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是一条河 杂谈偶感 军训往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44/


时间过得可真快,今年外甥也上大学军训了,十一在家说起军训趣事,一下勾起自己的回忆,十多年前参加军训的那些片断便慢慢浮现脑际。

9月份开学报道,领了被褥、脸盆、饭盒等一些生活物品后两天,军训开始。九十年代初的军训并不象现在这么正规,也不去部队,在自己的学校进行,时间1个星期。年级为一个连,班级为排。带我们排长已记不清哪个部队了,个子小小的,有点瘦、黑,叫夏守道,第一天自我介绍时那不太标准的普通话便博的满堂大笑(从此便得了个“下水道”的绰号)。

军训对我来说并不陌生,小时在农村老家看民兵们练的多了。无非就是晨跑、操练、队列、齐步走、正步走、匍匐前进、报数,喊口号。虽然简单,难的是在短期内做到出脚整齐,尤其是正步走,简直是姿态各异,百花齐放。

真正的尴尬却是夜间紧急集合,第三天的夜里1:30,辛苦了一 个白天的同学们正在呼呼大睡,突然紧急集合的军号响起,宿舍里乱作一团!找袜子、找衣服、扎皮带。。。。。以百米冲刺速度直奔操场,凭印象排好队立正后,连长看了看表,开始发话 :“同志们,稍息!时间控制的还好,不过你们左右看看!”这一互相打量,大家都憋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系错扣子的、戴歪帽子的、竟有光着一只脚的。。。。。整一老式电影里国民党逃兵样――打那以后我们每天睡觉都不脱袜子跟外裤,不过这样的夜间紧急集合倒是再也没出现过。

终于最期待的实弹射击到来了。以前只是看过民兵在江边的江提上打靶,捡过弹壳、挖过堤土里的弹头,这把要真枪实弹的干一把,那激动真是难以言传。一早去学校的人武部领了枪,分乘四辆军卡来到靶场进行实弹射击――每人五发子弹。我排在第三组2号靶台,虽说在大操场练过两天,但真趴到地上,装上子弹,还是紧张得手心发汗,心“怦怦”直跳。

默念一遍三点成一线、枪托反冲力的防备等要领便开始瞄准,这时突然发现一个状况――枪前不远处一丛在瞄准线上的野草被风吹得左右摇晃,严重干扰瞄准,听着左右枪声直响,不及多想瞄了个大概,一扣班机――0环!“不要慌!好好瞄。”身后的教官安慰到。我眯起眼,重整旗鼓,“砰”,第二枪――8环!“好,不错,就这样打!”“砰”又一枪――0环!“不要急,瞄准了再打。。。。”听得出身后的教官已经有些不耐烦。“砰”第四枪――1环!身后已没有了教官的声音,懊恼加烦躁我第一个打完了第五枪――又是一个“0环”!

所有人打完靶后,点到名字的12人被要求留了下来,我当然是其中之一。趁教官在另一边说话,垂头丧气的我们讨论起成绩来――基本20环以下,且除了2人外,都是2号靶台的,“都怨那该死的野草!”不知谁嚷了一句,这下你一言我一语开了锅,最后我们一致推选留守的唯一MM,乖巧的小陆去跟连长交流一下,看能不能换个靶台,让我们再打5发子弹。先是夏排长爬到2号靶台看了一下,不久歪头耷脑的小陆也回来了:连长不同意!原话是“要在战场上遇到这种情况能重来一次么”!

一个星期的军训经过开初的新奇、紧急结合的狼狈,最后竟在郁闷中落下帷幕这是我没想到的。后来一直想重新考校一下自己的枪法,却是再无机会!倒是后来工作了,经过挫折、失去过机会,每每会想起连长的那句话。它让我在面对工作、生活和家庭的压力时,变得更为坚强、自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