中华人群中制造和播撒相互间的猜忌、敌意和恐慌,并尽可能延长、放大,则如同在中华人的咽喉上扎进一枚巨大的钩刺,而且这是一枚让我欲吐不能、欲咽不下的巨大钩刺,另一端,则拴着一根可任由其随意牵制、抖动的绳索。说美国人阴险也罢,说美国人狡猾也行,说美国人太精明也可以。


由于美国在“美、陆、台”三角关系中,现为一方超强独大,故美方能够追求利益的最大化,即直奔它的最优目标——维持海峡两岸的“现状”,而这对于大陆和台湾而言,又绝非上上选择,尤其是对台湾更是不利,故台湾它会尽一切可能,想一切办法来避免、甩脱这种境况,谋求夹缝中生存和可能的增重。美国目前的策略,就是保证美国在台湾海峡两岸关系问题中,始终处于居中调停,左右逢源、进退自如,坐收渔利的主动地位,必要时,设法搅浑台湾海峡的海水,以便自己能够浑水摸鱼。今天,在“美、陆、台”三角关系中,精明的美国人牢牢扣住我中华民族的命门,挺台以制陆,用陆以控台,玩中华大陆和台湾于股掌,坐收渔利。同时,美国人知道:中国人比世界上其它任何人都更急于(甚至有点迫不急待地)想解决台湾海峡两岸关系问题。因此,美国,它总会尽一切可能想方设法阻挠,尽可能地维持、延长台海“现状”,以求最大程度地实现以华制华的目的。以前是这样,今后,美国人还会这样。虽然美国和中国大陆时下出于各自的需要,暂时都在维护台海不断互动流变的“和平分裂之现状”下,各自积极忙碌着自家的准备,积蓄力量以待有利时机的出现。但美国人心里明白得很,台湾海峡两岸目前的分裂“现状”只是一种暂时态,“维持现状”终不会是长久之计。既然最大利益不能长久,那就退而求其次:设法明里暗里鼓励、支持台湾分离,实现两岸分立。


美国在追求最大的利益的过程中,次优目标是设法鼓励、支持、庇护台湾与大陆分离,达成两岸分立。美国以为,在一定条件下,中国大陆可能会被迫吞下“台独”这个苦果。一旦台湾独立,美国就可“一劳永逸”地长期利用同是中华人的台湾,来进行“抵近式”高效地制约中国大陆。当然,这只是美国人的一厢情愿。这是因为,如果台湾能够与大陆正式分立,台湾海峡两岸和平相处,台湾人民就可能未必会像以前那么对美国言听计从和为甘心美国所任意驱遣,这也是美国人所不愿见的。更何况,“台独”的条件严重不足,这点,美国人也是心知肚明的。

台湾“独立”,这不仅是眼下台湾相当一些政治人物的没日没夜都在做的梦想。(他们也一直在设法利用美国帮助它实现这个梦想。)然而事实上,不时高高挥舞着“台湾独立”,对于这些台湾政治势力来说,这更多地意味着他们在与对岸——中国大陆的政治较量和谈判中,利用台湾人民要求自治、争取民主的民意诉求,并借重美国大佬的虎威,,不时抛出“建立台湾共和国”这一再明显不过的“天价”,用来刺激和挑逗大陆的敏感的神经,试图从大陆对此可能的过度反应的失当中,寻找有机可乘而已。


如同中国统一的方式有两种(和平方式,战争方式)一样,而让台湾正式独立的方式也有两种:一种是以和平方式独立,另一种是以战争方式实现独立。


美国的第三优目标就是挑动台湾海峡两岸战争。台海战争一开,至少可导致中国大陆和台湾两败俱伤,从而大大迟滞和倒回两岸中国人的现代化进程。退一步想,反正死伤和损失的都是两岸中国人,于其美国又有何大碍?美国既可隔洋观火,又可取渔翁之利,何乐而不为!


战争,首先表现为对人类鲜活生命的致残和剥夺,有其极端野蛮的一面;同时,人类通过战争这一残酷方式来实施对社会资源和财富的强制性重新分配。现代邦国中的国家暴力普遍空前的强化,其战争的破坏性毁灭性也越来越强。并且,时下任何两方间的战争都可能殃及周边地区和其他邦国,甚至整个世界的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尽管战争这一人类梦魇,还会继续伴随着人类社会未来很长的岁月,但随着人类科技长足的进步,世界经济一体化进程的更深融合,人类对资源利用程度的不断加深,特别是由于社会财富的增长方式多样化,战争已越来越不再是人类迅速、大量获取财富的最简洁的手段。并且,战争结局的残酷和不可预知,甚至会导致一些不可设想、不堪收拾的后果。一方面,由于今天台海战争因素与遏制战争的因素同时增长这种错综复杂的情形,另一方面,由于台海战争的结局,可能会出乎战争发动人和当事人的意料之外,故美国、中国大陆和台湾三方,谁也不会轻易启动台海战争。当然,战争的最终结局必然导向:要么一战而两岸正式分立,要么一战两岸从此统一。


而台湾海峡两岸的统一,无论是和平的还是通过战争的,都意味着可能有一个更加强大的对手——“大中国”的出现,都不符合美国利益的最大化。一旦有机会,美国会乐见甚至会亲自出手挑动两岸内耗争斗或推动台湾朝着独立的方向走。不过在眼前,如果台海爆发战争,美国在台湾海峡两岸、东亚甚至全球的利益都将会受到严重甚至致命的影响,这也是为什么它不希望台湾此时单边挑衅大陆,且上文说过,战争的结局,往往会出乎战争发动人和当事人的意料之外,美国人在自认为未有足够的把握时,它暂时还不想马上冒这个险。


美国国际行为的出发点:美国式的“实用的民主主义”


以上情形表明,无论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解决台湾海峡两岸关系问题,都离开不了美国,甚至在一定程度上,美国,是解决台湾海峡两岸关系问题的关键因素。所以,如何解决“台湾问题”(即台海两岸关系问题),必须被纳入中国大陆与美国的总体关系内加以考虑。随着中国大陆的日益崛起,中国大陆和美国双方互相依赖性也愈来愈大,中国大陆对美国也并非没有一丝影响力。只是我要明白指出的是:


一、只有中国大陆积极参加到以美国为主导的世界秩序的建立和维护中去,同时设法利用这一格局为我所用,并争取有利条件,实在而迅速地发展自己。一个不断崛起日益强大的中国大陆,一个与美国多方位开展合作的中国大陆,才能取得美国人的信任,也只有如此,方能增大自己对美国的影响力,从而有效地阻止美国设法延长台湾海峡两岸分裂现状或朝着促使台湾独立的方向走得太远。


二、只有认清美国在台利益,尤其是它的在台第一利益及利益梯次,中国大陆才能制订出针对性的正确而有效的对美政策。同时,中国大陆本身也有必要反思如何赋予美国在解决“台湾问题”上的角色,即设法利用美国、透过美国来制约台湾分离的倾向。当然,通过寻求与美国的合作来解决两岸关系问题,这盘棋并不好下。而令人担心的是,时下多数中国人对美国的国际行为认识并不深刻,在下这盘棋的时候,一种可能是仍然戴着老花眼镜,老眼光看问题;再么就是很容易犯幼稚病,看问题过于简单化。


三、只有当中国大陆了解和预测美国的国际行为方式,才能在处理台海两岸关系上拥有主动。而美国在台湾海峡两岸关系上采取的行为方式的出发点,依然是:美国式“实用的民主主义”。


美利坚民族向来是个浓厚实用主义的民族,美国对海峡两岸关系的行为方式,当然首先是由美国的国家利益决定的。美国的国际行为方式,首先是对传统的“国家利益至上”思想的继承,再加上它今天成为世界唯一超级霸权,由此决定了美国人在两岸关系上采取的策略,必然表现为咄咄逼人的“惹厌”。美国人的实用主义,体现在美国人对待台湾海峡两岸关系上,采取:一面与中国大陆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一面又对中国台湾采取事实承认,甚至立法(如《与台湾关系法》)延手挺台。美国的这一实用主义的策略,看似“模糊”,常让一些中国人摸不着头脑,让好些中国人百思不得其解。(这只要看一看1971年《中美联合公报》中美方的措辞,是“美国注意到台湾海峡两岸的人们都认为同属一个中国”;今天,美国人公开表示“反对单方面改变台湾海峡现状”。事实上,台湾海峡“现状”,又是一条不断迁徒流变的河床。1950年时蒋介石匆忙撤退时的台湾海峡两岸的状况,与蒋经国时期台湾海峡两岸的“现状”,再到后来李登辉时代台湾海峡两岸的“现状”,以及今日民主转型期台湾海峡两岸的“现状”,它们各不完全相同的。维持“台海现状”,究竟维成何种状况?)美国在两岸关系上的实用主义的策略,成功地在两岸中国人中造成认知的混乱,这就是——美国人的“模棱两可”的态度,它给中国大陆人可能造成这样的“误解”:美国人已承认大陆的“一个中国”思想;同时又它可能会给台湾追求独立的势力一个“错误”的信号:美国会容许台湾的独立,甚至在台湾谋求正式独立的过程中,美国人会站在台湾一边。


而引导美国国际行为方式的另一因素,那就是,由于现代民主理念在美国人民心目中的深深扎根和常常引以为豪,甚至美国人又常常以民主模范自居,这种美国式的现代民主理念通常规范着美国人的国际行为方式,美国人在两岸关系问题的未来走向中的行事方式,又必然总要从它的根深蒂固的“民主”理念中去寻找理论和说辞。


以上这两种因素经常纠织在一起,同时起作用,形成美国式的“实用的民主主义”。然而正因为以上这种看似复杂的动机纠合,这样一来,也更容易造成中国人的判断失误,要么是老眼光看人,认为美国只会恃强凌弱,蛮横不讲理,与中国“落后就要挨打”相反,美国总是“先进就想打人”;要么过于天真地、想当然地以为美国在两岸关系上毫无私心杂念,定会主持公道;或者无所适从,一些中国人就只有更茫然、更纳闷份了。


事实上,应对美国人的民主牌,中国人最好的方法,应只有以不断进步的更加民主和真正的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